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她,一個孤傲的No1.女殺手,人稱king,被父母販賣給殺手集團,從此不再相信所謂的愛,對人生不抱有任何期望,以成為第一殺手為目標而活,直到任務發生意外…… 他,一心想統一三界,不惜一切將她召喚到特地為她準備的容器,原一切只不過是場交易,卻在傷害她使她離開後,才發現他的愛已無法自拔



2050年,世界販賣人口情況逐漸嚴重, 許多年幼的孩童甚至被殺手組織帶回基地培養成為職業殺手。
「思語,老大這次也太下重本了吧!竟將你這排行世界第一,人稱KING的王牌殺手派出,真搞不懂他老人家在想啥!」黎筱涵叨嘮著。
「主人的用意不是我們能揣測的,閉上嘴去執行你的任務。」顏思語厲聲道。
「思語,我們從小就一起長大,難道就一定要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嗎?」黎筱涵低聲抱怨,轉身離去
顏思語聞言,抬頭望了望繁星點綴的夜空,殺手本就無情。
冰冷…?
待在組織裡那段非人生活,早將她對生命的熱忱給逐一磨去。
王牌殺手?
將自己變強是她給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顏思語摸著自己的面頰,不禁自嘲,什麼時候自己也變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不久,黎筱涵回到顏思語身旁。
「炸彈都埋好了?」
「我做事妳放心!現在去會會蘇承宏那老頭吧!」黎筱涵嘴角淺淺一笑。
顏思語微微頷首,兩人便直闖蘇氏企業辦公大樓的董事長室。
「思語,妳確定蘇承宏還在樓裡嗎?」黎筱涵看著沒有開燈的董事長辦公室,一臉疑惑。
「主人給的消息是這樣沒錯!」顏思語微不可見的皺了眉頭,沒有開燈的房間,只能藉著月光依稀的看清楚一些擺設,沒有被關嚴的窗戶吹進來……等等,堂堂董事長的辦公室沒人時,門窗怎麼可能沒鎖上。「筱涵,當心!他就在附近。」
黎筱涵正要問”為什麼”時,遠處傳來鼓掌聲,張望過去,鼓掌的不是別人,正是她們欲尋找的蘇承宏。
「不錯,挺敏銳的!可惜留不得。」蘇承宏一臉惋惜道。「是說,在殺手界名單裡沒看過妳。」忽然他像是想到什麼一般,抬起頭,又垂下頭低聲呢喃「不可能!」
「不可能什麼?」黎筱涵憤怒問道,第一次有人敢無視她的存在,好歹殺手榜上她排第二。
「妳究竟是誰?」蘇承宏看著顏思語問道。


「掏光耳屎給本小姐聽好了,本小姐就是殺手榜上排行第二的黎……」話未說完,她便發現蘇承宏問的是顏思語。
「顏思語。我今天是來要你的命。」顏思語話裡不帶一絲溫度。
「顏思語?妳是什麼身分?怎麼會跟殺手榜上第二的黎筱涵在一起。」蘇承宏不願承認自己心中的猜測,傳聞殺手排行榜第一的King是個長相醜陋的女子,而且又是誰請動King來殺自己的?
「白癡!連殺手榜第一的King都不認識!」黎筱涵笑道。
「King不是一個醜陋的女子嗎?」蘇承宏自知今日必逃不過一死,索性提出疑問順便拖延時間讓他派出的人能將他交代的事辦妥。
「……」在組織一向以自制力極佳出名的顏思語第一次有了想將刺殺目標暴打一頓的衝動。
「你...別在思語面前提到這事。那是任務需求。」黎筱涵在心底為蘇承宏默哀,顏思語可是最痛恨別人在她面前提到這事,上次提到這事的人的死狀已經慘到不能再慘了。
「今日看到我後,你覺得呢?」顏思語掐住蘇承宏的脖子冷笑問道。
方才遠看他只覺得顏思語不醜,現在拉近距離一看,竟有一絲失神。眼前的女子,冰肌藏玉骨,柳眉如黛,杏眼明淨清澈,傾國傾城之姿,若有人說她醜便是瞎了眼。此刻,蘇承宏全然忘了有隻柔若無骨的手正掐著自己的脖子。
「筱涵,殺了吧!看了就厭煩。」顏思語放下手轉身便離開。


這句話頓時讓蘇承宏清醒不少,「殺了我?呵呵,我死能有兩個美女殺手陪葬,不枉此生!」
「你什麼意思?」顏思語停下離開的腳步問道,語氣冷的蘇承宏背脊直發涼。
既然是將死之人,蘇承宏便豁出去了,「從妳們踏進這棟樓的那刻起,我變命人將所有出入口封住,妳們設下的炸彈將會害了你們自己。哈哈!」
「在那之前我會讓你死到不能再死。」顏思語冷笑,舉起手槍便朝蘇承宏狂開數十槍。一旁的黎筱涵看得目瞪口呆。
「筱涵!頂樓我有停放一架直升機,你快離開吧!」顏思語淡笑催促著黎筱涵。
「思語妳呢?」
「我厭倦這種生活了,死於此地也許是種解脫。還有...這次的行動肯定是個陷阱,記得告知主人,快走!」顏思語將黎筱涵給推上樓梯。
「思語,我不會辜負妳的請託。」黎筱涵含淚奔上頂樓離開了。
「轟。」就在計時炸彈回歸至00:00當口,靜夜下突然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大響。直升機上,黎筱涵含淚望著蘇氏企業辦公大樓騰空而出的火苗,張牙舞爪的撕開濃重的夜色,綻放出火紅瑰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