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大被同眠



**************
E:「對唔住呀~阿哥~老~公~仔~你唔好喊啦,我整喊你,sorry呀~」

佢打算獻上佢身體用嚟氹翻我,但係我根本已經冇mood去扑嘢,而且我自從同楚瑩冷戰過後已經反思到我同女仔相處係有啲問題,而且佢之前講得好啱,我真係唔應該再搵我身邊嘅屋企人搞,我都有啲驚搞埋紫柔,而且我同阿妹本身已經就係亂倫,已經係喺情感嘅禁區,唔可以再同佢苟合,加上我已經有Helena做我女友,所以⋯我應該⋯

我站起身説:「Edith呀,我哋以後都係唔好再搞嘢啦,因為⋯而且我都有女友⋯所以⋯」





E:「(喊住講)哥呀,你細細個話要同我結婚要娶我做你老婆㗎,你識咗楚瑩之後,我非常之唔開心,我對你娶咗楚瑩係更加之嬲咗你,你扑左我之後不負責任,其實我真心鍾意你,我哋係兄妹都可以去德國結婚,而且我願意為你生兒育女,Helena小妹妹佢會為你咁做咩?」

I:「妹呀~成熟啲啦~好啦夜啦,到咗床上小故事時間啦!」

我自從阿妹移英讀書之後就冇講床上故事比佢聽,我講咗一粒星星同一個女仔嘅故事,


一顆星星在銀河裡擱淺了。看到其他星星都在銀河里輕輕巧巧漂浮著,一閃一閃亮晶晶,自己卻因為太過沈重的身軀浮不起來,散發的星光都被淹沒許多,開始變得黯淡憔悴,星星好無奈。





趁著整個城市都陷入沉睡的深夜,這顆星星朝地面灑下一線星光,以它為引線,悄悄潛入某個年輕女孩的夢中。

然後發現這個女孩即使身處夢中,也依然哭個不停。

看著女孩臉上滿布的淚痕,星星不禁有些擔心:「你還好嗎?」

女孩嘆了口氣,說自己最近遇到了很不開心的事。

異地戀兩年的男友終於提出了分手;這陣子她跟父母的關係也很緊張,每次說不上幾句話就會吵起來;工作上盡是難搞的爛攤子,還被陰險的同事背後捅刀,吃了好大一個啞巴虧。





女孩很想找人說說話,可是環顧四周,朋友們的生活各有各的煩惱,她沒法拿這些糟心事去打擾他們。

所有糟心事就只能默默留在心裡,讓女孩感覺既孤單,又委屈。她諗,自己怎麽什麽都做不好,也沒人真的在意自己。種種壞情緒擠在心里不斷沖撞發酵,除了一個個悲傷的夢,還有無數眼淚與嘆息,女孩的生活好像沒剩下別的了。

「你是天上的星星,為什麽會到我的夢入面來呢?」女孩勉強止住哭泣,目光中滿是困惑。「你也遇到了什麽不好的事嗎?」

「我在銀河里擱淺了。」星星回答。「因為我是你的守護星星,而你最近過得很不開心。」

是的,天上每一顆星星在地上都有自己守護的對象。

而這顆星星,守護的人恰巧就是這個在夢中哭泣的女孩,從她出生的那天起就是了。

守護星星會在遙遠的天上照耀自己守護的人,收集對方對生活的所有感知,再來耐心挑選,仔細分類,將無關緊要的雜質剔除掉,留下真正值得銘記的感觸,替守護之人把這些珍貴的記存在星星裡。

這樣即使地上的人一時間淡忘了某些很重要的事,時隔多年,當他們想要回想過往的時候,就依然能記得起。





但是不同的感知,重量是不一樣的。

越是悲傷的情緒,分量也就越重。守護之人的每一顆淚水,每一次嘆息,每一個噩夢,都會壓在守護星星身上,越來越沉,搞得星星們沒法再在銀河里自由自在地漂浮,一不小心就觸了底,擱淺在那兒動彈不了了。

這顆星星會擱淺,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不過這還不是最糟糕的結局,有些非常不幸的星星,它們承擔的重量實在是太多了,以至於徹底失控,像艘破船一樣沉沒在銀河深處,不斷下墜,最後甚至會化成一顆流星自天幕墜落,永遠告別它們深愛的夜空。

「啊,對不起。」女孩聽了星星的解釋,更難過了。「都是我害得你擱淺了,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我真是太沒用太糟糕了……」

