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擒先縱」先師給May姨的乩文就只有這四個字,實在令May姨有點摸不着頭腦。而先師今趟要他們帶到阿紫家中使用的法具亦有點奇怪,當中有四塊手掌般大小的磁石、九個黃色布袋,斬妖桃木劍兩把,一長一短、施過法的令旗四支、上面分別寫有天、地、玄、黃四個字,還有最特別的一樣是一個紅豆砵仔糕,這個砵仔糕在出發前要先在先師的畫像前供奉七七四十九個小時。
 
當May姨她們每一次出外執行驅邪捉鬼的任務前,先師都會先提醒她們要帶備所使用的法器和道具,而每一次帶去的法器和道具都必定派上用場,但以今次所使用的道具最為特別。

「欲擒先縱!究竟先師想給我們什麼指示呢?」小鳳把法器逐一放進手拉箱內,對於今次的任務,他是充滿期待的,但是這四個字卻令他有點耿耿於懷。

「不用想太多,先師派得我們去,他一定會有所安排,擔心太多也沒有用。」話雖如此,但May姨內心也不是全無掛慮,況且貓妖曾經在她手底下溜走過一次。

「為何會有九個布袋?我們一行五人,再加上阿紫她們一家三口,都是只有八個人,第九個布袋是給誰的?」發叔把先師加持過的靈符逐一放進九個布袋內。





May姨和小鳳兩人相視一笑,「今次我們多了一個隨行的家丁嘛!」

「家丁?」

「叮…噹!」門鐘響起,發叔放下手中的布袋,走過去應門。

「唏!發叔!」隨着大門打開,滿臉笑容的劍青迎面走進來。

發叔恍然大悟,「哦!原來你就是那個家丁!」





「家丁?什麼家丁!」劍青丈八金剛,對發叔的說話完全摸不着頭腦。

出發前,發叔將其中一個布袋交給劍青,「由現在開始,這個布袋比你的生命更重要,戴着它,就算上廁所也不可以除下來!」

劍青戰戰兢兢地戴上黃色布袋,「發叔,這個布袋是有什麼用途?」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