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三。不如今晚同我瞓
 
良久,兩人的唇瓣如膠似漆的黏在一起,當阿朗把嘴抽開時,Cherry的舌尖依依不捨的追逐起他的舌尖。阿朗見此,又再把Cherry吐出的香舌吸吮回去,最後乾脆也吐出小舌與她的舌頭在空中糾纏不休。
 
片刻過後,門外突然傳來腳步聲,並在只有嘖嘖稱奇的舌吻的醫療室內,更顯絕耳。只不過,他倆的舌頭依舊不眠不休,舌尖碰舌尖的糾纏在一起,仿似是一個捨不得放開,另一個則只想沉醉於吻忘卻煩囂。
 
腳步聲逐漸靠近,為安全起見,他倆均抽開嘴來,眼巴巴盯著彼此,唾液在他們的舌尖瞬間勾起一道綿長的律絲。
 
Cherry本想扭頭望向門口,卻被阿朗阻止了。
 




兩人面對著面,凝視著彼此。阿朗先摸一下Cherry的臉蛋,再用手指勾起她那精緻的下巴,並說︰
 
「唔使望過去啦。」
 
腳步聲停在門前,兩人卻沒有多番在意,反倒將視線往下移,凝著殘留在彼此唇邊的唾液絲。
 
阿朗再也按耐不住,吐出小舌,並湊向Cherry,把她唇瓣上的律液全都舔入口內,細細地品嚐一番。
 
Cherry忍住滿足的呻吟聲,心裡卻已被阿朗挑弄得煎熬萬般。她的俏臉微微顫抖,左側的瀏海亦跟隨其中,傾向一側,掩過皺眉。蓋在蜜穴上的粉紅小布,也興奮得浮現起呈圓形的深紅水印子。
 




腳步聲又再響起,慢慢的遠離門外。
 
Cherry聽此,終於放下心來,把嘴湊到阿朗嘴前,卻又被阿朗阻止了。
 
「啲瀏海遮住咗隻眼吖。」然後,阿朗捧住她的臉蛋,細細的端詳起來,再撩起她那掩過眼的髮絲,幫她別在耳後。
 
「溝死女啦你。」Cherry害羞的閉上雙眼。
 
「傻啦,基本嘢嚟。」
 




「係咩,咁呢樣係咪基本嘢嚟 ? 」接著,Cherry親上他的嘴唇,阿朗的雙腿差點被吻得軟掉。
 
阿朗緊緊的將她摟住。
 
同樣地,Cherry的雙臂也纏上了他的脖子。
 
阿朗的舌頭又再輕易地叩開她的齒唇,逗弄她的香舌。
 
同樣地,Cherry也吐出香舌回應,更將軟綿綿的小乳房壓在他的胸膛前。那兩座披著布衣的小山丘,伴隨呼吸,連綿起伏,似是按摩起他的胸膛來。
 
室外人山人海,歡笑連連。室內卻得他倆,忘情擁吻,吻得心魂飄蕩,吻得世界彷似停頓。
 
吻著抱著,阿朗的手滑到她那柔軟的背上,輕輕地愛撫起來。手再往下滑,就是那盈盈一握的細腰,那腰在套上束腰後,摸起上來,更是如細如纖。
 
Cherry乖乖地把大屁股向後噘起,那嬌翹渾圓的蜜桃臀,儼如引誘他的再往下滑來。阿朗亦真的中下計,雙手繞到她的身後,捧著那兩團肥膩軟綿的大屁股,肆無忌憚地用力搓揉,感受著平常沒法享受的肉感。




 
按照阿朗短短數月的見識,她的大屁股是最為豐滿且誘人的,比起同年的思穎還要大多一圈,豐腴肥嫩的臀肉不止充滿彈性,抓下去更是滿手嫩肉,嫩得能捏出水來。
 
Cherry嚶嚀一聲,十分享受阿朗的手勢,並想脫下濕透的內褲,與他再下一城,卻又被阿朗阻止了。
 
阿朗緊抓著她的雙臀,說︰
 
「不如俾我休息一下先,我仲有少少暈。」
 
「不如今晚先 ?  家姐返咗去台灣,我屋企冇人了。」
 
「都可以嘅,但今晚唔係有慶功宴咩 ? 你唔使去咩 ? 」
 
「咁 ……… 可以推咗佢㗎嘛。」
 




「你唔嚟,佢會唔會開心㗎 ? 」
 
「你去想我去咩 ?  咁唔想同我一齊。」
 
「唔係,我冇問題呀,今晚上你度囉。」
 
說罷,便「啪」的一聲,一陣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隨即,換來了「喔喔……」那輕輕的嬌哼一聲,並迴盪於醫務室內。雖被女僕裙遮上,但是裙下那雪白柔嫩的臀部,定必浮現一掌紅腫的五指印。
 
