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1 自在守 7月3日
       黑夜裡腦袋還是一片混亂,也許連思考也做不到,我只是在觀看夜空,嘗試領略司的感受。司很喜歡仰望天空,念著那句:「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如今這句話也許成真也說不定。火紅的太陽緩緩地從地平線升起來,我卻高興不起。
       我來到學校,找到我原本身處的課室,果然部分同學與昨天課室不同了,我向身邊的同學詢問,他們卻對此不知情。早會前同學一片議論紛紛,直至班主任的到來,課室恢復死寂。
       班主任說:「也許你們看到新聞,隔壁班裡的石榴同學不幸去世了,調查進行中請同學不要作揣測和討論,這是給死者的尊重。」就這樣,班主任對案件一字不提,苦悶的班會就這樣度過。轉堂期間,一位陌生的同學問我:「你知道什麼嗎?看你跟石榴好像很友好。」如果他不是特意來到我的座位問我,我一定以為他不是問我,我連她的名字也沒有聽過,便如實回答:「我不知道。」
       我忍受不了這個吵鬧的課室,一切都偏離了我的認知。她的死與我無關,我帶著背包離開課室,來到天台逃課。
       剛上到天台,便看到一位白髮少女,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兩人都沈默著。良久,對視期間我再也忍受不了那種尷尬,便錯開視線獨坐在陰影下。
      「自同學,你知道死後會發生什麼嗎?」她開口問。
       她是接受不了石榴的死訊,崩潰了,才問這種傻瓜問題嗎?也好,和她談談吧,也許可以開解她。我回答:「當然不知道,我也沒死過。」
        她問: 「你如何知道你沒死過呢?」......我懷疑,她真的是那種被石榴自殺嚇破膽的脆弱少女嗎。
     「我現在不就是活著嗎,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誰知道呢?也許你曾經死過,只不過你遺忘了罷了。呵呵。」
      電波系嗎? ……我突然想起那日看見一位遙望天空的少女說著什麼天之端,不就是她嗎?
   「你是知道些什麼吧?關於昨晚到今日的一連串事件,這都是前所未有的。不,還有更早的,我沒有在意的頭痛。究竟在我身上發生了什麼?」我鼓起勇氣問。
     「dvhiabsidjnvzxbskbviab」她說出這段莫名其妙的字母。
     「自同學想必未曾聽過這些英文字排列吧,前所未有的,為什麼你卻不感到吃驚呢?」   
     「這......這些都是符合邏輯的,但天空出現兩個月亮,這根本不合邏輯!」
     「你如何得知呢?就像每年公開試的考生都認為自己那屆是特別的,出現新題型,但過多幾十年所謂的新題型便成了經典和常規題型,同理有朝一日你所謂的不合邏輯也許也會合邏輯吧,呵呵。」  
     ……
     「自同學,你是為世界偏離你認知這種不合邏輯的事,很符合邏輯地感到驚慌吧。但正因為這種不合邏輯的事成為了事實,所以它並不是不合邏輯的。」
     「......」我沈默不語。




     「所以你要看天之端嗎?」
      那位白髮少女,走到欄杆前,仰望天空,但那只是隨處可見的天空。
      我聚精會神看著天空,那裡有著答案嗎?
      我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沒人響應,她已經離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