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困局
 
「六十年前嗎………」當麗絲提起六十年前的時候,彼得一下子失去了剛才的那種高高在上,抑或是魔力充沛得都滿溢了出來的感覺。
 
他嘆了一口氣,再道︰「六十年前………哈哈………我還只是一個乳臭未乾十來歲剛出道的魔法師罷了。能夠讓天堂之罪破格取錄我已經很開心了…………」
 
「我說,麻煩你不要緬懷過去了。我們現在工作中,你可不可以快點說被襲的事?」麗絲沒有用剛才那麼強硬的用語,但是她的語氣依舊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
 
不是要去評論彼得的為人,只是好歹人家也是一個聯會的會長,麗絲理應給他一些尊重。
 
「………對不起,彼得會長………」維倫尼嘉像是要幫麗絲收拾爛攤子一樣,依舊不斷向彼得道歉。


 
「不要緊。」彼得揮了揮手說是不打緊,「反正安爾那小子就是會教出這麼樣的魔法師。」
 
沒錯,彼得依舊得勢不饒人的說著安爾壞話,「你們三個要知道你們所接下的工作可是因我而起,要我透露些什麼可是難過摘下天上的月亮啊。哈哈哈哈…………你們回去吧………哈哈哈哈………」
 
「你……………」麗絲終於忍不住用雙手大力的拍了彼得的桌子,「你不要得寸進尺!你不要以為不說給我們聽,我們就完成不了這份工作。你這他媽的會長滾回你娘……………」
 
麗絲叫罵的聲音在彼得的辦公室裡愈漸細聲。而在天堂之罪總部的大門外,一個巨大的魔法陣出現了,而維倫尼嘉艾克瑞和仍在指著大門方向叫罵的麗絲站在魔法陣上。
 
「這貨最喜歡就是在自己與人家說不過去時便用魔法送走他人………」麗絲不憤的說著,「為什麼會這樣的?唉……到頭來只是彼得會長捉弄我們………」維倫尼嘉失望的向著地下說著。


 
沒錯,由在辦公室起,到現在為止,艾克瑞一句話也沒有說過。
 
一,他實在找不到一個位置能夠讓他可以插句說話。二,他沒有能耐阻止在找狂狀態的麗絲。三,他仍然思索每一件發生在他身上,抑或是同伴身上之間的關聯性。
 
艾克瑞………?你怎麼看?」麗絲嘗試把艾克瑞拉回現實,讓他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畢竟他們三人現在同屬一個小隊。
 
「嗯……反正現在我們沒有任何頭緒,我們先從古玩店這件事開始吧。」艾克瑞像是回應著麗絲,但卻是以喃喃自語的聲線說著。
 
「古玩店?我們不是說很危險而選擇放棄嗎?更何況………」維倫尼嘉擔心的說道。「我不是說要去古玩店,而是要找古玩店的老闆出來問個明白。」艾克瑞堅決的說。


 
維倫尼嘉因為他強硬的態度便沒有再多說些什麼。
 
「嗯……好吧。我們先找出古玩店的老闆吧。我們一起找的話很浪費時間,咱們三個分頭去找吧。找到那個人後便聯絡大家吧。」麗絲一邊說著,一邊翻弄著她袋子,找出三個像是綠豆物體的東西,「你們每人拿著一粒通訊豆,把它放進耳朵裡,便能夠與你想通話的人聯絡。」
 
「這麼好的東西不一早拿出給我們。」艾克瑞嘀咕著。「不要小看這粒通訊豆,它會吸取宿主的魔力,用得愈長時間的話,吸取的魔力會愈大份,所以它是幾何級數的吸取宿主。更何況,這粒豆的效力只有三小時。」麗絲道。
 
「宿主?」
 
「沒錯,正確來說,這粒豆是寄生在我們的身體裡。不要多說了,三小時內沒有任何收獲的話,便到剛剛天堂之罪附近的一間旅館等吧。」麗絲吩咐維倫尼嘉艾克瑞
 
他們三人往著不同方向的地方前進。艾克瑞回到剛才天堂之罪的那條大街 - 米然大街,亦是瑪乍爾古玩店的所在地,嘗試在現場中找出什麼端倪。
 
維倫尼嘉則到了阿里亥市的郊區找奧卡米婆婆。
 


麗絲前往阿里亥市巴沙巴馬沙馬大馬路,那兒有魔法局分局,麗絲便可以查詢六十年前的天堂之罪遇襲的事件。一般來說,魔法局是會存有有關魔法的重大事件的檔案,只是一定沒有當事人知得那麼清楚罷了。
 
