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朝我瞓到電話響先醒,原來再早少少小露已經send左message俾我叫我起身食啲野先,一陣黎接我,佢打黎係睇我係咪差唔多OK,佢已經係路上。屌你,大陸人真係晨早流流就開工,我睡眼惺忪咁覆佢要遲少少就起身啦,Candy仲未醒,由於佢賣衫既,唔使返咁早,我同佢講我要做野啦,問佢想係度瞓多陣定點,佢就話要返屋企換件衫,同我一齊起身啦。唉,搞到我冇得morning Q。
 
起身我抱一抱Candy,然後就後抱住佢刷牙,係鏡入面望住其實都幾sweet,佢一路話自己個頭好亂,個妝花哂叫我唔准望,咁我咪垂低頭,再單手揸下佢波波囉,點知俾佢打左我手背一野。著好衫我就拖住佢出房門,等lift果陣我問Candy今晚仲想唔想見我,佢一貫果種咀硬,話唔知喎,睇下點啦。其實你咁答我都明架啦。
 
Lift門一開我已經見到小露係lobby,我下意識鬆開手,而Candy有少少錯愕之後都反應過黎,自己行去門口叫的士,小露已經向我行緊過黎,唔知有冇俾佢見到我地Candy拖住手呢?雖然我冇諗過一定要食小露,呢個旅程有Candy呢個女伴我都已經好夠,但我又唔知做乜好似做錯事咁。
 
小露笑笑口咁行埋黎,第一句就問
 
「早呀,你吃飽了嗎?」
 




屌,我硬係覺得你意有所指咁。
 
「沒有呀,才剛醒來呢」
 
「昨天晚上一定很累了吧?買點東西在車上面吃吧」
 
咩尋晚好攰,你講清楚好喎喂……
 
「哦哦,好的,那我們先去便利店吧」
 




買左個包同牛奶我地就出發返工場,由於夜晚仲有約,我都快手快腳做野,Lunch都係叫外賣冇出去食,佢地果邊Lunch hour成兩粒鐘,好多人都會係公司杭張床出黎瞓一陣,講真,呢個文化都幾好,有時瞓一瞓先夠精神做好啲野,但港奴就真係唔好諗啦。小露都好客氣,食完野之後就問我
 
「你也挺累的了,要不要一起睡一覺呀?」
 
……係我諗歪左定點?不過我地啲港奴捱開苦,唔太習慣午睡,我婉拒左小露好意,係工程房既梳化打下機上下網算啦,小露就自己係一邊開張摺床出黎瞓,出於禮貌我都係戴返個earphone,廢事嘈到佢,而好似十分鐘都冇小露就呼呼入睡了,可能平時又要返工,返到去仲要做家頭細務同照顧小朋友太辛苦啦。之但係咁,你可唔可以瞓返好少少呢,始終都叫見客,小露係著左白恤衫黑西裙既,你裙底春光對住我算點先喂?
 
講開裙底,叉開少少先,我成日都唔太明點解啲人咁鍾意偷影人裙底,影出黎冇乜美感可言丫,而且咪又只係一條底褲,內衣店都大撚把啦。
 
回到正題,我唔知小露有心定冇意,試下我定係引誘我,不過你咁做係唔會令到我驚架。我真心對裙底一啲興趣都冇,做下自己野,打左一陣機,佢電話就響,我地就夠鐘開始做野。話雖如此,我地兩個係全日都係工程房入面做測試同研究,有時小露會蹲落去睇下個產品結構,個領口會見到少少bra邊,多少都會令我有啲邪念既。好在尋晚出左兩野俾Candy,唔係真係隨時獸性大發,就地正法。之但係小露動作越黎越大,再加上啱先午睡果陣郁黎郁去,個領口就越黎越大,有幾下我都已經見到北半球啦,咁就當然扮冇望啦,但女人俾人𥄫果陣,自己又會唔會知道呢?
 




搞左一大輪,終於叫左有啲眉目,方案就有啦,實際試試佢先知,不過都差不多到晚飯時間,我地交低個方案俾啲工人,叫佢地夜晚加班果陣整好,我地第二朝返黎會試,就去食飯,又係果間餐廳……講真,兩日係果度第三餐,乜野想食既都應該叫過哂,佢menu又唔係特別多野,不過小露依然都係要叫到五餸一湯,唉,我承認我制服唔到呢個女人。
 
食飯期間佢少左講佢既事,反而問多左我既野。比如有冇拍拖呀,拍過幾多次拖,鍾意香港定深圳既女仔,亦有問我揀女朋友有咩條件。
 
「你喜歡怎麼樣的女生呀?」
 
「像一般男人一樣吧,誰不想要一個長的好看身材又好的女朋友」
 
「樣子跟身材都很主觀的呀,我這樣算是好不好?」
 
「我哪知道呀姐,我又不是你老公」
 
「你沒有瞄到嗎?」
 
「真沒注意看呢,來,我打量一下你」




 
仆你個乖,佢真係知道我偷望佢,不過呢啲野點樣認呀,死都話冇啦。
 
「其實你也挺苗條的呀,有曲線,一點都不像生過兩個小孩的人」
 
「那必須的,姐這身材可自豪了」
 
我講既雖然似係客套說話,但老實講,真係唔似生過仔既女人,心口有啲鼓起,又冇肚腩仔,係手臂有少少肉同骨架唔算纖細姐,之不過都只可以話係少少咁多肉地。
 
「你現在出去玩肯定也能吸引不少小鮮肉」
 
「哈哈,真會說話,肯定不少女人死在你的手裡。乾杯」
 
食飽之後我地又係搭的士走,今日既小露飲得更多,係車上同我並排而坐我都閒到佢一身酒氣,而且面紅紅咁,個身又搖下搖下,我出於咸濕好意一手係後面搭住佢膊頭,跟住問佢
 




「你好像喝了不少,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你住在哪裡的?」
 
「沒事的,你是客人,先送你回酒店吧,而且我這一身酒氣,回到家也挺麻煩的」
 
「這樣不太好吧?你接待客戶喝了點酒有什麼問題嗎?再說,酒氣也沒有那麼快就散去呀」
 
「他們想法比較傳統吧,我一個女的還是搞工程的,喝酒接見客戶也不是常見」
 
「那你要怎麼辦?」
 
「沒事,我等下待酒氣都消散了才回去,你早點休息」
 
「怎麼放心你一個人在街頭上,要不你上來坐一會喝個茶醒醒酒吧」
 
「那好吧」




 
你問我果時有冇非份之想,當然有啦,但唔係為左擒佢先叫小露上黎既,講真,我又唔係冇人陪,只係你叫我丟低一個半醉既女人係街我又做唔到姐。再講,有冇著落,都係一半一半架咋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