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她一聲尖叫,我興奮得很,連續狂操,狂插她,操到'啪啪'聲...
"丫丫丫!"幾聲狂叫.....她往前扒下了。我心想'弊...玩得太過火???'我使她轉過身來,對著我,我抱著她...
"很痛呀?"我溫柔的問。她拎拎頭..
"不..只是.....你..頂到很入.."他在我耳邊說。
"sorry呀..."我一臉死狗的。
"我沒事...我喜歡你抱住我多點...很舒服..."她臉兒紅紅的說。她不愛狗仔式嗎??
"是不是這樣樣呀?"我邊說邊用龜頭頂進她小穴,並慢慢郁條腰,細力的抽插。
"丫..你...好衰...丫..."她未說完,我就深深的插入。

"誰叫妳那麼正?...o下?...o下?....o下?"我不停插她,一邊渣她的波。但這回溫柔得多,慢得多。她則報以美妙的呻吟聲,這使我體會到溫柔的性愛也是一種另類的享受。我們都沒說話,沉醉於對方的身體。但講到尾,要發洩,還是要點暴力。我越插越快、越插越深,這回真的要射出來了。


"恩...我想射呀..."我在她耳邊輕說。
"下...?..丫...丫..."她還在想我在說甚麼,我已瘋狂的作最後抽插。我急急拔出我條野,一個箭步跨到阿恩的身上,她的頭就剛剛在我的跨下。她顯然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出火要緊,我也顧不了那麼多。我手握著我那硬崩崩的小弟,準備塞進阿恩口裏....豈料趕不及......第一炮竟射在她的唇上....
"唔!"她緊閉雙眼,很驚的樣子。我立即強忍著,阻止第二炮發射,因我從無想過要玩顏射...加上剛才才和她來了個頗溫柔浪漫的性愛..突然射到她臉上我也有點不好意思。但良心的掙扎只維持了幾秒,看到她那沾了精液的狼狽樣,我獸性再發,我搓了搓我的龜頭,跟著就往阿恩口塞去,但她卻沒張開...
"張開口.."我輕聲說,一邊握著我條野,不停用龜頭輕輕打在她唇上,就像敲門一樣。她臉上雖多不願,但也微微張開了口。
"張開點.."我仍不斷小弟敲著她,就是不塞入去,我要慢慢玩。不過就是這樣的敲著,我小弟就再次充滿血了。那傻妹真的聽話把口再張開了,我這再也不等了,立即塞了入去,把她的口填得滿滿的。我彎下身,毫不客氣的開始抽插...
"唔..唔...唔..."可憐阿恩只能'唔唔'地叫。我找到了最好的發洩場所,可以全無顧慮的享受阿恩的小咀帶給我的快感。萬眾期待的高潮來了,我沒有半點忍著,讓那快感累積到頂點....
"噢.."第二炮...........發射!

"噢...噢...噢...噢...噢...噢...噢..."連硃炮一炮接一炮的狂轟阿恩的小咀。
這是多麼多麼的舒暢.......我也不知發了多少炮...總知就是火力全開,毫無保留。炮台也在她口中垂下來了。我抽出了我那條沾滿精絲、像死掉了的小蟲。而我亦像虛脫一樣躺在阿恩身旁,閉著眼回味著。阿恩起身走了出去,是去吐精吧....嘻嘻...我沒阻她,因我真的太累了。我望望錶,才三十五分,我們造了約廿分鐘。我校五十五分才打鐘,我現在時間還很充裕呢。阿恩出去沒多久,我就聽到水聲了.....嘻嘻...想來我幾次也是在她口中射了呢,但那也沒法,在她裏面射的話,我又怕弄出人命,戴套的話,我又嫌無feel。所以兩全其美的方法就是


難為一下阿恩了。水聲停了,阿恩就走回來。我閉著眼裝睡,她躺在我身旁。我攤開手,她亦很自然的躺入我懷內,沒有任何異樣。我親了她一下,她笑了笑。
我真想知她在想甚麼,我連翻這樣對她,她也當沒事發生那樣,對我千依百順,這就是無知少女嗎?能多幾個就好了..哈哈。

"我真是幸福..有個對我那麼好的女朋友。"我繼續向她落迷藥。她沒答我,只懂笑。
"我說真的...她又靚、又正,對我又好...."我裝認真的說。阿恩就不停微微嘴笑。
"又滿足到我。"我抵死地加句。她聽後有點害羞....
"...真是很舒服的嗎?"她含羞的問。
"是呀...很舒服呀..妳很抵錫。"我親了她一下,這句可是百分百的實話。
"你喜歡的話...我以後都聽你旳..."她臉兒紅紅的說,很可愛,而且說話的內容簡直驚人。
"但是你不要掉下我啊..."她繼續說。這就是她的死穴吧...她很怕我飛她。


"傻豬..我當然不會不要妳啦。"我心想'在我玩厭之前吧'。跟著我們就kiss起來。
我們穿回校服,就回學校。臨上班房前...
"那明天lunch陪唔陪我呀?"(我)
"...我...我跟Pauline說明天陪她呀..."(恩)
"噢....."我扮作失望...
"不要這樣啦......我放學再陪你吧..."她含羞的說。
"放學?...那麼快又來??....我怕我應付不了啊.."我特意捉弄她..
"咦....我說明天呀...衰人..."(恩)
"哈哈哈哈...."
就是這樣,我就在阿恩家扑了她,而且更進一步俘虜了她的心。上堂時我當然被阿Ben他們迫供,我也不介意和他們講,一來我也想炫耀一下,二來我也希望他們能望梅止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