艾克瑞不用五分鐘便回到天堂之罪的總部,「你媽的!我們不要靠你們都一定可以找到什麼線索的!」艾克瑞憤怒地向著大門說道。從旁人的眼中,艾克瑞現在與一個瘋癲的人無異。
 
艾克瑞很快地便走到了古玩店的外面。古玩店早已被魔法兵設立的結界包圍著,這也是理所當然吧,在遇襲地點魔法局又怎會掉以輕心呢?
 
只是道高一丈,魔高一尺。
 
還記得艾克瑞涎龍市的時候買了些什麼?不,是得到了些什麼?
 
沒錯,他得到了數種禁藥,其中一種便是蛇尾朮。蛇尾朮是以眼鏡王蛇蛇皮作藥引的藥物。眼鏡王蛇對於魔法師來說是天敵,其毒是無物能比。牠們的毒液能夠輕易無效化不少的魔法,亦因如此,封印魔法師才不斷研製、創造更加強的封印魔法。
 
至於魔法兵所設下的結界只是約中中級別的封印魔法罷了,根據艾克瑞的推斷,只需要數片蛇尾朮便能夠輕易化解這個結界。
 
他鬼鬼祟祟走到古玩店的後門,那兒位於米然七號巷,並非位於大街之上,人煙稀少得多。


 
然後,艾克瑞把瓶中的其中三塊蛇尾朮放到門把手上,唸唸有詞︰「萬花盛開•夾竹桃之舞」。只見距離後門數厘米的地上出現七八個翠綠色魔法陣,一定數量的夾竹桃便冒了出來,往門把的方向生長。
 
艾克瑞把手一揮,夾竹桃植物以旋轉的方式直搗那三片蛇尾朮。常理來說,門把和蛇尾朮應該被高速轉動中的夾竹桃破壞。然而,當夾竹桃觸碰到蛇尾朮的時候,蛇尾朮像是一個黑洞一樣吞噬了足足八棵夾竹桃。不出一秒之後,本來包住後門的結界像是被腐蝕了一樣出現一個足夠讓三至四個人通過的空間。
 
由於結界的緣故,夾竹桃是沒有可能破壞到後門。故此,必須要使用魔法去激發蛇尾朮的藥性。由於結界和蛇尾朮間沒有直接的衝突,故蛇尾朮沒有被激發起藥性。相反,夾竹桃於旋轉之際,散發出大量含有魔力的毒粉,便觸發到蛇尾朮的藥性,迅速無效化了夾竹桃以及部份的結界。
 
太順利了!這是艾克瑞現時心中所想的事情。
 
他打開了後門然後進入瑪乍爾古玩店,一個早以被人摧殘至面目全非的「古玩店」。
 
裡面的情況與砂利莎莉花圃差不多,只是地上的都是一些花瓶、陶瓷、青銅器具的碎片,一片狼藉。
 
艾克瑞打開了位於後門旁的燈的開關,但他沒有全部打開,以免驚動米然大街的人和魔法兵。
 


試想想,當一個人在米然大街行走的時候,忽然間看見早已被封的古玩店亮起燈來,整件事是多麼詭異。
 
艾克瑞在有限的燈源下慢慢搜索。
 
另一邊廂,麗絲亦到達了位於巴沙巴馬沙馬大馬路的魔法局分局。她利用局內的瞬移裝置,到達了局內的四樓 - 民用資料檔案室。
 
民用資料檔案室,從這個名字便可得知能夠獲得的資料一定不會多,魔法局不會那麼笨將最機密的資料公諸於世,令普通居民得知當時發生的每一件事件的來龍去脈。
 
魔法局只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管治威信,聲稱對外公佈資訊,提高透明度,設置民用資料檔案室罷了。
 
