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隔多咗個星期,喺個星期入面,我都無再見過佢。
開始習慣咗呢種既失落。我又回歸到去冷漠,困喺自己世界既人。
直至今晚,我坐上咗另一架巴士。

我再次遇上咗佢!

今次唔再係空無一人既車箱,架車好多人。
不過,命運既女神終於肯眷顧我一次!
我今次把握機會坐咗喺佢既隔離,我既妄想開始慢慢變得有味道…
我聞到佢身上既體香加少少既香水味,情況就好似我攬住咗佢,佢輕輕咁坐咗喺我大脾上面騷姿弄首,雙手繞住我條頸,用佢獨有既味道向我發出挑逗。




叮!!
仆你個街,我仲喺個妄想入面,邊撚個冚家剷要落車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