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就話冇飯開,但都叫做傾得開心既,都不枉我山長水遠咁入去,係有少少可惜同意料之外姐。傾下傾下都到夜晚12點左右,心心話佢飲左酒有少少攰少少頭痛,想瞓啦。瞓之前佢問我留唔留低過晚夜先走,我恭敬不如從命啦,貼心既佢都安排好客房俾我先至入房休息,有少少失望,但都欣賞佢處事幾好。
 
佢入房之後我敲一敲佢門,坐係佢床邊
 
「心心,你還好吧?有沒有很不舒服?要不我給你買點藥?」
 
「不用啦,我還好,你認床睡不著嗎?」
 
「也不會,不太困而已,你累就休息一下,我在這陪你?」
 




「我這床也挺大的,要不要一起躺一下?」
 
好似有啲曙光喎,我就聽話一齊上床訓,係床上面我近距離望住佢,再輕掃佢頭頂,慢慢地我地越靠越近,心心都好大波下,心口已經頂到我,我下面亦都即時充滿血,我地既距離去到兩個人之間只可以放得落一部電話。我再忍唔住我既慾火,谷左成晚,我一手攬左心心埋黎,另一隻手輕撫佢臉龐,合埋眼咀左落去,心心亦都早有準備,雙唇印上黎配合我,一番輕啜之後我地都開始交疊舌頭,心心個唇有少少厚度,條脷又係好柔軟,錫落去好舒服好有feel。
 
我地擁吻左一輪之後,我雙手都忍唔住伸向佢傲人既雙峰。大就真係好大,無論視覺同手感都係,經驗之談覺得有E杯左右,而且好圓潤,可惜既係手感有少少硬,唔太柔軟,不過視覺一流先,我玩弄左一陣乳房,開始瀨佢Lin頭,又愛撫佢全身。心心顯得全身都痕癢難耐,一雙玉手開始係我身上亂掃,仲開始解我褲頭,二話不說掏出小言上下套弄,我都起手攻向心心下路,不過,咪住,佢黎M架喎。我隻手伸到一半,卡住係佢褲頭同小腹上。
 
「怎麼了嗎?」
 
「你不是來大姨媽嗎?」
 




「騙你的,摸我吧」
 
心心個衰妹都古惑啦,扮哂黎M唔俾搞,其實就密實姑娘假正經,我當時先金田一一咁樣靈光一閃,佢連妝都冇落,瞓咩覺?成個故事都係一個局黎既!當然,我亦都即時金田一咁咸濕,伸手探洞,係洞口已經摸到有水,即時用三秒鐘大家脫個精光,解甲之後我越摸心心就越有反應,水源亦都湧出,時機成熟準備一棍入洞。呢個時候,心心問左我一個問題,佢問我有冇安全套。
 
我應該點答好呢?前期就扮到正人君子咁,如果宜家話一早套都準備好會唔會破壞左個氣氛,成件事就唔係自然而然而係早有所謀?但如果我話冇佢會唔會話唔搞跟手踢我落去買架?俾著你地會點選擇?
 
記得以前睇過一套戲幾搞笑,叫跑馬地的月光,其中一幕係講黃賓穎(AKA蔡一智)係酒吧終於溝到女神江希文,上左女方屋企做盡前戲然後女方問左一個同樣既問題,有冇套?而女方雖然緊火,但都堅持safe sex,踢左阿賓穎落七仔買,買完套既賓穎返到大廈樓下,發現唔記得左江希文住幾樓幾室,樓下看更又阻佢扑野,結果就白白錯失左屌女神既機會。
 
扯到咁遠都係俾大家沉澱下會點選擇姐,我當時既做法係話我冇刻意準備,我睇下銀包有冇放先,咦,真係有一個喎。其實係我一早就已經買好左,有備無患嘛。雖然我覺得果一刻如果我答冇套,心心都會俾我環屌中出,不過,係呢度我都係提倡一下safe sex,安全至上呀各位。為左條女又好,為左保障自己唔好做文員仔都好。
 




拎左個套出黎之後,心心一手就搶左過黎,拆開包裝幫我戴套,咁好服務好難唔令我亂諗喎,不過呢個時候一於少理啦,條野又硬又腫,急需扑野呀。心心幫我戴套果陣,個套有少少緊,佢劣落去果一下差啲搞到我走埋火,嚇撚死。保護好自己之後,我平伏一下就繼續愛撫,保持住個mood,然後就以傳教士式合體。屌呢啲私影model都幾正,平時上網見到既「網紅」,宜家就係我胯下丫丫呻吟,講真,城醒都係食呢啲質素架咋。
 