不過,得到一些資料總比沒有得到任何東西還要好。
 
麗絲順著以時間順序排列的書架,走到了存放六十年前資料的書架。她一邊掃著書架上的資料夾,一邊金睛火眼地盯著資料夾的名字。
 
「大馬路連環搶劫………」


「親衛兵遇襲………」
「新任駐阿里亥市魔法局分局局長………」
米然家族失竊案………」
「駐阿里亥市魔法兵總隊長殉職………」
 
「咦,米然家族失竊案?」麗絲自言自語,拿出了「米然家族失竊案」的資料夾,然後繼續尋找天堂之罪遇襲事件。
 
阿里亥市市長槍傷事故………」
天堂之罪遇襲案………」
 
「找到你了!真順利!」麗絲拿出了「天堂之罪遇襲案」的資料夾,疊上另一隻手拿著的「米然家族失竊案」的資料夾,走到附近的閱讀區細閱分析。
 
維倫尼嘉乘坐馬車,很快便到達奧卡米之前給他們的地址了。
 
下車的時候,維倫尼嘉只見附近並沒有其他屋子,便很快斷定眼前的唯一一所屋子就是奧卡米和她兒子的住所了。
 
她敲了三下石屋外的大門。等了一會兒,便有人開門了。開門的人是一名昂藏七尺一頭金色的短髮的青年。
 
「妳好,有什麼可以幫到妳嗎?」
 
「嗯………你好,我是維倫尼嘉。請問這兒是奧卡米婆婆的住所嗎?」
 
「是啊,我是她兒子 - 科比•米然。她剛剛睡了,說是賣了整天東西很累。妳找她有事嗎?」
 
「對啊。很緊急的。」
 
「那麼妳先進來吧。我在準備晚餐,她睡一會兒便會醒了。」
 
「謝謝你!」
 
一輪對話後,維倫尼嘉便進入了奧米卡婆婆和科比的住所。石屋內的環境樸素得來不失雅典,不愧是昔日的名門望族。維倫尼嘉內心很高興的,為此行那麼順利而滿足,希望一會兒奧卡米婆婆能夠給些有用的資料吧。
 
咦?艾克瑞維倫尼嘉麗絲不是商討過要尋找古玩店老闆的下落嗎?
 
艾克瑞到古玩店查找被破壞的原因;維倫尼嘉奧卡米婆婆住所詢問有關更多羊皮紙和米然家族的資訊;麗絲則去了魔法局分局查找天堂之罪遇襲一案。
 
看來,他們三人彼此都很順賴自己的隊友,都認為他們能夠順利找到老闆的下落。
 
在遙遠的平行世界中,一名名為艾克瑞的男孩在網上玩一個叫LOL的遊戲,他不憤地拍爛了電腦,說︰「沒有神一般的對手,只有豬一樣的隊友!!!!」
 
回到這有魔法的世界吧。
 
艾克瑞閉起雙目,全神貫注地嘗試收斂自己的魔力。
 
然後,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氣。這樣做,他可以把自己的魔力全數釋出,將自己的魔力當作魔力探測器。
 
艾克瑞的魔力以他為中心點向著四方八面散開,就像老鼠一樣到處亂竄。
                                                                                           
艾克瑞的魔力在數秒間已經散佈於整個古玩店的內部裡頭。忽然間,艾克瑞眉頭一皺,心裡暗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然後,他走到古玩店付款處那兒。
 
發生什麼事?
 
