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逢


****************

「呀……呀……」,我爭扎着醒過來了,但又係好似發緊夢咁,於是我又再瞓過,始終都係好痛苦,一種形容唔到嘅感覺(可能驚老婆楚瑩唔喺我身邊)。  

良久,我扎醒咗,見到有兩個女仔係我身邊,一個女仔約30歲,就喺咁叫我做老豆,另一個女仔好似15,6歲,就叫我做爺爺,喊打喊殺,叫我唔好有事呀,佢地lei埋一二邊喊,所以唔知我醒咗,但我依然都唔知我發生咗咩嘢事,更加唔知到點解有咗個女同粒孫女(唔通楚瑩比帽我戴🤢),明明我喺2026年嘅人㗎嗎。  

突然間,嗰少女就見到我醒咗,「爺爺,嗚嗚……我好掛住你呀!嗚……。」聲音震哂,哭成淚人。少女同嗰個女人都哭上咗,我個樣就L咗嘴,始終都係唔知發生咩事。「老豆,做咩玩失蹤呀!好好玩呀😡😡?嗚嗚……嗚嗚」,我不明所以,開口問:「呢度係度?你地又係邊個?宜加係咩年咩日子?對唔住,我走啦!」,正要轉身嗰陣,少女話:「呢度係你舊居嚟㗎wor,我係你個孫女,叫余麗華,而佢係我個媽媽,即係你個女叫余紫柔呀。同埋宜家係2060年1月1日呀!」麗華一面傷心一面彈下35F,佢扮到好開心咁,「爺爺呀,我知嫲嫲死咗,你好傷心,但你都要話比我知你去咗搭時空列車去返以前㗎嘛!嗚嗚……」,我黑人問號中,暗忖:「點解我喺2060年㗎?點解我無啦啦喺有個女重有埋孫女?同埋點解麗華會話楚瑩死咗嘅???」  紫柔好似知道我嘅問題,「老豆,老媽子喺2048年因為CK病毒死咗😭😭。」,然後又再失控喊咗出嚟,「咪住,咩話楚瑩真係死咗?咩係CK病毒,同埋宜家係2060年,咁我點返返回2026年??」我疑惑又冷靜地道。  我想起陳奕迅的《幸福摩天輪》😭😭,原本可以和你到老,楚瑩!  







天荒地老流連在摩天輪
在高處凝望世界流動
失落之處仍然會笑著哭
人間的跌盪 默默迎送
當生命似流連在摩天輪
幸福處隨時吻到星空
驚慄之處仍能與你互擁
彷彿遊戲之中 忘掉輕重
追追趕趕 高高低低




驚險的程度叫畏高者昏迷
憑甚麼不怕跌低
多僥倖跟你共同面對 時間流逝
東歪西倒 忽高忽低
心驚與膽戰去建立這親厚關係
沿途就算意外脫軌
多得你 陪我搖曳
天荒地老流連在摩天輪
在高處凝望世界流動
失落之處仍然會笑著哭
人間的跌盪 默默迎送
當生命似流連在摩天輪




幸福處隨時吻到星空
驚慄之處仍能與你互擁
彷彿遊戲之中 忘掉輕重
天荒地老流連在摩天輪
在高處凝望世界流動
失落之處仍然會笑著哭
人間的跌盪 默默迎送
當生命似流連在摩天輪
幸福處隨時吻到星空
驚慄之處仍能與你互擁
彷彿遊戲之中 忘掉輕重
 




  然後,紫柔喺到幫我用佢嗰Apple Watch Series 45 check咗,我嘅時空出入境紀錄,原來只有2048年嘅紀錄,而我2049年甚至2060年都冇返去,即係2048年嘅我去咗2026年冇返過去,同埋因為2045年當時嘅垃圾會有條法律大概係話唔可以有兩個人同樣係同一個時段,「啫係話,2048年嘅我走咗去2026年嗰度,然後原生2026年嘅我彈咗嚟2060年??」,紫柔:「Bingo!所以老豆你喺2048年開始失蹤咗12年,好在時空巡警排查,帶你返咗嚟依到!CK病毒同阿你嗰個19肺炎一樣都係同種,同樣都變成流感。」  跟著,我都唔知我係唔係犯賤嘅問題:「話說你老公,即係我女婿去咗邊度?」,「佢……喺……2048年已……經釘咗😭😭😭,我為咗麗華……,所以我改佢個……姓做余😭😭。」  「Sorry阿女(讀音:neoi6,小弟過鄉下唔同講法,啫係女女),爸爸對你唔你住。」,跟住就上演某大臺劇集愛回家或者係真情曬親情攬埋一嚿咁。






****************
(下回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