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Mike獨自匿喺間房,翻閱嗰本武功秘笈,並揾第二隻色嘅marker筆,喺上面標註自己定下嘅招式名。

跟手再喺封面叉走左幾隻字,將「邪滅天煞霹靂秘笈」,縮短變為「滅煞秘笈」,咁樣會比較易記。

第四招嘅練成方法並唔太難,先係老漢推車,然後觀音坐蓮,最後就傳教士式,合共三個姿勢。

Mike熱定身,準備開波,殊不知Lulu話今日嚟m,呢幾日都搞唔到。

既然係咁都無辦法,生理上無得交流,Mike諗住同對方傾傾計,口頭上交流下。





結果發現大家原來無嘢好講。

一嚟佢地兩個唔屬於同一個時空,無任何感情連結,二嚟Lulu唔知係咪嚟m唔舒服,唔太願意出聲。

兩個都無乜嘢講,直接就上床訓教。

「咚隆!」

一聲巨響嘈醒左睡熟嘅Mike,隨即地下劇烈咁震動。





喺呢度生活左幾日,周不時都會發生呢啲地震,Mike對此已見怪不怪。

同平時一樣,一大早Lulu就起左身,離開左間房。

等到地震停落嚟,Mike合埋眼再訓過。

「叩叩」

過左一陣,忽然有人敲門。





「唔好意思,我想問你呢度有無風筒呀?」校服妹Vincy入嚟借風筒。

「風筒?我都唔知有無喎,我幫你揾下。」Mike揾下間房有無收埋風筒。

而大家都知,每個男人朝早都會晨勃,Mike家下就扯緊旗。

佢一開始並無察覺,之後先發現Vincy眼甘甘,望住自己下面漲卜卜嘅帳篷。

「Sorry。」Mike覺得自己失儀,立即擰轉身。

Vincy閂埋房門,慢慢行到Mike身邊:「你琴日救左我地,一路我都想揾機會報答你。」

一聽見呢句說話,Mike就知Vincy開左綠燈。

佢擰返轉面,上下掃視Vincy全身。





嗰條校服裙透得嚟好短,幾乎走光見到裙底咁滯,再加上對方應該啱啱洗完頭,頭髮濕濕,顯得分外誘惑。

所謂「色心起,摸大髀」,Mike吞一啖口水,伸隻鹹豬手出去,撫摸Vincy大髀。

啲皮膚白雪雪、滑挘挘,佢一路由外側摸到大髀內側,見對方無反抗,先至摸落裙底嘅神秘地帶。

Vincy則超級主動,伸條脷出嚟舔Mike條頸,又摸入褲浪,出手撚雀。

五指尖尖,盡情挑逗。

「舒唔舒服啊?」Vincy一路捋jer,一路喺耳邊發出誘惑嘅氣聲,「想唔想再舒服啲?」

Mike情慾高漲,急不及待想同Vincy大戰,但在此之前,佢要先搞清一樣嘢:「你係咪讀緊中學…今年幾多歲?」





「哈!我兩年前就中學畢左業架啦,呢件衫係執返嚟著架,你係咪以為我未夠稱?」

Vincy笑一笑回答,跟手就將Mike推倒落床,一嘢扯低佢條褲。

「原來你下面咁大碌架!」Vincy張開小嘴,將肉棒含入口中。

一股暖流隨即覆蓋龜頭,非常之舒服。

「正唔正,爽唔爽啊?」Vincy一邊吹,一邊望實Mike,眼神十分淫賤。

話就話年齡大過十八歲,但其實女方個樣望落只係似十六七歲,外表青春純情,內裡開放淫蕩,構成左一種強烈嘅反差。

Vincy含實成碌賓周,條脷識得用脷尖喺龜頭上不斷、不斷打圈,真係落足心機報答Mike。

含到成條嘢都係口水後,跟住佢就坐上去想un爆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