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個人很害怕改變.

所以由中學開始,我就沒有更換過髮型師.你也知道,髮型這個概念有時真的比畢加索還要抽象,即使你費盡心力去形容,他剪出來的仍可跟你心目中的形象完全沾不上邊.既然找到一個合意的,就不想再轉了.不經不覺就這樣"幫襯"他有七,八年,由學生價五十元到現在的百四元,我對這髮型師的專一程度可能比我對女朋友還要高.

今天剪髮跟他談起,原來他很早就輟學,去了旺角賣波鞋,後來朋友問他何不學一技傍身,便介紹了他入行,從此他便愛上這門手藝.為了爭取時間練習,他學師頭兩年竟從沒放假.每天回到髮廊對著個假頭鑽研技術.我心想,兩年?!我每個禮拜放不足兩日都已把老闆的家人全罵進去了.究竟要如何熱愛一份工作,才可以像他無間斷地上班兩年,卻毫無怨言?

我時常問自己,工作的目的是什麼?

工作是為了生活,相信這是大部份人的答案.要工作才有生活,我個人認為這個說法很消極,因為人不能沒有生活,由此推論,工作就是無法避免.沒有了選擇的自由,痛苦自是理所當然.與髮型師的對話提醒了我,成功把工作變成生活的一種樂趣.上班就等同假期的娛樂,兩者根本無需再分你我.你可能會說:"鬼唔知呀媽係女人,比我搵到份有興趣既工先得嫁?"其實,何不大膽從自己本身的興趣入手?喜歡攝影,何不嘗試當上攝影師?熱愛畫畫,何不當上畫家?



因為你的興趣不夠賺錢?曾經,我也認為做剪頭髮不會有多出息.今天,當我仍在抱怨自己那份寫字樓文職工作時,鏡前的這位髮型師,已從昔日我初光顧的黃毛小子,變成合資經營的髮型屋老闆,他今年只有廿七歲.

現在的他也一如當初做學徒般.沒有什麼假期,畢竟當上老闆,事事也要親力親為,但我從鏡內看著我們二人的倒影,驚覺沒有假期的他,比我更快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