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男人係貪玩貪方便,但就係唔想上身。有次係酒吧撞到Ivana,避無可避之下都有一齊玩左陣,走果陣佢又想夾我,但我今次擰哂頭話好攰呀,冇帶錢開房呀之類,諗住佢知難而退啦,但痴女真係唔講得笑,佢自己出埋錢開埋房要我陪佢,唔搞野都得。吟詩都吟唔甩之下就去清心寡慾咁瞓一晚啦。
 
都係果句,女人真係好撚古惑,我想靜靜地瞓一陣佢已經又攬又摸,以為咁就迫到我就範,佢應該都冇諗起我會即刻彈起身鬧佢之後走左去。就係咁,佢終於冇再纏住我,有時候,有啲野真係易請難送。
 
係度分享一個好短既奇遇先,有次係大陸,我同幾個兄弟食完宵夜劈完酒,有著落既就屌閪,冇著落既就按摩,咁我攰攰地就一支公返酒店房瞓,大家分道揚鑣我就略帶酒意散步返酒店,行左一分鐘就見前面有個身材幾好既女仔著得幾少布係條街度飄下飄下,應該都係飲完酒,但佢一身戰鬥格得一個人冇下場又有啲奇。
 
反正佢就係我前面,點都要路過佢,膽粗粗上去撩下佢
 
「你怎麼自己一個在這?還好吧?」
 




「我還好呀,我認識你嗎?」
 
「應該不認識,但現在倒是想認識你,本來就是看你一個女孩子在這兒會不會有什麼問題而已,你應該喝酒了吧?」
 
「你也是吧?」
 
「是呀,要不加個微信下次一起玩?」
 
「好」
 




「那我要回酒店囉,你真的可以吧?你要去哪裡?」
 
「我在這兒待一回就好,下次見吧」
 
「要不你和我一起回酒店吧?」
 
就係咁,我就行行下執左隻半醉雞返酒店啪啪啪,第二朝同佢食個野就散水,我連佢叫咩名都唔知,之後都冇再見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