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老闆,這個收不收?」一個中年男子在櫃檯放下了一條鑰匙。
 
正在看雜誌的老闆緩緩抬頭。「先生,我們這裡是買取店,不是地產代理公司,請不要鬧事。」
 
「請不要誤會,我不是要放售物業,我是想賣這條鑰匙給你。」中年男說。
 
「如果只是單純一條鑰匙的話我們更加不會收買,何況那又不是金鑄的。」老闆有點不耐煩。
 
「但它可以帶給你一萬倍的財富!」
 


「說得那麼厲害,你為何不留給自己,要把它賣掉?」老闆反問。
 
「我身患絕症,時日無多了,有錢也沒命享,只想把它留給有緣人,拜託請買下它。」中年男微微鞠躬。
 
「這鑰匙有甚麼用?」老闆問。
 
「今天晚上你自然知道,請相信我。」中年男說。
 
「不要賣了,送給我吧,既然你時日無多,何必還計較金錢?」老闆是個貪小便宜的人。
 


「對……對不起,因為某些原因,一定要用賣的。但這個很便宜,五十元即可!」
 
「五十元還說便宜!?」說到錢,老闆比誰還要著緊。
 
「老闆你信我,我人之將死,不會騙你,這鑰匙真的可給你一萬倍的回報!」中年男苦苦哀求著老闆。
 
「今早在街上撿到一百元……好吧。」經盤算後,老闆從褲袋掏出一張五十元紙幣,遞給中年男,中年男接過之後如釋重負,一臉興奮地離去。
 
「嘖,怪人,那五十元當施捨給乞丐算了。」老闆看著中年男的背影,心想。
 


老闆隨意把那條鑰匙塞進褲袋,繼續埋首看他的雜誌。
 
 
晚上九時五十分,離關門時間尚有十分鐘,一個戴墨鏡、提著公事包的西裝男步進店內。
 
「鑰匙,賣給我,出五十萬。」西裝男筆直的站在老闆前方,以機械式的語氣問。
 
「甚麼鑰匙?」老闆征了一征。
 
「今天下午,絕症男人。」西裝男說。
 
聽到「絕症」二字,老闆終於想起來了。
 
「五十萬不行,要一百萬。」一條小小的鑰匙開價五十萬,想必對這傢伙來說非常重要,作為商人,坐地起價是常識吧,老闆心想。
 


「說好一萬倍,不要太貪心。」西裝男木無表情。
 
「一百萬,買便買,不買便拉倒,別阻我打烊!」老闆說得斬釘截鐵。
 
西裝男不作聲,將公事包打開,取出兩叠共一千張千元鈔票放在櫃檯上。
 
見錢眼開,老闆立刻拿出鑰匙遞給西裝男。
 
「除了給你二萬倍的金錢,我也送你二萬倍的白血球,鑰匙你留著。七天之內,定價五十元,找到另一買家,算你命大,否則這鑰匙會為你開啟地獄之門,take your time。」
 
西裝男說罷便轉身離去,剩下半信半疑、患得患失的老闆獨望著那鑰匙,徹夜苦苦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