「I don't wanna need you.」
 
「Why ?」
 
「Because I can't have you.」
 
這幾句簡單的英文對白,伴隨著男女主角的眼眸交錯,輕輕地就劃過巨型螢幕,在陰沉的空間裏消散,不留任何行跡,沒有絲毫的留念。
 
「What difference does that make ?」
 




消散過後,再次迎來了另一個英文對白,卻只在巨型螢幕中存在了數秒,又再消散了。
 
人生如戲,每一角色、每一場景、每一橋段也只是自己或他人推動各自劇情的工具,又有多少經歷不是轉眼即逝 ? 又有多少東西是長存永在 ?
 
可是,人也只需要一秒、一個橋段就能夠把這工具放上心,卻需要一輩子的時間去放下這件已經消失的工具。
 
阿朗不自覺地偷望了身旁的吳思穎一眼,女神般漂亮的側面,烏黑長長的直髮,濕潤而亮晶晶的雙眸,眼眶裏,好像快要湧出淚水來。
 
在漆黑一片的電影院下,螢幕上的光線打在她的臉龐上,就像把戲中的影像投射到她的臉上。





在黑與白的對比下,她美麗的輪廓更為鮮明,彷彿間,加上,不知為何,阿朗在吳思穎的臉上,彷彿間,看到了阿魚的模樣,如同海市蜃樓,配搭上電影中煽情的配樂,這一刻,阿朗把所有的目光都注視在美麗的投影幕布上。

阿朗那種憂鬱以深情的眼神,就像電影中的男主角。
 
看著看著,吳思穎的眼眶按捺不住地淌下了兩道淚痕。
 
阿朗見狀,情不自禁的把紙巾遞給她問道:

「班長你要唔要紙巾 ?」
 




吳思穎默默地接起紙巾,一下一下的印乾臉頰上的淚水,當印乾時,眼眶又再次滲出淚水來,不久整張紙巾全都濕透了。
 
當電影完結播出製作團隊的清單時,吳思穎的眼睛已經腫了起來,一言不發的呆坐在戲院的椅子上,等到戲院燈火通明,她才發現電影已經完結了。
 
兩人從戲院走了出來, 街上已經是狂風暴雨,路人寥寥無幾。
 
阿朗本想為吳思穎撐起雨傘,但是她在看完這套電影後,整個人都失魂落魄,雙目無神。
 
「班長 ? 班長 ? 你有冇事 ? 」
 
「冇吖……但套戲太感人喇 ! 」

話音未落,吳思穎又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淚水如開了水閥的堤壩般源源不絕地湧出,她雙手捂住雙目,在大街上哭了起來。
 
女神的哭號聲,讓周圍的人紛紛注意起他們來,有的帶著疑惑的眼光,有的帶著好奇的眼光,總而言之,吳思穎和阿朗兩人成為了街上的焦點。




 
「你睇吓個女仔喊得好利害。」
 
「實係嗰個男仔整喊佢啦 ! 」
 
「係囉 ! 咁靚女都整喊人。」
 
「個靚女喊緊喎 ! 」
 
本是寥寥無幾的路人們,亦開始竊竊私語地議論紛紛起來。
 
可是,阿朗並沒有理會自己成為路人們的討論焦點,他把紙巾遞給吳思穎,然後把她當成貓一樣,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溫柔地說道:「班長唔急架,你慢慢收拾好情緒先。」
 
接著他問道:





「不如問你一條IQ題,蘋果汁係蘋果味,橙汁係橙味,咁益力多係咩味? 」
 
「唔知吖……」吳思穎一邊用紙巾抹乾淚水,一邊有點敷衍地說道。
 
「答案係你今日飲左未 !」
 
瞬間,街上鴉雀無聲,只聽到交通燈柱的聲響

「的……的……的……的……的……」
 
突然間,一把甜密的笑聲打破了尷尬的沉默,「哈………哈哈哈……你今日飲左未……哈哈哈……十分吖 ……我俾十分吖……」吳思穎的嘴角揚起了一道甜美的笑容,一哭一笑,她的眼眶滲出的是開心的淚液,還是傷心的淚液,可能連她也不知。
 
「笑番咪好囉 ! 」
 
「你……真係好搞笑……哈哈哈哈哈哈……」




 
吳思穎一邊用紙巾抹去眼框的淚液,阿朗一邊用手輕撫著她的頭,接著她便說道:

「阿朗,多謝你吖 !」
 
「唔使,咁大風大雨,我護送你返去吖 !」
 
「好吖 ! 」
 
 
 
 
未完待續…

PS: 





想同大家講聲對唔住先
今日去到星期五都唔會有文出住
我想呢幾日休息一下先
近排返工同讀書嘅嘢都搞到好忙同好攰,返到去已經半死咁,同埋近排仲要失眠,而家個人傻下傻下咁

希望各位老闆大人有大量,屌細力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