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搜索?」某年,六大派中,不知那位高人發起聯合行動。「你們以為古人樸實?常說人心不古?古往今來,能有好鳥乎?這是遊艇趴好不好?偏要編個名目。」
    可能,這一次,搞得實在太好玩。老張頭百歲壽辰那年。六派再組一更大的船隊。其他門派不知,不過天鷹派也玩這玩意,今回,遇上了便開打。混戰之際,竟然再遇上南歸的張翠山一家三口。以吾管見,如果老五一家,不急著回武當;而是先去天鷹教見岳父、大舅,他們就唔會死得咁快。真係趕住去投胎也。
    武當山上,人人都以正派自居。這時忽然來了位性格兇殘、手段毒辣、視人命如草芥,沒有一絲同理心。對著她能和顏悅色乎?莫說我老宋做不到,連老張頭也做不到!再者,有自殺傾向的人,最是難救。山上的人,對老五的關懷,甚至可視為「扇風點火」。我們有幸生在現代,如自己、親人有情緒病,決不可諱疾忌醫呦!
    老宋心中有點自責,不是救不了老五,而是在老張頭百歲壽辰前後,發動所有人手,也找不著玄冥二老。小無忌也如原著所述,被抓走。在壽宴時,老張頭救回,已糟了其毒手。
(下刪十萬言)
    雖云,九陽真經,已然到手。小無忌才虛齡九歲。你是武學天才;卻不是如王羲之那樣文學神童呦。九陽真經又不是神足經、太玄經、長生訣、羅漢伏魔神功那樣「不立文字」。即使老張頭師徒嘔心瀝血推敲幾個九陽真經的「方便法門」,也貌似趕不上。老宋心忖,小無忌的內傷,是老張頭、老胡和九陽真經三者合作起來之功,誠缺一不可也。
    某日清晨,老張頭在靜室,替小無忌技拔除寒毒,運功完畢。老宋夫婦到來問安。
    「看來,要帶無忌孩兒,訪尋奇人異士。」老張頭道:「你們先帶他上少室山求醫。順道送還《楞伽經》。」
    「呵呵。既是交還佛經,小師姪又那麼精神。我給你說個佛經故事。」老宋臉色一變,走到床前坐下。原著中,老張頭在漢水,將小無忌賣了給明教;還連消帶打,拐了周芷若。你是老刀把子,這種操作自然OK沒問題。但是,換了是我宋大掌門的話,恐怕你老會親自帶隊將我生劏!「從前,有一寺院年老住持。將寺院交給徒弟,說道:『這本佛經,是本寺代代相傳,現在也一并交給你。』
    那知,年輕和尚剛接過佛經,便隨手丟進火盤,將之燒了取暖。




    『你幹甚麼?』老和尚喝曰。
    『你幹甚麼?』年輕和尚喝回來。」
    「大師伯很“拽”啊!」小無忌未必明白無常、空性。字面上的意義,還能是能理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