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日都有話上得山多終遇虎,一次又一次咁揮霍女朋友放係我身上既信任,其實,出事都係遲早既事。不過咁,只要做好危機管理,咁你出事既程度係可以大大咁降低既。係呢段日子期間,我女朋友對我既懷疑亦都逐漸升級,由本身好放心咁大安旨意,到有幾次我俾佢周到我出去玩或者出左街冇同佢講之後,就開始間唔中會查下我行蹤。
 
你話煩唔煩?梗係煩啦。但有時又係另一種樂趣黎,果種心理博奕如果你贏左個成功感都幾大。不過,要贏又真係唔係咁容易。唔知大家有冇睇過《大丈夫》?就好似曾志偉同毛舜筠咁,兩個人又要鬥智鬥力,但心入面其實都有留條路俾大家咁樣相愛相殺,好似電影入面話齋,宜家上半場完啦,曼聯同阿仙奴打成一比一平手,要睇下下半場有冇改變戰局啦。
 
漸漸地,我開始會一個人收工去happy hour,再整支shisha,諗下以前既the good old days,𥄫下附近既女,又諗下下一步棋應該點行先至可以偷跳成功。有時啲兄弟得閒都會黎join我,變成men’s talk咁。有一次,我同個兄弟兩個人係度傾計果陣,佢問左我一個問題,「你係咪甘心以後就咁俾條女困住先?」。呢個問題我再諗深啲,好似同我心入面既答案有啲出入。我一路以為我係為左條女改變左我原先既生活模式,其實已經等如係甘心改變,但原來果種偷玩既感覺一直都揮之不去,我只係屬於肯讓步?我都唔知。
 
係呢個時候,兄弟都冇再追問,一啖酒精落肚,白煙呼出,眼前既係未來既迷霧?定係以往迷離既生活呢?有啲沉重既話題,都係轉一轉啦,講返以前係台灣旅行既笑料,兄弟問我
 
「仲有冇同果個港女聯絡下感情呀?」
 




「你指Flora?」
 
「我點記得姐,扑左人果個係你又唔係我」
 
「屌,我都話唔記得有定冇囉……」
 
「咁咪清醒時再屌返佢一鑊囉,填補返個記憶缺失嘛屌」
 
兄弟之間就係會講呢啲鳩野,但諗一諗,又好似未嚐不可喎。其實返到香港之後,我同Flora好快就冇再聯絡,我又唔缺女,心高氣傲下就唔想理佢。但多年行走江湖既經歷早已練就出我膽大心細面皮厚既性格,我影低左面前兩杯生啤同支Shisha,直接send俾Flora。
「???」




 
「唔記得我啦?」
 
「突然搵我,好奇你有咩指教姐」……呢條死港女真係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咁繞口摻手
 
「飲飲下野突然諗起你嘛」
 
「哦,所以呢?」
 
「所以想睇下你幾時有時間我地聚一聚咁啦」




 
「Where r u now?」
 
「Prat Avenue」
 
「你仲有排飲?」
 
「可能啦,做咩?」
 
「你係邊間Bar?」
 
「La Luna」
 
「一陣有心情咪過黎見一見」
 




「Ohhh. See you soon then」
 
同呢條女,真係永遠都估唔到發生咩事……
 
「喂,言仔,做乜陰陰咀係度笑呀?」
 
「佢每天也自己笑,就算下雨天也自己笑」
 
「你家下黃色衫?」
 
「屌你,Ching sick ball」
 
「笑乜春呀咁你」
 
「我啱先諗住撩下Flora,點撚知佢問返我係邊,我話係寶勒巷la Luna啦,佢話一陣如果有時間就過黎喎」




 
「Wor……得米啦言哥,買左套未?」
 
「鬼佢阿媽佢生個仔咁正……屌正經,呢啲女你真係估佢唔到,過唔過黎都未知之數啦,可能都係9up姐,咁耐冇聯絡過,你知啦,有啲女人真係好撚串同好撚煩架」
 
「你經驗多你點話點好囉,咁後數啦,我返去交人」
 
「屌啦,都話佢未必黎,掉低我孤兒仔係度?」
 
「施主,記得戴套,唔係你就真係生個孤兒仔出黎呀,返去包膠please」
 
「屌你個烏鴉咀呀,躝啦,再約呀」
 
「Bye」
 




點解男人鍾意Men’s talk,就係夠放鬆,可以乜都講,我自問對住另一半真係做唔到,如果我同佢講話我屌過一百幾十個閪,你唔介意架可,我諗第二日我上頭條都得。你問我Flora會唔會黎,我有少少覺得佢想玩下我,但更大既直覺係佢會黎,只係我冇諗過咁快姐,兄弟走左一分鐘佢就到啦。
 
「Hey?」
 
「喂,你咁快到既喂,心急豬喎」
 
「咁啱係K11姐,你好彩」
 
「我都覺,坐低叫野飲先啦」
 
而Flora作為一個率直既死港女,寒暄兩句之後就問左我一個幾難答既問題
 
「做乜自己一個係度Happy hour,你條女呢?」
 
我應該講真話定假話好呢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