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年5月4日分手後,轉眼間來到5月20日,那個澳門變深井的Tina生日飯局。
 
飯局沒甚麼好說的,簡略地說,我、Tina、Gigi、ABC等十多人,先到荃灣港鐵站集合,我全程仿如路人甲,看見Gigi,也有打招呼,我還繼續善良的毒L,對她說我對不起她,她立即和數個路人甲乙丙彈開。
 
到了深井酒樓,我和她坐到九萬里遠。
 
有一點值得恩慰的,這次生日飯局,由Gigi自動請孆負責買蛋糕,而且因人數多,要買兩個(再一次質疑:冇錢?),而且是分手後才買的,之前我還擔心她會否故意買一些我吃不下的口味,幸好……
 
切蛋糕後,有人提意夾回蛋糕錢給Gigi,怎料Gigi未開聲,Tina卻開口「唔使啦唔使啦」,你說Tina這個人,真是……
 




飯局過後,大部份人四散,只餘我、Gigi、Tina、A等少數,一起乘巴士回荃灣。
 
等候巴士時,Gigi說有點腰痛,我還主動提出替她拿手袋,她起始也拒絕,但最後也給我拿了。我知我是好人懦弱到冇用的毒L,但沒法,更重要的,是如前述,我有把柄在她手。
 
上了巴士後,我坐在她旁,她也沒抗拒,但全程在按手機。從言談中,她表示不可能復合(這點Tina也說過。原來被飛的,比飛人的更恨更決絕),又說過一段日子她淡忘一下後,做回朋友吧。又說昨天幾經辛苦,才買到「劉浩龍小音樂會」的黃牛票,還給了一張和劉浩龍的合照給我看。
 
「哦?提意完去星期六晚去澳門酒店過夜呢種燒錢行為,之後就對著我嗌冇錢都唔止。原來仲有對著我就聽日返工食lunch都冇錢,擰轉身自動請孆一個月內買三個生日蛋糕(兩個是Tina,一個是歌迷會的豬姐狗妹)、再買黃牛飛追星就有錢,你都對得我著喇。」我心裡如此的罵,很想開口,當然….
 


她又說和我拍拖時,因為我隨口一句「我較睇慣你唔戴眼鏡個樣」(事實上這句話我說了也隨即忘了),她之後每次和我見面也不戴眼鏡;也說因為知我不喜歡她沉迷追星,所以把家中那些珍藏多年的剪報海報也丟了。
 


前者是真,後者不知。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概歎為何拍拖時你不說這些?不好意思?那些「阿John好有瘋度唔使我畀錢我幾開心呀」、「有D男仔唔會畀自己女朋友畀錢」就好意思不停像唸經機般重覆又重覆?
 
巴士到了荃灣西港鐵站,我把手袋還給她,她乘港鐵回天水圍,目送她進入荃灣西港鐵站收費區後,永不再見了。
 
世事真難料,這天原是一大夥人到澳門過夜,也是原本Gigi看似熱似期待「o個日會好開心架」、「Happy Day」、「到時我攬著你訓,你攬著我訓…...」,也是我真正脫毒希望的一天。
 


結果竟變成我倆此生的最後見面。

2012年2月26日,我倆開始在一起;同年5月20日,相距僅84天,我倆這生最後見面。
 


A、John、Mandy,全部等天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