「死衰人,打女人。」Cherry嬌哼完後,便賞他一巴掌,瞬間,他的臉上也如她的臀部一樣,印上了紅紅的五指。
 
為他印上紅印後,Cherry只輕輕說了句「要回去工作了」和「好好休息」,便起身揮手離開了醫療室。
 
阿朗也只好重新擁抱寧靜,但幸得Cherry的舌吻,此刻的情緒,卻稍稍平靜下來,沒有剛才那樣,波濤洶湧。
 
思穎那邊卻沒有醫療室那樣,寧靜安好,反而是嘈雜喧囂。班房內外,全是人頭。全因美女雲集如此,思穎、Cherry等等,吸引眾多雄性前來一睹芳容,加上是開放日最後一天的關係,人流更是密集。




 
Cherry回到班房後,立刻向思穎報告︰「我返嚟啦,好似冇晒我想要拎嘅嘢。」
 
「好呀,你去幫吓美雪手,佢係出面招呼緊排隊嘅客人」說罷,思穎不敢怠慢的安排外面的客人就座。
 
「嗯,冇問題吖 !」她有意無意的用手背擦了擦嘴唇,試圖擦掉一些什麼痕跡。
 
「你好呀,呢邊坐呀 ! 」思穎指向一旁的座位,為客人帶路,但當走過Cherry時,卻停了下來,向她手中塞了張紙巾,並道︰「唔好用手背抹嘴,污糟 ! 用紙巾啦。」
 
思穎送上心意後,便繼續為身旁的客人帶路︰「唔好意思,呢邊呢邊。」
 
Cherry雖覺暖心,心裡卻異常地難受。她一邊用紙巾擦嘴,一邊前往龍尾尋找美雪的身影。偶然間,眼角瞥見了不遠處的Miss Lee,靠近柵欄,雙指撿著卡片,憂心忡忡的,似找尋些什麼,又似逃避些什麼。
 
Cherry沒有多番理會,見美雪的背影站在龍尾處,舉牌控制人流,她立刻走了過去,從她身後問︰「美雪,我嚟幫你手喇 !」
 




但美雪沒有留意Cherry的到來,樣貌憂心忡忡的偷望著遠處的金田。
 
或許,春天是充滿憂愁善感的季節,她心想。
 
Cherry從後戳了她的臉頰一下,問︰「喂 ! 美雪 ! 仲咩望實金田佢 ? 唔通你 ……」
 
「唔係吖。」美雪淡然答道,又說︰「我懷疑佢有咗女朋友。」
 
Cherry先是沉默,待腦袋明瞭事情後,嘴巴呈O型的擺出驚訝表情。
 
「點解咁講 ? 」Cherry問。
 
「以前我哋成日都會一齊放學,但 …… 哈…… 但近排佢都會叫自己返去先。」美雪無奈地笑言。
 
Cherry撫頭安慰道︰「會唔會係你多疑咗咋,佢咁嘅樣都……」
 
「希望啦……」
 
Cherry雙手合十,故作溫柔的說道︰「悟空,你愛就要講啦。」
 
美雪沒有給予回應,見此,Cherry續道︰「做咩唔出聲啫?你望住我做咩啫?雖然你咁有誠意咁望住我,我係好高興,你都要講㗎 !」
 
「得喇得喇,唐三藏,你仲煩過羅家英吖。」美雪終被她逗笑
 
Cherry捉實她的雙手,問︰「煩 ? 咁你知唔知乜嘢係? 登登登登登登……」
 
「唔知呀,亦都唔想知呀 ! 」美雪一邊笑,一邊推開她。
 
縱使被美雪推開,Cherry亦堅持唱下去︰「就係,Only you, can take me ……」
 
美雪繼續欲拒還迎的,邊笑邊推開她︰「你好煩吖 ! 平時你都唔係咁嘅,冷酷暴力嘅宋語喬去咗邊吖 ? 」
 
如是者,兩人就在龍尾打鬧起來。
 
好不容易,他們才趕在開放日結束前,招待完外面的所有客人。
 
當送走最後一位客人後,思穎向連日來盡心幫手的眾人,鞠躬道謝,並宣佈女僕cafe店的營業完滿結束。
 
「各位辛苦晒喇,大家呢幾日都做得好好,真係好多謝大家,冇你哋嘅努力,今次個cafe係唔會好成功嘅,所以再一次感謝大家。」思穎鞠躬說道。
 
「好Yeah !  慶功宴 ! 慶功宴 ! 慶功宴 !」金田雙手舉高,大聲喊道。
 
「係喇 ! 係喇 ! 你好大聲吖,知唔知醜㗎。」美雪用力扯起他的耳朵。
 
金田瞬間面容扭曲起來︰「得得得,我都有落力㗎嘛。」
 
美雪更用力地扯下去︰「落力 ? 成日借啲意走出去,次次出親去都半個鐘起跳,都唔知你搞咩。」
 
「咁……」金田語塞了,卻無意中笑意淫淫起來。
 
「仲笑 ? 你去死啦。」美雪用力拍打了他的背脊一下。
 
金田痛苦得俯身說道︰「你係咪學晒Cherry啲衰嘢,暴力咗咁多嘅。」
 
Cherry聽此,便一腳伸了過去,用力踢了他的小腿一下︰「你真係去一去死先。」
 
「呃……… 痛死我喇 ………」
 
Cherry把握機會,向眾人說︰「仲有,我屋企有啲事,慶功宴我嚟唔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