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左唔少係支那鬼國既故事,今次帶大家衝去台灣啦。
 
其實我同班兄弟每年最少都有一次台灣之約,基本上都係去台北架啦,無辦法啦,成班老婆奴,只係想係香港以外有個地方可以釋放自己。說穿了,幾條麻甩佬,一齊去點佢天燈再浸佢老味溫泉咩?肯肯定係去蒲架啦,台灣落club黎講,兩個字,抵屌,台妹黎講,都係兩個字,想屌。
 
所謂隔黎飯香,台妹對港男黎講一向都係好受歡迎,即使外貌一般,憑借「台妹」呢個字已經足夠有加乘。嬌嗲既口吻、塑化劑式巨乳、大方得體既性格,你再係香港望一望,開口埋口都「jip jip」聲、心口鑲鋼板之餘都仲要左遮右揞、尖酸刻薄既用詞,真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唔係話香港冇好女仔,但情況同大陸搵好人一樣,冇就唔係冇,但公認係少數囉。
 
宜家諗返,係我地初初實行一年一約既時候,大家都係單身或者拍緊拖,轉下眼真係個個結哂婚咁滯。呢班兄弟真係識左好多年,雖然冇話玩得好放但邊有唔鍾意玩既男人丫,有時都會一齊去蒲,所以佢地都識大摩保少等人。係第二定第三年既旅程入面,大摩亦都有join我地,而故事亦係發生係呢一年。
 
大家去旅行可能會做足功課去咩景點食啲乜好野咁,我地幾個男仔就唔會,唯一要做既就係睇下去邊間club,搵定sales book台。景點要唔要搵?都要既,知個名同點去啦,早兩年大陸咪爆啲明星有陰陽合同既?比佢地早好多年我地已經有陰陽行程。制定一份觀景既行程黎交功課俾班女人,而我地實際上就當然係去觀陰啦。
 




其實都係一門學問黎,好考驗大家既想像力、洞察力、同應變力。想像力就係指你要幻想自己去到有咩見聞,仲要諗定啲有趣既事黎分享。洞察力就係你要隨時察覺到有咩唔對路,有冇啲咩前言不對後語,相入面既野有冇咩係有違和感。應變力,唔使多講,有咩突發事件點樣處理,班女人打黎查要點執生。大原則只有一個,老閪都唔撚認,無論你講出黎既野幾超現實幾唔合理都好。
 
事前功夫做好之後,我地展開五日四夜之旅啦,係登機前港人(女)式係閘口打卡,send俾班女人,再打開電話之際已經係台北桃園機場,一班人係機場既電話卡舖度出卡換卡,真係好有「大丈夫」既感覺。當年仲未有捷運到機場,果陣時應該以我去台灣既次數最多,就由我帶領住大家去搭飛狗巴士出返市中心,浩浩蕩蕩出發!
 
係酒店放低啲野之後,由於當日係星期四,我地就馬上帶齊所需物品去景點。星期四有咩關係?當然重要啦,正路星期五六先會最多人,禮拜四個日子有少少雞肋,玩當然都仲好好玩,但重心必然係weekend,為左保留精力同子彈,今日就要處理好哂啲野先。比如話,影定啲相交差啦,買定手信啦,之餘此類。而我所講既所需物品,正正就係服飾。假設你話第一日去九份,第二日去饒河夜市,第三日係東區行街,但你張張相都同一件衫,吟詩都吟唔甩啦,所以一次過帶哂啲衫去影相趕景點是必須的,出去玩搞到好似金田一啲凶手咁要諗點樣做不在場証明,CLS公司。
 
就係咁,我地係東區出發,先影左101果啲,再去台北車站買飛去九份,等車期間去影下地下街,新光三越等等,九份返黎果陣我係松山落車,去埋饒河夜市,一口氣影落一大堆相先,再返酒店裝身準備去蒲,第一晚我地去左當年幾多人既babe18。呢間野講真就一般啦,但係正路口又唔使上樓,總會有唔少人係度排隊等入場,亦係唔少香港人會去既場。當晚係open bar黎,即係任飲,但要輪街症咁係bar頭排隊,我地開左張梳化坐低,野飲都有waiter拎俾你,總算係一日舟車勞頓之後有得輕鬆下,大家都係坐下又間中跳下舞咁。
 
成晚既轉捩點係其中一個老死係後面台撩左兩個台妹,兩個都仲係學生黎,跟friend黎玩,咦,咁似之前我係深圳識阿潔同Jennifer咁既?唔同既係兩個都幾鍾意玩咁,同埋好鍾意笑,台灣妹對香港人講國語真係笑點奇低,你唔需要講到吹屎眼或者渣渣輝咁佢地都已經覺得好有趣,當然,如果你表演到果個程度既話啲女肯定濕先,唔出水都笑到失禁。啲仔又唔會點理,可能同民風有關,你Yo人啲女,佢地都唔會太大反應,可能係心入面屌哂鬼,但「我唔知,我睇唔到啦」,係大陸可能開左拖,係台灣佢地都係做沒自信的毒男,我個人覺得佢地民風柔弱啲,同埋比較多所謂既「媽寶男」,即係mama’s boy。但台灣真係一個好淫亂既地方,呢堆mama’s boy係舞池可以仲狼死過我,三秒就同啲女合體咁,而啲台妹亦都習以為常,啱既就由你,唔啱既就走開。
 