一般而言,若魔法師不強行將自己的魔力與其他生物所釋放出來的魔力融合的話,兩者的魔力便會產生排斥作用。
 
但若然像維倫尼嘉羅萊山脈的情況而言,外人強行把自己的魔力施加於維倫尼嘉身上,她身上的魔力便會被迫接受外來的魔力。
 
在古玩店的情況,艾克瑞把自己的魔力釋放出來,讓它們遊走於古玩店內。若然他的魔力遇上其他人遺留下來的魔力時,便會很容易感知得到。
 
艾克瑞感覺到在這兒有使用過魔力的殘餘氣息,俗稱「魔氣」。
 
此時,艾克瑞將魔力盡數收回,以免有事發生的話會被殺個措手不及。他將魔力與通訊豆連接,展開於麗絲維倫尼嘉的對話。
 
「喂,你們的情況如何?我到了古玩店查看,發覺到有點蹊蹺。」
 
「什麼蹊蹺?我仍在魔法局尋找消息。」第一個接上通訊的是麗絲
 
「我發現古玩店裡頭有一股使用過魔法的跡象。」
 
「我不和你們說了。奧卡米婆婆剛剛醒了,待會再找你們吧。」維倫尼嘉強行拒絕艾克瑞麗絲的聲音傳達到她的腦中。當然了,若然通訊者是魔力強大且要強行轉達訊息的話,即使接收者是多麼不情願也會收到訊息,有些人會稱這個過程為「腦強暴行為」。
 
「這件事情既然交由魔法兵接手,便會預期他們在古玩店使用魔法作搜索;更何況,古玩店會被破壞得如斯嚴重,使用魔法也是理所當然。」麗絲說得頭頭是道。
 
「這兩個原因已經可以排除。因為,我推測使用過的魔法是『保險』魔法。」
 
「保險」魔法,顧名思義這個魔法是供給魔法師在遇上危機時使用。然而,保險魔法並非存在於這個大自然。
 
相反,它是人工合成的。保險魔法的意念在十多年前引進至魔法局,魔法局的研發部門積極開發這個魔法的可行性,供給一些高風險的商店或有需要人士使用。
 
最後,經過三至四年的努力後,不同種類的保險魔法誕生,最常見的是異空間收納、價值換取、替代物品等等。
 
由於其人工合成的特質,其散發出來的魔氣會含有較高濃度的雜質,只要是一般的魔法師在細心觀察底下也會發現得到。
 
「魔氣嗎?但是若是這樣的話,魔法兵不會注意不到的。」
 
「沒錯,唯一的解釋是曾經有人在古玩店內使用過保險魔法。」
 
「這樣的話,不代表古玩店的老闆在近期回到過古玩店內嗎?」
 
「對,那麼我們要做的事情都完成了,你們快點回來米然大街吧!」
 
「不,我有事在做。待會兒才見吧。還有兩個小時呢,我們和之前約定一樣,在旅館等吧。」麗絲維倫尼嘉一樣,都強行終止了對話。
 
「………我說你們………其實你們是不是忘記了我們分道揚鑣的目的………」艾克瑞對著空氣說白話。
 
這話真諷刺,明明艾克瑞自己也是誤打誤撞下才得到古玩店老闆的線索。說到底,本來自己是為了查明遇襲事件的真相,還在那兒大言不慚的對著空氣教訓麗絲
 
雖然艾克瑞是證實了老闆在近日出現過古玩店,並啟動過保險魔法,但他卻沒有頭緒到底自己該如何找到老闆。因此,艾克瑞唯有在古玩店繼續尋找有用處的線索。
 
艾克瑞在古玩店較重要的地方,如︰付款處、包裝桌等地位已經仔細地搜索過,但仍然徒勞無功。
 
「很費神啊…………」金睛火眼的找了一個小時多,艾克瑞已經感到頭昏腦脹。他找了一處沒有被古董碎片所佔據的地方,蹲了下來,用手指按太陽穴,試圖驅散那股頭痛帶來的痛楚。
 
霎那間,一陣閃光把艾克瑞都睜不開眼睛。艾克瑞瞇著眼睛,幾經辛苦才把閃光的來源定位,就是從古董碎片中發出的。艾克瑞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發現到一塊和周遭古董碎片不一樣的碎塊,在昏暗的古玩店裡閃爍。
 
不,古玩店此時亦不再昏暗,反之卻是被橙色的光芒所照耀著。
 
艾克瑞想了一想,道︰「現在………是傍晚時分,太陽下山的時分。這兒是向著………西南方………故晚霞的陽光照耀到古玩店。」
 
但是,古玩店明明已經被魔法兵所掛上的窗簾遮蔽,陽光為何會穿過那塊厚得可以壓死人的窗簾呢?
 
