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Lesley的自白(1)



**************
(帶定頭盔,Lesley係臺灣人,所以今篇會係書面語)
大家好,我是陳涵菱,爸媽都叫我涵兒,我是家中獨女,而我的英文名字叫做Lesley。我出生於2039年,我曾經出現過Ivan的生活片段中,簡單來說,我就是一個時間旅行者了。

我孩提時代在自己時空度過,我就是讀北一女,到了高三時,我老媽嚷着要求我順她的意讀臺大工商管理學系,我已經長成年了,我忍夠你們了,北一女不是我想入讀的,是你們半推半就之下我才會在那裏唸書的。我想獨立自主選擇我自己想去的也不行,我初步選擇是美國、英國、加拿大、芬蘭、紐西蘭或者是新加坡,後來我自己也放棄對英美加的想法了,因為我銀行帳戶沒那麼多錢,我不想在臺灣唸大學,局限自己在臺灣,所以我也加了香港成為我的名單,
後來,我選了香港作為我的選擇了,因為香港也是用正體中文字,至少我會明白的,可是我不懂香港話⋯⋯





那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去以前的香港,可能是想見證香港民主一直倒退甚至是可有可無的吧!我把時光機調到2022年,那年,香港還是在「清零」,我需要隔離7天才可進入香港。至於我當然選了香港大學,我學測60分滿分有55,不錯吧!所以我也順利入讀港大的文學院的藝術系,因為我興趣始終都在藝術方面,我想在香港先讀4年,再想是在香港或者其他地方修讀碩士還是博士之類。

當過了Admission後,我在港大飯堂買飯自己吃,很可惜沒有帶足夠港幣,救星出現了就是Ivan了,

「呢位小姐嘅飯錢入我數,err⋯⋯我要叉雞飯啦!」

他很cool,他也是我在港第一個朋友,第一個異性朋友,

「你唔使還錢啦,我幫你俾咗啦!」我根本不明白他香港話說甚麼,





「呀~~謝謝你!」

「你⋯⋯是臺灣來的吧!我聽你的腔調應該是臺灣吧!」

「是啊,但我並不是exchange來的,我是隻身一個來港大唸書的,我讀Bachelor of Art History,呀~我叫陳涵菱Lesley,你呢?」

「呀~~我可以叫你小涵吧!我叫余樂行Ivan,我讀Bachlor of Biomatical Sciences的!」

「可以呀!我可以叫你樂行哥嗎,可以和你做朋友嗎,因為我還沒有香港的朋友⋯⋯」





「好吧,小涵妳給妳的電話號碼我吧!」

這就是我跟Ivan的認識經過了,我們一直都以小涵和樂行哥互相稱呼對方,我直正愛上他同O camp的時候,是大O來的,我記起應該是玩定向活動時,我跌倒了,

「我仆親咗,你快啲去啦,唔好等我啦!」樂行有教我香港話,他說這是廣東話的,

「唔得,我哋一team人嚟㗎嘛!我幫你處理完傷口之後先再出發,喂~組爸Gloria組媽其他組點嘛?」

G:「errr⋯⋯佢哋卡喺沙田嗰關到,我哋仲有兩關就ok啦!」

「好耶!我哋有信心贏到啦,小涵!搞掂,我孭妳啦!」

「會唔會唔好意思呀?」





「唔會,妳宜家唔應該行路,上嚟啦!」

他,是我一生中除了我老爸以外男性背起我走的人,我的心卜通卜通的叫着,我⋯⋯是喜歡想了他了,

「任務:1.組仔要在百得新街孭起一個組女 2.組仔要喺山頂纜車上kiss剛才被孭嘅組女」

組爸Felix:「有你着數啦,Ivan哥,喺Kristen背後kiss囡囡⋯⋯」

「仆你個街,我都有Kristen啦,屌你,你諗出嚟㗎?」

「其實係我band呢個idea,咁我叫Kristen嗰組嘅組媽睇實班仔啦!」

「算你啦!起碼係個firm嘅兄弟,Love U bra!」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樂行有女友的,





「小心哦!」

「係係!」

F:「到咗百德新街啦!為咗證明我哋係有做到任,拎部機出嚟影!」

「喂~~」

G:「0驚啦Ivan,我哋係唔會俾其他組仔女睇,只係會喺我哋組爸媽signal group出現!」

「咁都好啲!我真係驚俾Kristen見到⋯⋯」

G:「知你驚女友驚到點啦,宜家係ocamp time,take it easy!」





「Thx,Gloria!不過真係唔會知嘅?」

G:「係呀!佢唔會知道,同埋我哋頭先只係影背脊啫!」
「咁都好啲!」

「你要休息未呀!睇見你好攰咁!」

「哦~~冇事,我哋去山頂纜車站到可以休息!」

上了山頂纜車時,

F:「3,2,1,chap!」

我吻了樂行的面龐,我羞臊得像熟透的蘋果,我把我自己的初吻給他了。自己卻不能走開,他卻沒有一絲不快感覺,





之後,我終於見到Kristen了,

「老婆~~等我介紹,佢係ocamp組女,Lesley!」

「Hi Lesley,Nice to meet you!」

我終於知道我應該沒有機會跟樂行在一起,其後,我和樂行繼續以朋友身份繼續。我外祖母和祖母會定期寄錢給我作學費和生活費,我4年都是寄宿,住宿不成問題,而且我會做兼職咖啡店沖調咖啡員,所以收入可以應付到宿舍費用。我唸完大學後,就去了比利時進修碩士。

後來,我移了民在比利時定居,在2056年認識了同樣來自臺灣的Leslie,開展新生活。

一起4年,無想到重遇樂行⋯⋯ (前面Leslie講部分真部分假)

我叫Ivan,她是我的妻子Helena。

⋯⋯



**************
(下回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