我慢慢抽送去習慣左心心陰道緊緻感,起初心心都冇乜太大反應,只係做下樣輕輕呻吟,但隨住我適應左之後加快節奏,佢都進入狀態。心心平時都有做開運動又有做Gym,個屎忽真係一絕,又大又實又彈手。同埋可以有更多姿勢,我平時抬起啲女雙腳,佢地至多都係反到90度直角咁樣,但心心可以再勁啲,好似壓腿咁樣壓落去,佢屎忽更突出,陰戶微微抬起向上,剛好可以俾我一入到底,而且可以達到更深既地方。
 
心心好似冇試過咁樣既姿勢,表情由一開始有啲手足無措到我一進入佢身體,佢神色訝異驚呼一下,變成一臉滿足係度享受我佔有佢肉體。我雙手壓實佢雙腿,每一下都儲力頂盡,差在未好似羅奔cfu咁大叫「我頂撚死你」,心心個靚股亦都很好地發揮回彈作用,完全唔似啪骨咁樣要忍痛。心心臉頰泛紅,雙手無處安排咁亂咁搵野抓住,雙眼用力緊閉,口中念念有詞,忽然下身就好似痙攣咁係度左右震,然後成個人放鬆哂,心心呢個高潮應該爽。
 
此刻既心心有返啲思想,佢想要我狗仔式咁推佢,我求之不得啦,我企係床下,佢跪係床上,屎忽高高抬起向住我,我雙手用力一揸,嬌喘一聲之後就迎來啪啪聲,我未入洞,只係打左佢屁股幾下,心心睇落都幾享受,笑意淫淫咁回頭望我,手扶小言,引領其進入體內,一番冷靜之下小言又回復左啲戰力,但啱先太刺激,為免太快派彩我就九淺一深咁推佢。
 
顯然心心覺得唔夠刺激,屁股配合住我既節奏前後搖動等我入得更深更大力,手又時不時向後抓住自己屁股輕拍幾下,仲一路叫我快啲大力啲,既然伊人開到聲,我唯有捨命陪君子,忽然雙手揸實佢籮友,用力頂到最深,果一下呻吟聲,銷魂得黎仲有讚嘆既意思。
 
「打我屁屁,好不好?」
 
「用力點」
 
「再用力一點」




 
估唔到心心都幾M底,鍾意我大大力打佢屎忽,我一路推一路打佢,心心表情十足咁係咁回頭望我,又咬唇又呻脷又高潮眼,係佢淫蕩既呻吟聲同表情之下我亦都唔忍啦,捉實佢下盤狂撞四五十下就一洩如注。完事之後既心心屎忽依然高高抬起,但成身已經軟哂趴係床,充分表現出咩叫俾我屌到散撚哂。而我亦都上返床抖抖氣,一陣之後,心心轉身幫我除套,仲講左句
 
「嘩,你射了那麼多呀?好久沒做愛嗎?」
 
「是呀,而且跟你做太爽了,全部都射出來給你了」
 
「我也好久沒有試過這麼爽了,你好會幹的,都射出來了嗎?那等一下不就沒有了嗎?」
 
「你舒服就好,有沒有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怎麼看?」
 
「搞硬我,搞硬我一次我操你一次」
 




「色鬼,你行不行呀?」
 
結果果一晚我扑左心心4Q,心心就採陽補陰咀角含春咁瞓,而我就攰到J都酸痛,第二朝先好少少。中午起身一齊食野,心心煮左餐飯黎慰勞我,手勢相當唔錯。食飯果陣我地開始講起尋晚既事,我原來諗住捅破佢既大話睇下佢尷尬既樣,點知心心落落大方咁樣同我談笑風生,呢個女人真係唔簡單。
 
「昨天晚上說來姨媽原來是騙人的呀?」
 
「那肯定的呀,我們又新相識,怎麼知道你想什麼?」
 
「你還不是心裡面早有打算?你怎麼會叫我上來的?」
 
「不想一個人過嘛,剛好你回我了,想起來你也挺斯文乾淨的,就試一下唄」
 
「可能嗎?多少人搶著來你家「陪」你了」
 
「騙你幹嘛?後來是有幾個人回我的,不過我約了你就沒理他們了」




 
「那你挺會選的,滿意吧?」
 
「活還不錯,那你又滿意吧?」
 
「在你身上找不到一點值得挑剔的吧?」
 
「哈哈,那麼誇張?不過你好像也是。要不要在這邊住下來啦?」
 
「這提議不錯,可是我等一下得回一下香港先」
 
咁樣即係想收我入後宮姐喂?原本呢個offer都幾吸引,有人俾埋地方我住,又有model晚晚俾我屌,不過返工放工好辛苦喎,而且,我點樣同女朋友交代?偶爾去玩下就無傷大雅既,長住就真係要考慮下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