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Tender is the night, lying by their side. 靈感來自最近某個電影片段,重口味慎入。會努力更新。





「你來了。」 

我打開反鎖的門,讓Frank進屋。

他穿淺藍襯衫搭黑色西褲,和印象中的大不一樣。 

「好久不見,有兩年了吧? 你也沒怎麼變。」 

Frank是我大學時的前男友,比我高兩個年級。他畢業後我們便未再見,只聽說他大概做了銀行。在一起那時於他是波衫短褲的躁動年紀,過剩的精力不只用在運動場上。軀體交纏,親彼此的汗也只覺甜。 





「什麼時候飛? 真想不到你會想見我。」 

「月底。下個禮拜就不住這裡了,乾脆叫你上來。」 

我領他在沙發上坐下,拿了兩枝冰茶,是他從前愛喝的。下週要先搬回父母家,這間小公寓已無什麼自己的擺設,盡處便是床。 

「也可以在別處見面的吧?這間屋都沒什麼讓我參觀了,哈哈。」 他喝了一口茶,笑著說。 

「是你也想在這裡見我,所以才應約的。不然你會說去bar,不是嗎?」





 我故意湊近,直到我肯定他聞到我身上特意為之的香味。他沒有退後,只是呆呆直視著我的眼睛。戀情始於他的表白,那之前我早已讀穿心思,引他有所表示。今天也是一樣。我決定更大膽。

 「你記不記得呢?以前我們最想的就是自己搬出來⋯」 

捉著他的手,慢慢靠近自己。鎖骨感受到他寬厚的手掌,我知道計畫在掌控中。
 
 「Yanis, Yanis…」

 Frank呢喃我的名字,側過身來,一隻手撫著我的臉,另一隻已從鎖骨向下長驅直入。意識到沒內衣後,他以大拇指腹在胸前打轉,我的乳尖已極為興奮。我也迎著他的臉吻,邊摸索他襯衫的鈕扣。
 




「不要心急,嗯⋯」 

我口是心非的說著,仰起頭,他順勢將我往後推在沙發上。頸項,胸前,小腹,他向下吻著,終於要掀開我的裙。他會發現同樣是一絲不掛,只有修剪過的草叢在迎接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