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我都唔知自己算係一個點樣既男人,我負過既女人好多,但我對過佢好既女人亦都唔少。今日要分享既應該算係我賤既一面。
故事發生係六年前既一個冬天。一個好平常既星期日晚上,我份人最頂唔順應該就係無聊同寂寞,女朋友我唔係冇,只係見佢已經好似受罪行刑咁,我真係情願係屋企HEA,但機又心機打,成個心都淨係識女女女,打俾保少同大摩,唔係話聽日返工就係約左人食飯,Come on dude,襯仲有青春同精力呀好冇?老左仲溝到女咩,call G就有份。
 
冇人陪我咪自己搵節目,首先打開微信,然後請大文豪上身,一張唔撚關事既圖片配上鳩拍豪式九唔搭八MK文掟上朋友圈,四個字,丟人現眼,傷春悲秋。就如同我地會瘋狂碌IG一樣,總有人會第一時間係朋友圈出現並回應,Elaine就係其中一個。
 
可能同Elaine既背景有關,佢就係東門啲批發舖賣衫既, 工時長但實際忙既時間又唔多。果陣時既我根本冇見過呢個女仔,佢亦都只係我池塘入面其中一條魚,個樣就正常女仔咁,不過我對佢第一印象其實麻麻地。我本身係問人有咩節目既,但佢既回覆係「你怎麼這麼閒?」。答非所謂,totally no mood to 浪費時間覆佢,如果我仲有選擇的話……
 
當下就得佢覆我,我就做返次厹,睇下有咩玩啦
 
「是呀,今天真的好無聊,你呢?等下有什麼節目?」




 
「沒有呀,下班就回去休息休息」
 
「好浪費呀,找點娛樂怎麼看?」
 
「你想要什麼娛樂?」
 
「出去喝喝酒?」
 
「你們去哪裡喝?」




 
「不存在我們,今天就我一個沒人陪」
 
「兩個人喝酒不無聊嗎?」
 
Well……咁不如直接話上房屌個閪解悶好冇?
「那要不去唱K吧?」
 
「不也是喝酒嗎?」
 




係度講解一下先,一般大陸約出去唱K,都係飲酒,係有歌唱下同地方唔同既姐。
 
「最少有卡啦OK可以消遣一下,兩個人沒有那麼尷尬吧?」
 
「可是你不是在香港嗎?」
 
「我現在過來也可以呀,又不遠」
 
「那好吧,等下你能來接我嗎?」
 
「OKOK!」
 
大陸妹真係好鍾意要人接,不過同港女唔同,佢地要人接唔係公主病唔係要重視 (可能有啲程度係啦),係要慳車錢,半夜三更飛個的出去,閒閒地都幾十蚊啦,佢地人工又唔係高,有人接就梗係爽皮好多。
 
現在時間係晚上十點半……我執一執個人就出門口,上深圳途中打埋俾個K房sales,叫佢幫我留間房先,過完關就一程的士去到Elaine屋企樓下,我記得果陣係冬天,因為我凍到車都廢事落,停埋一邊等佢,如果唔係,落車先吹一輪寒風仲要兩個人天寒地凍搵的士,成件事一啲都唔chill唔似我。




 
Elaine都唔似啲港女話落樓要落半個鐘,等左兩分鐘佢就落到黎,我落車開門俾佢之後就搭返同一架的士去K房。始終第一次見面,係車度都有啲啲尷尬,好在細佬我自幼訓練同埋工作需要,見到咩人都可以吹得上兩咀,閒話家常幾句話咁快就到。由於我提前book好,馬上就可以安排到入房。而我book果陣亦都已經叫佢開個package俾我,黑牌威士忌一支加綠茶s。都係循例同Elaine講一聲話我訂左呢個你OK丫嘛,完全就係夾啲入世未深既𡃁妹上花橋。
 
咁起初我地都係飲兩杯酒,傾下計了解下大家背景先,跟住就點下歌黎唱,通常我唱歌,一係就好正經咁唱,然後佢地會話我普通話真係好。一係就唱到愛我啤酒咁,然後啲女笑到碌地。
咁第一次見面容許我有少少偶像包袱,我都係正經地唱下歌先,然後攰攰地先又坐低又飲下傾下。由於我啲普通話幾好,Elaine問我係咪成日上黎玩,又話見好多香港男仔都好花心,本住呃蝦條既目的,我只好話人地就唔知啦,我就唔算花心先,之前拍拖都四-五年起計。咁又冇講錯既,我同當時果個女朋友都係拍左四年幾……
 
