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操控影子的力量,強大但危險。 魯莽使用的話,輕則迷失自我,再無知覺,重則被影吞噬,永不超生。 你,有那種勇氣接觸嗎?



某日盛夏,深夜。
「還很熱呢。」
在一條街上,一名穿著熱褲小背心,正值十七歲的少女正在走著,手中亦不忘拿著十分流行的迷你電風扇,拼命地向自己身上吹,希望獲得那僅有的一絲涼快。
正在郁悶為什麼街上的人影如此稀薄,少女看一看錶,驚訝地發現已經是這種時候了。
打算打開手機告訴家人自己已在歸家路途上,但手機卻不爭氣的在短信正要送出的時候斷電了。
「沒辦法了,唯有抄捷徑吧。」
少女轉向了右手邊一條陰暗的小巷。
自從少女一家搬到來這一帶後,這條小巷她走了不下數百次,原因是如要走大路回家就必須橫過一條繁華的馬路,而白天的汽車數量實在太多,往往要在馬路旁乾等,所以時間緊迫的時候就必須抄小巷,這已經是當地居民的常識。

走進小巷深處,儘管沒有街燈照明,卻無阻少女邁步前行,她已經記熟了這條小巷的地勢,很難有什麼出錯。


唯獨藏於陰暗角的那一位滿身酒臭的男人不是這麼想。
只見他攝手攝腳的緊跟在後,抓盡時機向前一撲,一隻大手就捂住了少女的嘴,另一隻手套牢了少女的腰。
少女嘗試掙扎,但又那有可能掙脫到一個成年男人的熊抱呢?
正當男人五指成爪,打算享用是晚的獵物時,

怪事發生了。

月從雲中露出了面,光投影到男子身上,影子在地上漸漸拉長。
而當少女仍在嘗試嚎哭反抗之際,男子的手突然脫了力,面上盡是驚恐的表情。
「不要,不要...我不要!呀呀呀呀呀呀!」


少女乘機逃脫掌控,小跑開兩步,回頭一看 --- 她後悔了。

她看到的情形實在太難以置信,說令人瘋狂都不為過。

男子從腳到頭溶掉了。或者比較正確點說,男子的影子把他「吃」了。
最後什麼也沒留下。

? ****************************** ?

「活該。竟敢對遙出手,死不足惜。」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