忽然間,一個血紅色的魔法陣從那塊碎塊之上冒了出來。
 
「這………這不是………!!!!!」艾克瑞驚訝的大喊了出來,像是怕街道上的人不知道他在被封的古玩店裡頭。
 
艾克瑞話音未落,血紅色的魔法陣呈現出四個數字。
 
「三」
 
「八」
 
「一」
 
「四」
 
「這………這到底是………」
 
然而,艾克瑞沒有太多時間再去思考此事。因為,他已經感覺到有數百名人士向著古玩店奔跑過來。毫無疑問,他們是魔法兵。他們趕過來的時候,人數多的緣故使魔力外泄,艾克瑞輕而易舉便感覺到。
 
逃走嗎?
 
不,他根本沒有時間讓他能夠全身而退離開古玩店。
 
地遁?
 
不,古玩店的地板早已被封印魔法所設立的結界所包圍著,即使是用盡所有蛇尾朮也沒有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無效化封印魔法。
 
他們到了。
 
艾克瑞在古玩店裡聽見外邊的魔法兵在古玩店的大門咏唱咒文,破壞封印魔法的結界。完了,這次完了,艾克瑞心裡頭這樣想著。進入罪案現場是一個很嚴重的罪行,尤其是這件事魔法局是相當重視。
 
「咔嚓~」
 
魔法兵早以咏唱完畢,門鎖亦被解開,他們亦打開了古玩店的大門。
 
「妳是誰?為何在這裡?」
 
一名魔法局分局的職員錯愕的看著在巴沙巴馬沙馬大馬路的魔法局分局四樓民用資料檔案室裡頭的女子。她拿了一疊的六十年前的資料,放在桌面上閱讀。
 
「你……在和我說話嗎?」面對魔法局的人員,麗絲依舊用她那一套老實不客氣的語調反過來質問職員。
 
「當然了。我再問一次,為何妳會在這裡出現?」那名職員的語氣忽然間強硬了起來,可能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會用這種態度向魔法局的人員這樣說話。
 
「這裡不是民用檔案資料室嗎?民用的民就是只我們這些市民啊。」麗絲繼續以她一副不可一世的態度回應著他。
 
「妳………」說話都未說完,那名職員亦已經不見了。
 
「這幫人真奇怪,阻礎我在看這些資料………那個,天堂之罪遇襲的時候正是米然家族遭遇失竊。然後………魔法局公開了襲擊天堂之罪的人是盤鋸於草奈市的墮落聯會幻影軍……但奈何證據不足便不能一次過清除整個幻影軍……」
 
「就是她,給我快點扣押她!!!!!!」剛才的職員轉眼間回到四樓的民用檔案資料室。除了他以外,還有幾個穿著制服的人站在傳送魔法陣上。
 
麗絲看見這樣的情景,不禁驚慌了起來,戰戰兢兢的說︰「你們……在幹什麼?為何霎時間要扣押我?」
 
「廢話少說,妳沒有向地下的職員作通報說要到民用檔案資料室使用文件。我們有權利去懷疑妳是否在隱暪些什麼。」說話的人仍然是那個職員,看來那個職員是位高權重。
 
麗絲想作出反抗之時,她的口早以被白毛巾塞住,令她出不到聲。而自己的雙手亦被鎖拷扣住,想發動魔法亦不能發動,因為鎖拷含有一種名為「礙魔石」,會阻止魔法師運用魔氣的物質。
 
三名士兵後、左、右包圍著麗絲,迫使她走到傳送魔法陣上。
 
臨發動魔法之時,那名職員在她耳邊唸道︰「本來這些小事只需要重新回到地下登記便沒事。只不過呢,妳那不可一世的態度使整件事沒有轉圜餘地。」
 
麗絲憤怒地瞪著那名職員,不斷發出像是怒叫的聲音,但依舊是徙勞無功。
 
「對了,妳進牢之前,容許我先介紹自己,我是凡凱阿里亥市巴沙巴馬沙馬大馬路 魔法局分局副局長。」
 
麗絲被強行送離民用資料檔案室,直達位於地下二十五樓的大牢。
 
「什麼???????????」
 
維倫尼嘉驚訝的望著眼前的奧卡米婆婆和科比•米然,她在一時三刻也不能夠理解和接受他們兩人所說的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