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者兩個月後,2012年8月初,B  在 whatsapp facebook對我鬼叫,說Tina向他攤牌,堅稱和他無可能。
 
同時,據 B 說,Tina聲稱有另一人追求,這人對她很好......
 
此人,正是只是偶然出現,以為只是路人甲角色的C。
 
以上種種Tina亦對我坦認。
 
同時,又臨近小弟生日,我這個真毒,Tina就是我的唯一,連自己生日也要看Tina面色和靠她找人。Tina提出去某星期五晚唱 K,但Tina當時工時甚長下班甚晚,星期一至六也要830PM下班,星期五去的話,Tina下班更衣取蛋糕,到 K房最快也要930PM,太晚了,翌日她又要上班,可唱K時間亦不長。
 


我不斷要求星期日,Tina除了bam,還是bam,堅持星期五。以往,我提意活動聚會日期,Tina拒絕的話,是會自動說明原因,即使原因是她 M 到。
 
但是,這次她bam 我提意的星期日,完全不說原因。很明顯,星期日是給 C 攻陷了。
 
無奈定了星期五,(又是)荃灣英皇娛樂廣場neway。

當晚,一如所料,我第一個到了K房,我還擔心他們會否全數甩底。

Tina和她數個朋友,包括 C 和 怪獸,930PM才陸續出現。在U形座位的K房中,我早已坐在其中一邊,Tina等人來到時,全都坐到另一邊,只有我自己一個像被孤立般坐在另一邊。
 


明明我是主角,但一樣是個個圍著Tina團團轉,全都是因為Tina而來,我連一句「生日快樂」也沒有。我感到可笑又可悲,可憐又可恨。
 
我走到對面和大家一起坐,Tina的兩邊,已被 C 和 怪獸佔領,我無奈坐在 怪獸旁。
 
慶幸也有蛋糕收,不過又是心情沉重。這圈子其他人生日,他們也會預先訂製蛋糕,附有「XXX生日快樂」字樣的名牌,而我這個,甚麼也沒有。
 
期間無異樣,結賬一刻, C 對我疑似宣戰,至少 ,C 對我來說,即使非敵,亦絕對非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