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米米最愛吃巧克力,每天起碼要吃十顆。
 
在她還小的時候,她媽媽為了阻止她吃太多巧克力壞牙齒,便騙她說如果吃太多巧克力,長大後皮膚會變得像巧克力般黑。女孩子嘛,誰不愛美?於是從六歲開始,米米再沒碰過巧克力。
 
直至她十六歲那年。
 
那年暑假,米米得到媽媽的批准,可以和同學們到海灘玩。難得可以脫離爸媽的束縛,那陣子她平均每星期去海灘兩次,赤柱、石澳、淺水灣,到處都有她的足跡。
 
暑假結束,回到校園。在開學那天,米米穿上雪白簇新的校服裙貼在鏡子前,驚覺自己的皮膚竟變黑了這麼多,回到學校更不用說了,整班同學見到她都大為驚訝,「巧克力米」這名字漸漸傳遍整個班級。
 


明明我已很久沒吃巧克力,為甚麼還是逃不過膚色變黑的魔咒?米米當時很懊惱。
 
及至插班生——Hazel的出現,情況才一百八十度逆轉過來。
 
Hazel是一個蓄短髮的運動型女生,甫進校便加入了藍球和田徑校隊。性格爽朗加上打扮型格的她受盡女生歡迎,最重要的是,她跟米米一樣,有一身曬黑了的膚色。
 
「你們不知道嗎?我這叫古銅色,是現時歐美最流行的膚色。不過夏天快要過去了,我看你們是來不及的了,哈哈!」Hazel說得輕描淡寫。
 
從此,再沒有人取笑米米的膚色,大家反而覺得她有先見之明,和Hazel在同一檔次。
 


而Hazel亦和米米特別投緣,兩人成了好姊妹,經常出雙入對儼如孖公仔。
 
「哈哈……你白痴呀你,這樣的爛謊話也相信!」米米把媽媽所說的「巧克力魔咒」告訴Hazel,笑得Hazel人仰馬翻。
 
就這樣,米米這些年來對巧克力的恐懼被Hazel清脆的笑聲打破了。為了修補之前十年與巧克力的破碎關係,米米再次接觸巧克力的時候吃得比誰還要兇,每次不吃一排大的不罷休。
 
十八歲那年的畢業露營活動,米米和Hazel理所當然地睡在同一個帳幕裡。那夜睡覺前,她倆躺著聊天,聊星座、聊將來、聊愛情,甚麼也聊。忽然,Hazel轉過身來,用嘴巴輕輕在米米的兩片軟唇上印了一下。
 
這是米米的初吻。
 


「我喜歡妳很久了,妳喜歡我嗎?」Hazel凝視著米米的雙眼。
 
米米完全不知怎麼應對,兩個臉蛋紅得像喝了幾罐啤酒,心臟跳得快蹦出胸口。
 
空氣靜止了三秒,米米剛想開口的時候——
 
「沒事了,睡吧!」Hazel倒是灑脫,沒強迫米米表態,轉身睡去。
 
第二天起床,Hazel好像忘了昨晚的事一樣,照舊跟米米在打打鬧鬧。
 
 
妳為甚麼不再多問我一次?米米心想。
 
 
然後,十八年過去,米米經歷了初戀、結婚、離婚,人生所有的重要片段裡都有Hazel在旁陪伴著。而Hazel則一直對外宣稱專注發展事業,一直保持著未婚。對於這十八年間Hazel的每一次戀愛、每一個女朋友,米米其實心裡都很在意,時常暗中拿她們跟自己比較。


 
 
這夜,Hazel第八次失戀,米米買了Hazel最喜歡吃的Mud Cake想逗她開心。不料喝了兩杯紅酒,說著說著,米米竟也感懷身世起來,哭得比Hazel還要厲害。看見米米梨花帶雨的樣子,Hazel也就止住眼淚,反過來安慰米米。
 
「傻瓜,別哭了,失戀的可是我耶!」Hazel將米米一擁入懷。
 
畢業露營一夜後,兩人再未有過這般近距離的身體接觸。
 
空氣,在今夜再度靜止了。
 
Hazel以姆指輕輕抹去米米眼角流出的淚,本來哭得幾近抽搐的米米像小孩一樣抬起頭望著Hazel。
 
「我真的喜歡妳很久了。」Hazel輕聲說,時間彷彿回到那一夜。
 
「其實……我……我也……」


 
米米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的嘴已被Hazel的雙唇緊緊封住。
 
淚水的鹹混和了Mud Cake中黑巧克力的微甜和苦澀,再加上瞬間爆發的潛藏感情,那滋味相信世上再高濃度的味之素也望塵莫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