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青走進洗手間,當他脫下褲子的同時,才想起這個黃色的布袋實在有點礙事。

「就只是一會兒,相信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劍青在洗手間內自言自語,同時除下一直掛在身上的黃布袋。
就在他把布袋掛在牆上掛鈎的時候,他感到一陣寒風由馬桶下面吹上來…

在掛好四支令旗之後,小鳳和兩位師姐亦已經在全屋的窗門和門口分別貼上先師加持過的紙符。發叔和May姨則分別將兩把桃木劍掛在大門口和對着大門口的一個窗口上面。長的那一把掛在大門口,短的那一把則掛在窗口上。

「這兩把劍有什麼用途?」劍青好奇地問。

「每一間屋都會有生門和死門,這間屋的大門口是生門,靈氣會由這裡湧入,窗口那邊是死門,靈氣會由那裡走出去,靈体基本上都是由生門入,死門走,現在這兩處地方都由先師的桃木劍把守著,貓妖要是從這裡走進來,桃木劍就會先削去牠的妖力,同樣地要是牠想從死門逃出去,情況亦會一樣。」發叔給劍青解釋的同時,用朱砂筆在桃木劍的劍尖上點了一個紅點。





「師兄,我剛才在屋內走了一圈,隱約感到有一股很細微的妖氣,我估計貓妖仍然隱藏在屋內的某個位置,只是她刻意將妖氣隱藏着,不讓我們察覺。」

May姨坐在沙發上雙目緊閉,集中意志力去感受屋內每一個位置的氣場改變,其他人都立即安靜下來,以免打擾她的觀察。

「砵…」這一聲屁響打破了屋內的沉默。

「不好意思…今早可能吃了些不潔的東西,現在有點絞肚痛。」劍青面紅耳熱地走向洗手間,其他人都只好用手掩着鼻子,一臉無奈。

「在這裡跟牠耗廢時間,也不是辦法,我看還是用老方法!由我元神出竅去找土地公公談一談吧!」May姨實在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所以才作出這個大膽的提議。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