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廂喀噠喀噠的聲音伴隨著列車一陣一陣的搖晃響起。
眼簾有什麼正在掠過。

他想起自己國小畢業領獎的時候,臺下黑壓壓的人群。
他想起國中被老師罰站,酸麻的腳止不住的顫抖。
他想起第一次跟她告白,臉紅的發燙。
他想起結婚的時候,她羞澀的承諾。
他想起自己匆忙踏入車廂,門在他身後關上。

他的意識回到現在,看見一把刀子插在自己的胸口,然後再硬生生拔出來。


地板迅速靠近,撞擊的痛楚和傷口的灼痛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血腥味濃烈的嗆人,身體下有什麼正在流出,溼熱的液體擴散,染紅他眼前的地面。
而在視線完全變黑的前一刻他才真正了解到--那是他的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