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1 卓天焚 7月3日
       我本應在大堂門前,那本應是我一直存在的現實世界,查看四周,置身於陌生的空間,我是被石榴給砸暈了麼。
       在這個空間,眼前是一片寂靜的空籟,黑沈沈的,空空的,無限的,無際的,我感覺不到一絲刺激,這使我感到焦慮不安,難受得想死。於是,我出現了想創造的欲望,可以使我在死氣沈沈的宇宙中「抓住」些什麼。
       突然,畫面在一直我身邊閃過,類似於走馬燈,每一個畫面都包含著我,繚繞著我,但我並沒有覺得眼花撩亂,一切都如此清晰,呈現於我眼前。一幅幅畫面所代表的經驗和記憶形成了所謂的「自我」嗎?這真的是我麼?我為何可以如此冷靜呢?
      如同放映會般,我的一生的所有片段,從我身邊經過,我儼如再一次經歷般感到深刻,直到我的一生放映完畢。
      若說一生中遇過最奇妙的事,絕對是這一幕,眼前出現的這一幅畫面裡,我握著石榴的手。對,這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一刻,理性如是說。救一個受傷的人,難道不會報警嗎?反而邀請我到家裡治療,總覺得這不應該對一個陌生人的正常反應,反而像是一個牽強的故事橋段,如同國產偶像劇般狗血。
      對呢,剛剛我的腦子神奇地湧入石榴視覺的記憶,在這個空間我可以再看一次嗎,也許可以從細節找到原因?
      這樣想的時候,石榴在我眼前出現,全身赤裸裸。
      一直以來我也是一個相當理性的人,從不相信童話神話或者任何宗教和靈異現象,但人也許會在接二連三的衝擊中,接受了異常的現實。現在發生了任何事,我想我也不會覺得驚訝了。
     呵呵,想不到在這個空間中出現的石榴,是赤裸裸,而不是電影橋段般的血淋淋呢。




     石榴微笑著說:「天焚,那不是單純偶然的相遇,但我也不肯定那是否可以訴諸於命運。」   
     我打斷了她,說道:「我想也許妳先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會更好?例如,你不是跳樓死了嗎?你現在是幽靈般的狀態麼?而這裡又是什麼?我的夢嗎?」
     石榴說:「自從我跳樓後,像發了個夢般,夢醒後我一生的記憶就在不斷地播放,呈現眼前,但除了它們,還有這個世界以外的記憶,我試著了解,但依舊......充斥著不少的不確定性。」
   「世界......以外的?」  我甚為不解。
   「簡單來說,我領悟到自己在世界裡的角色。『創造』、『調和』、『破壞』,我是世界的調和者,而你,就是世界的創造者。我想我們之間有一定的聯繫,或者相吸性,所以我們才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呃......嗯......好吧......」我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
   「這也導致我們相遇時不像陌生人,反而像......」她圓碌碌的眼睛看向我,期待我給她一個答案。
     ……像什麼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