我係舞池抽夠水返到台已經見到佢地係度交流咁,咁今晚我就做下觀眾先啦,我同大摩坐埋側邊,飲住酒睇住佢地係度隊果兩條台妹,攬下掂下就定律黎架啦,而且台妹去玩通常都好戰鬥格,身材已經摟屌,加埋條低胸摟屌裙,叔叔不行了,成個場都係咁,好撚幸福呀。作為老江湖,是可忍孰不可忍!出去搵條台妹再摷下先,識我既都知一定係搵長髮大眼大波妹啦我,前面有個黑色裙既唔錯喎,側邊得一個女仔friend傍住,即時攝埋去先,所謂入鄉隨俗,一埋身就出手係後面攬住條腰先,唔縮喎,係咁易un兩下,個身都貼埋去,心口貼背脊,不過係我心口貼佢背脊,下身都貼住佢屎忽,唔錯,都有啲肉先,台妹連個籮都咁出色!
 
然後佢就開始轉身,面向我望一望,又攬埋一舊咁係度un,個身越貼越埋,我都開始係佢耳邊吹氣。雖然台妹黎計心口比較唔合格,但個樣唔差,打扮都時尚,條摟屌裙亦都著得好好睇,正當我心中盤算緊下一步之際,佢個friend係側邊望一望佢,講左句「咁你玩得開心啲先,我一陣再搵你啦哈」。So bitchy,好似港女咁酸蹓蹓敗走,仲好似港女咁講廣東話……Well,actually,仆你個街,廣東話黎既?真。港女?仆街中伏.jpg
 
我心中一連串問號,食唔食用佢好?我搭埋飛機過黎都仲要Yo港女?都仲有幾日丫,有食唔食罪大惡極,開個好頭先?唔好浪費機票同時間?應該點講好?Funny啲幽默啲? 其實好事定唔好事?
 
「你們台灣的難生都這麼狼的嗎?」
 
…………typical 港式國語,我忍唔住微笑左一下,然後決定扮鬼扮馬整古呢條女
 




「狼?是什麼意思呀?我有點不太懂哦」
 
「就是,很猴子的意思呢」
 
「是說我像猴子嗎?那為什麼是狼呢?」
 
「我不是這個意思呢,是很心急的那個急」
 
「哦哦,猴急,哈哈,你們香港人的國語真的好可愛呢」
 
「很差嗎?一聽就知道是香港人了嗎?」
 
「那也不是哦,只是台灣的女生普遍沒你長的好看而已啦,再加上這個國語,我也是猜的哈」
 
「台灣的難生也普遍咀巴都那麼田嗎?」




我攬實佢腰一下就咀左落去,佢有少少訝異,但反應都幾快,隨即就伸脷配合我,大家心跳都加快,呼吸都急促左,如果係香港我會毫不猶疑的佢去開房再狠狠咁屌佢幾獲,最少要有一次係拉高條裙後入再射落佢條摟屌裙上面!!但越洋過河黎到,一黎就食件港女先好似又講唔過去,抄個牌之後再睇算啦。
 
「我個人意見係香港男仔甜啲,你同唔同意呀?」
 
佢雙眼瞪大,口都形成一個O形。
 
我手指一指遠處,「我同班friend坐係果邊呀,留個contact好冇呀?之後再一齊玩丫」
 
「都…好丫,whatsapp?」
 
「Sure,香港人當然whatsapp啦,定還是你想玩line?」
 
抄完牌我就拉左佢去台度坐下飲下酒先,原來呢個港女叫Flora,佢地2男2女一齊既,又係第一日黎到,之前冇乜黎過台灣既club,香港就間唔中去,呢啲廢話都係大家俾面就聽下啦,我都話我好間唔中先出黎玩啦,冇女朋友又唔會亂搞男女關係,純粹係想一班朋友玩下放鬆下咋。期間仲有個小插曲,係舞池果陣我見到有個老死係度yo緊個台妹,但後尾有兩條仔黎左右包抄,佢寡不敵眾敗走,原來果兩條仔就係Flora既朋友。
 
而同時間,隔黎台果兩個台妹已經同我兩個老死玩得差唔多,我地返到埋位又循例敬下酒,兩條女都已經狀態好hyper。原來我想出盡力再交出兩個漂亮既助攻,點知其中一條女電話響,佢聽完之後就話要走啦,佢地住好遠,宜家同啲friend夾錢搭車返去啦。(唔好問我點做到,我都好想知鬼殺咁嘈既地方係點樣聽到同講到電話,我唔係冇試過,但冇一次成功)




 
兩個老死亦都冇我玩得咁多,只能好有風度咁送佢地走,總算叫做抄左個牌,但,我地先黎幾日,抄牌黎有乜鬼野用丫。坐多一陣都開返燈散場,我地上返地面之後係外面集合,咁啱又見到Flora就係門口吹左陣水,當然隻手就唔會規矩架啦,第一晚熱下身冇收獲,臨走都收返廿蚊安慰獎丫。唔係冇諗過起筷先,港女都照上,畢竟Flora都唔差,但先第一日,一陣佢纏住我我咪67,台灣出名既club來來去去果幾間,俾佢搵到我壞我大事就喊都冇謂,反正如果係有故事,係香港一樣都可以有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