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有人會在洗澡的時候哭泣嗎?活了這些年,也是第一次在花灑底下掉眼淚。



有人會在洗澡的時候哭泣嗎?活了這些年,也是第一次在花灑底下掉眼淚。不是變態般刻意營造煽情的氣氛,而是聽著電話就偷哭了。哭著哭著,感覺竟然奇妙起來﹣﹣扯著喉嚨說話,卻怎也聽不到聲音,我猜就是這種感覺吧。

他們說眼淚是透明的,但你總能看見礙眼的它們﹣﹣literally堆在眼框阻礙視線﹣﹣也能感覺它們的流動、溫度和味道。然後在花灑水從頭頂狠狠的流下臉頰時,眼淚就真的隱形了,幾分鐘後你甚至懷疑自己有沒有哭過。洗完後精神抖擻,望著鏡子裡短暫白皙起來的臉,心情更加奇妙。剛才的悲傷模糊了,花灑水好像沖走了所有好的壞的自己。原來感覺不到眼淚,就不會那麼傷心。如果人的意識裡不知道痛楚是那麼負面的,是不是也不會那麼痛了?想著想著覺得還蠻有趣的。

每一次看完小說,腦子裡就會蹦出這些文皺皺的想法,然後像精神病般自己作自己的旁白,在腦裡唸起一堆書面語來。這樣有時真有點太煽情,但卻讓我不自覺地脫離了現實。竟然就這樣找到了“你不在,當我最需要愛”的時候,除了因為深度怕黑而迫著不洗澡就睡覺以外,可悲的我還可以怎麼做了。

洗澡前讀了村上春樹的書,他寫了說能夠裝在文章這不完全的容器中,只有不完全的回憶、不完全的想法﹣﹣諸如此類的東東。被這句戳中了心坎,也許是我對自己的認知﹣﹣或者說我對身邊所有人事物的感覺﹣﹣太“不完全”了,太矛盾了,所以我才如此渴望寫下有的沒的奇怪的東東,暗暗認為寫的過程又暸解自己多一點,也偷偷奢望著有其他人明白,甚至作同樣的事。霎時間又想起今天看的天蠍座分析:“渴望理解,而不奢求理解;安於孤獨,而又樂於孤獨”。雖然覺得無腦的港女才會認真看待星座分析,但這句又真的正中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