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這張照片內的貓有問題嗎?」突發記者劍青拿出手機,把一張從特別渠道得來的照片向小鳳展示。
 「肯定有問題啦!你看這隻貓雙眼的眼神幾咁凌厲,普通的貓怎會有這麼兇恨的眼神。你這張照片從什麼地方得來的?」
 小鳳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他日間的正職是一間中環大律師行的見習律師,晚間是一個兼職幫人捉鬼的道場弟子。劍青在一次採訪中認識了小鳳,得知小鳳有一雙『法眼』,如果有人被鬼上身,他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不過,透過照片都可以看出端倪,還是頭一次。
 「是一個發生了兇案的單位得來,我有個警察朋友負責這件個案,他在現場見過這隻貓,見到牠的時候,全身毛髮豎起,直覺上感到很不安。」劍青嗑了一啖咖啡,再緩緩道出這張相的來歷。
「受害人是一個六十多歲的婆婆,行兇者是她自己的女兒,女兒事後在醫院聲稱自己受到一個聲音控制才會殺死自己的媽媽,現在她被控謀殺,不過我估計最後她會被判作精神失常下誤殺,餘生都會在青山精神病院渡過。」劍青右手拿着湯匙不停地攪動杯裡面的咖啡,這是他的一個小動作,但凡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他就會做出這個小動作。
「是上星期五發生的那一件案件嗎?」小鳳再仔細看着照片內的細節位。
「嗯,你都有留意這宗新聞,死者叫七婆,她死前曾多次打電話報案話自己的女兒被鬼上身…」
「不是鬼!是妖,這隻貓渾身都散發着一股邪氣,是一隻有很高道行的貓妖。」小鳳把手機中的照片用兩根手指放大,然後指着照片中圍繞着黑貓的位置,「你看這個地方是不是比其他地方略為暗了少許?」
劍青手機中的照片是在出事現場拍攝得來的,相片中,女兒抱着一隻黑貓安坐在沙發上,但是相片中的她明顯地雙眼無神,面容憔悴,反而黑貓雙眼散發着一股攝人的目光,看過照片的人都會感到牠才是主人。
「是暗了少許,那代表什麼問題?」




「這是妖氣,一般人無法察覺得到,但是妖氣強到可以令附近的光都產生偏差,我都是第一次見,簡直匪而所思。」
「其實我之前都有留意過,這張相是翻拍現場的一張8R大相,起初我以為是拍攝上出了問題,不過問過負責拍照的伙計,他說在現場拍照的時候沒有發現有問題,應該是照片本身已經有這個黑暈。」劍青始終是一個資深的突發記者,對於拍攝照片他是十分有心得。
「我以前都看過不少所謂的靈異照片,十居其九都是揑做出來的,但我好肯定這張照片的真確性,給我這張照片的人是我一個剛入行做差人的世侄,他這個人十分老實,正是那種擔屎都唔偷食的好人。」
「能夠控制人的思想,甚至控制她去殺人,這隻貓妖的法力十分高強,你知道牠的下落嗎?」小鳳在好奇心和正義感的驅使下,都想會一會這隻法力高強的貓妖。
「你有信心可以對付這隻貓妖嗎?如果沒有信心的話,就當作沒有看過這張相吧!」劍青反問這一句,是因為他知道小鳳年少氣盛,使用激將法對他來說最為湊效。
「就我自己一個當然不可能,不過…要是加上我老爸和老媽,還有先師給予的法力,應該還有能力跟牠一鬥,放任這隻害人的妖怪不理,我想先師都會看不起我!」小鳳口中的先師,是他的家族道場中供奉的呂祖先師。
「好!我就是要等你這句話,我可以安排你們見到這隻黑貓,但有一個條件,就是我要將整個過程拍攝下來,這必定是一件十分轟動的新聞。」劍青臉上興奮的表情已經表露無遺。
「老規距,你知道這個輪不到我們拿主意,首先要得先師同意才可以進行。」小鳳跟劍青相識的日子並非很長,但已經很清楚他這個人的性格,劍青是那種無寶不落的人,不過本性不壞,只是為人比較急功近利。

「就這樣辦吧!今天正好是壇期,我現在就跟你回道場,然後問明先師是否淮許。」劍青不等小鳳應承與否,已經舉手叫待應結賑。




「連今天是壇期你都記得,你果然是早有準備,你這個人做什麼都是說做就做!」小鳳搖搖頭表示無奈。
「不要這樣嘛!大家都是老朋友,你知我的性格,遇到這樣難得的故事,我怎會放過。」劍青放下一張百圓紙幣,拉着小鳳匆匆地離開了餐廳。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