慢慢就講下大家既感情狀態,價值觀,我又教佢猜下枚,咁教學就梗係要坐近啲,手拉手咁教架啦,慢慢我同佢已經肩並肩咁,個身都痴埋一齊。Elaine有少少面紅,但又冇格開我又冇避開,只係轉頭拎起杯酒,顧左右而言他咁話杯酒咁甜,我就把握機會順水推舟話「甜咩?我睇好似你個人甜啲喎」。(為左令啲女飲多啲,通常我都加好多mixer整得易入口啲,佢仲要掟幾舊生果落杯酒度,唔甜就假啦)
 
佢微微笑一笑已經唔敢望住我,我就哄埋去望住佢雙眼問佢
 
「我可不可以驗證下?」
 
都冇等佢反應或者答話,我就好溫柔咀左落去,一隻手扶住佢個頭,一隻手輕撫佢條腰。Elaine冇反抗,仲伸脷回應我,但冇幾秒幾就縮開左。個人有啲迷迷糊糊不知所措咁,我為求今晚有飯開,即刻加多兩錢肉緊,唔俾佢有思考空間,追上去繼續咀佢,今次佢都冇再避開,我地kiss左成分鐘,然後我地就繼續飲酒傾計,唔同既係,我既手已經係攬緊佢腰同放左係佢大脾。
 
果陣既Elaine係短褲仔加黑絲 (當年真係好興黑絲),摸上手手感好好,而由於我地係室內好暖,佢除左外套,只係一件棉質黑色上衣,一啲都唔厚,完全感受到佢條腰有幾fit。我再慢慢伸手攝入衫入面,用手指去接觸佢既肌膚,當時既佢已經係一陣酥軟,靠哂落我度,我隻手亦都肆意亂摸,慢慢由腰向上到胸,隔住個罩係度按摩佢雙乳。




 
我諗佢應該冇試過,亦都冇諗過會忽然係K房俾我愛撫起黎,佢一面享受又一面尷尬,隻手完全唔知放係邊好,我一隻繼續搓佢對波,一隻手就安放好佢雙手。結果佢一隻手搭係我條腰,另一隻手,我將佢放左係我巨龍上面,隔住條褲Elaine都感受到果種熱同脹大,因此塊面就更加紅。我見機不可失就再落重啲藥,一路錫佢面珠,耳珠,再到咀唇,佢都high到條脷都收唔返入去咁,身體訊號已經話俾我知攻陷左佢。
 
但所謂殺人誅心,我鍾意有靈魂既做愛,而唔係無情感既性交。我問Elaine
 
「喜歡嗎?」
 
「嗯~嗯~」。佢已經合起眼低聲咁呻吟
 
「我也是,感受到我的熱情嗎?」。我將佢隻手用力按住係我巨龍上。
 
「嗯~呀~不要在這裡」
 
「好的,那我們換個地方繼續吧」
 




我就即刻起身幫佢著衫,拖住佢頭也不回行出K房,向附近既酒店進發。落到樓吹左少少風,Elaine都冇咁意亂情迷,但佢仍然頭耷耷咁俾我拖住任由我帶領佢,係果一刻佢都應該好清楚跟住會係點。快速係酒店front desk登記好我就拖住我今晚既大餐入房。我記得間房幾有情調,黃光燈,偏暗既風格,有個方型既浴缸,望一望錶,原來先半夜兩點鐘,時間尚早可以慢慢玩。
 
我第一件事係開一缸水,係等水注滿浴缸既同時,我慢慢拆禮物,將Elaine身上既衣物慢慢除落黎,佢就好似一隻發呆小白兔咁等我處置,完全唔識郁。隔左咁耐衫摸奶,終於可以除左佢件面衫,Elaine皮膚唔算白,戴左一個深紫色既bra都好襯佢,唔會顯得佢個人黑先。波就唔算好大,大概33大B細C左右啦,但亦都有一定手感,我雙手隔住奶罩係咁搓圓㩒扁,佢小咀已經微微張開,頭岳岳合埋眼,我呢個胸奴玩左一陣見水都差不多就拉佢入浴室。
 
我地係浴缸入面浸住愛撫對方身體,可能係一個比較私密地方,Elaine已經冇係K房咁怕醜咁緊張,個咀亦都越黎越用力去同我打茄輪,隻手都會放係我肉棒上面套弄,但佢明顯經驗不足,用死力去chok搞到我痛得一陣陣,好在氣氛搭夠如果唔係軟左就真係失禮街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