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為左拎番條J,你可以去到幾盡? 第一次寫故,微甜....重微過港女對波



我叫陳大明,今年16歲,就讀香城某band1中學.老實說,在我等待"全職獵人"這套漫畫何時再連載時,眨眼已經兩年.而距離DSE亦只剩下兩年.我本想低低調調,平平靜靜的渡過,可誰也想不到,

命運先生已悄悄把他的名刀-----麻煩,靜靜的架在我脖子上..........


"嗱!我同你講,一個人最怕就係肥柒毒矮窮蠢,如果有人集合依六字訣,依條友收得皮!我理佢J幾長都無用J之地!"一個上身赤裸,下身只穿着內褲的男孩正大聲說着.看到這裹,我相信有90%的人會

感到不解,心想"嗶pk,又話微甜,一開始就咁重!"而剩下的10%便是一句四字金經便上一頁了.其實,我現在在更衣室更衣,準備上體育課.

"妖,換你嘅衫啦!咁多嗲!"我回應.



"咩多嗲呀,再嘈我叫人"咬"你"

此時更衣室傳來一陣笑聲.他叫大朗,身材勻稱,有一雙明澈有神的眼晴,配上一副眼鏡,臉帶稚氣,是我一位交深頗深的朋友.而此刻,他正在做他的行內事-----詢問其他男同學的大小並滔滔不
絕的談論那些黃色話題,真是服了他.

熱過身後,我便和大朗去組隊打球了.可是不消一會我們便敗北而要重新跟隊.其中我倆球技不錯,可惜我們的對手是校隊的正選,比上不足比下有剩.

放學後,為了準備明天的狗屁數學測驗,我不情願的提早回家.可是,有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



"明明依條係大街,依加重要係4點鐘,唔係日頭咁猛呀...."我心中閃過一絲不安,而現在回應我的只有一陣逆風,更令我心頭寵上一層陰影.在上一刻,心中只有一絲不要,而在我看見前方的下一瞬

間,我的腳步停住了,手抖顫了,臉蒼白了.我看見一位穿着黑色長袍的人向着我徐徐過來,仿如女巫一樣.在我失魂之時,他己無聲無包的出現在我前方3米處,並舉起手,口中唸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