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還記得,小時候會到歡樂天地、冒險樂園,懷著興奮的心情,跟媽媽走進去花幾十元,玩那些推銀機,來換取一堆又一堆的遊戲票,然後又把它們一次過兌換成禮品,實在開心到不得了。 當夠秤了,夠十六歲了,便膽粗粗進機舖,再續兒時未完的前緣,和那些街機打交道......



還記得,小時候會到歡樂天地、冒險樂園,懷著興奮的心情,跟媽媽走進去花幾十元,玩那些推銀機,來換取一堆又一堆的遊戲票,然後又把它們一次過兌換成禮品,實在開心到不得了。

當夠秤了,夠十六歲了,便膽粗粗進機舖,再續兒時未完的前緣,和那些街機打交道。

以前我聽得別人太多,說機舖是怎樣三教九流之地,對機舖的評價都是貶多於褒,教人避之則吉,而我則反其道,寧願以親身經歷去感受機舖到底是一個甚麼地方。

一些大場,機種十分齊全,不論是音樂遊戲、拳皇街霸、高達、射喪屍、灣岸頭D,通通都玩過幾遍,每當玩到相當水平時,便會心癮大起,索性開一張卡,可以儲分升級,讓自己可以燒錢得來還可以滿足點成就感。

一些小型的機舖,品流雖然比較複雜,而且煙味瀰漫,但卻帶出了一份獨有的市井味,由早期的跑馬仔機,到近年來的釣魚機,依然大行其道,深受一班中年人士阿叔歡迎。而跳舞機,雖則現在說起有點過時,但玩得的,都是隱世高手,技巧高超得讓人拍案稱奇。



之不過,近幾年來,機舖越來越買少見少了。

生意做不來,舖租節節上升,入不敷支,有些機舖被迫要鋌走而險,供顧客用代幣換真錢作賭博玩樂,其實經營的,都是為了生計而迫不得己的。

有些機舖,奇招盡出後仍然無法扭轉劣勢,就只能黯然「摺埋唔做」。

同時,自九十年代家用機的興起,再到手提遊戲機、Online Game,到現今的手機遊戲推陳出新,也慢慢剝削了機舖的生存空間。

機舖一步步走向式微,以前人山人海的局面,已不復再。



到現在,可能要到暑假、聖誕這些時候,機舖才會水洩不通,而平時,沒有人玩的吉機多的是,電費白交了不少。

我明白,在遊戲機的市場裡,不多不少都存在著汰弱留強的道理。

可能直到有一天,在我們的城市裡,再沒有一點機舖的蹤影,再沒有擺滿一蚊在機面的景象,只能永存在我們心中作一個集體回憶。

就趁現在還有珍惜的機會,尤其是熱血的男士們,找一天跟朋友們去機舖挑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