星星趕緊攔住又要崩潰流淚的女孩,說自己這次來她夢裡,不是來指責她的。

「遇到那些糟糕的事不是你的錯,每個人心里不好受的時候都可以哭,這沒什麽的。」星星勸慰道,「我來,是有份禮物想送給你。」





這份禮物,就是星星早先替她存起來的美好回憶。

有女孩考上好大學的那一刻,有女孩被上司稱讚認可的那一刻,也有女孩與父母朋友共度的快樂時光。

一次次的哭泣嘆息將這些閃閃發光的時刻掩蓋住,就好像烏雲掩蓋了星光,漆黑的天空霸佔了女孩的視線,再看不到其他了。

幸好還有星星替她記得,記得生活里那些平凡又璀璨的時刻。

「你看,雖然夜空大部分地方都是黑漆漆的很嚇人,但你只要抬頭看看我,還有我的星星朋友們,就會發現我們一直在很努力地發光,為地上的人守護祝福,你難過的時候,也不要忘了抬頭看看我們啊。」

說著,星星把那些美好時刻化作柔和的光芒,將灰暗的夢境一點點浸染、照亮,宛若明亮的星光奮力穿透了黑雲,為沉睡的世界輕哼安眠的歌。

女孩看得出神,心頭感到一陣久違的放鬆。

星星也鬆了口氣,半開玩笑道:「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那些糟糕的回憶啊,我們星星也有辦法應對消化,畢竟我們可是專業的,嘿嘿。這次太多壞情緒來得稍微有點急,我一不小心沒防住才會擱淺,如果時間上能寬裕點的話,我會替你把它們全都丟進宇宙深處,保證再也找不到啦。」





只是光靠星星自己要完成這些工作還是會吃力,它想請女孩幫忙,做和自己並肩作戰的同伴。

「同伴?」女孩不解。「我能為你做什麽呢?」

答案很簡單。

星星希望女孩能對生活放輕鬆一點,對自己也多包涵一點,給那些悲傷多些消去的機會,這樣用不了多久,星星就會恢復原先的輕巧狀態,不會擱淺在銀河里浮不起來。

「你只要肯對自己好一點,就算是幫我大忙了。」星星頑皮地往女孩懷里鑽,擺出賣萌討好的姿態。「你是我選中的守護之人啊,特別特別好,怎麽可以不好好愛自己。」

女孩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星星。

看起來有棱有角冷冰冰的星星,摸起來竟然是那麽溫暖,那麽可愛。





原來死死占在心頭的陰霾突然裂開一道縫,有動人的星光灌了進去。女孩輕輕「嗯」了一聲,擦乾凈殘留在臉上的淚痕,認真看向星星:「你替我做了這麽多,我該怎麽回報你?」

星星被問住了。

使勁想了好一會兒,才期期艾艾說道:「唔,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你真心的笑容。」

和那些沉重的感觸相反,笑容是世間最輕最美的好東西,比銀河之水還要輕盈,載著真心笑容的星星,那可是銀河里最受羨慕的星星,可以隨心所欲橫著走的那種,絕對遇不上擱淺這種麻煩事。

「我也想當這樣的星星,在你剛出生的時候,我在天上看到你笑得那麽純淨,我就知道,機會來了,自己一定要做你的守護星星。你從小到大的笑容,我都幫你記著呢,多得數都數不清,那些笑容讓我成了夜空里最閃亮的崽,我也相信你不會消沉太久的,你有找回笑容的能力。當然你沒必要勉強自己,慢慢來就好了,我不著急,你也不要著急。」

講到這里,星星突然有點不好意思:「我這麽說可能是有點厚臉皮,但是……有我這麽棒的星星守護你,是不是也值得你多笑一笑呢?」

「值得,很值得。」女孩將懷里的星星抱緊,「你是我的星星,就該是天上最亮的星星。」

「那我們就說好了。」星星快活地喊道。「以後你要是遇到不開心的事,就抬頭看看星星,有我陪著你,聽你說說委屈,你再也不會孤單了,作為回報,你一定要多笑一笑啊。」

女孩用力點頭,嘴角微微勾起,盛滿最真誠的笑意:「我們說好了,我發誓。」

即便這世間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但女孩不會再那麽害怕了,她會勇敢地走下去。

無論如何,她都還有一顆星星。

一顆世上最好的星星。

黑暗中,女孩從夢中醒來,目光中的迷茫漸漸消退,化作清明。

窗外,清風蟬鳴,滿天繁星。




我本上開解阿妹,其實真心最放得過呢段情嘅人係我,我發了夢:

想起咗種種同阿妹嘅生活,

「阿哥~起身啦,懶瞓豬。」「唔好又再話我豬啦😡」「豬不知幾聰明㗎,係咪呀,小咪!」
小咪係我哋屋企養嘅藍白色嘅英短,「喵~」「小咪都話係呀~嘻嘻~」

突然一下眼球好似玻璃碎,妹、小咪、老竇、老母都唔見咗,

「妹~唔好離開我呀~」

夢醒了,個惡夢好真實,阿妹起咗身,然後讓我攬住佢一就瞓,跟住我又再發惡夢,攬阿妹就越嚟越實,驚死一朝之後就失去咗佢,

妹笑了⋯


**************
(下回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