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回,May姨看見發叔手中Ipad的圖片,竟發現三年前畫的一幅素描中,記錄了一個相同的記號。
 「我們跟這隻妖精果然有緣,上趟給她走甩了,今趟一定不可以放過她!」發叔把May姨手上新畫的素描拍照存檔。
 「那麼…我身上這個記號…怎麼辦?」
劍青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實際上,他只見過這隻黑貓一次,連踫也沒有踫牠一下,從沒想過這隻貓妖已經在他身上落法。
「糊…糊…」師弟狗又再向劍青發出那些低頻的吠聲。
「吓…師弟牠又想跟我說什麼?」劍青已成驚弓之鳥,師弟的吠聲就像是催命符。
「嘿…師弟話,你份人這麼細膽,就不要去招惹那些妖邪,自作自受呀!」May 姨輕拍着劍青的膊頭,似是安慰亦似是忠告。
發叔燃點了一道紙符,在劍青的頭上轉了幾圈,口中唸唸有詞,然後把一樽供奉過恩師的清水,要劍青一口氣喝下,這是他們最常做的一種除障法事,目的是把事主身上一些負能量帶走,當然包括了那些由妖邪留下的記號。
驚魂未定的劍青終於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決定把整件事和盤托出,那張照片是他一個當差的姪兒在一個兇案現場拍的照片,事後他姪兒把照片放回電腦看的時候,才發現竟是一張靈異照片。加上姪兒向他透露在案發現場踫上了靈異事件,令他對這宗弒母案件益發感到興趣。
「我知道的就只有這麼多,至於這隻黑貓的下落…」劍青欲言又止。




「怎麼樣,你還想跟我討價還價?」小鳳微笑着。
「我真的很需要這宗新聞,讀者最喜歡就是這類帶有靈異色彩的真人真事報導,你懂的?」劍青的語氣已帶點哀求。
「剛才老媽已幫你稟明先師,先師說可以讓你跟我們一起行動,不過…」小鳳咀角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