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目前的狀態已經是負一分了,一時間所有人心裡都有些沉重,換句話說,他們此刻都只能背水一戰,要么殺掉對方一人,要么就等著這場恐怖片完成以後大部分人都被抹殺,負的兩千點獎勵點數,目前除了鄭吒以外,別的人似乎都沒有可能活下去。

“之​​前我們還一直想著如何與對方避免戰鬥,沒想到,現在卻是在思考如何去幹掉對方一名成員……心情還真是複雜啊。”鄭吒苦笑起來道。

他想了想又道:“蕭宏律,分析一下對方成員的實力如何?還有為什麼'主神'會把我們先放入這個恐怖片世界裡?”

蕭宏律捏了捏某一根頭,他說道:“如果從你們所說的信息來看,只要該團隊存在或者曾經存在過三名解開基因鎖成員,那麼該團隊就會與別的洲的團隊碰撞……我想說的是,我們團隊絕對要比那個印洲團隊弱,不然'主神'不可能會先一步將我們移到這個恐怖片世界裡來。”

齊騰一奇怪的問道:“為什麼?先一步進來的我們,不是要面對許多困難嗎?沙漠,墓**陷阱,木乃伊,還有那個不死祭祀,這些難道不是危險嗎?”



蕭宏律又要開始拔頭,忽然旁邊的詹嵐拉住了他的手道:“不要隨便扯頭,這樣會變成小禿頭的哦。”

蕭宏律摔開她的手道:“不會的,我大腦皮層變異之後,頭皮根的生殖度也產生了變異,即使把所有頭都拔光,要不了多久也會全部長回來……因為我思考的時候,頭皮會非常癢,恨不得將頭皮給撓爛了,所以我無論如何也不能撓頭,最多只能拔根頭來製造小痛苦……別管我。”

“齊騰一,你認為如果有兩隻部隊要互相撕殺,先進入戰場的人會佔優勢?還是後進入戰場的人會佔優勢?即便那個戰場是兇惡的沼澤叢林,環境,生物都是致命的,但是先一步進入戰場的部隊也就佔據了優勢,無論是伏擊還是包圍,熟悉戰場的那一方絕對占據了主動。”

“我們的隊伍組成,狙擊型,暗殺型,正面對戰型,輔助型,只差埋設地雷等武器的工兵型了,這樣的組合其實已經是非常之強了,而且我們還有兩名解開基因鎖的主戰隊員,如果以這樣的實力都被'主神'認為弱於對方的話……那麼對方有七成可能是強化了傳說魔法類的能力……”

蕭宏律輕輕扯了一根頭下來,他這次並沒有將頭吹開,而且繞在手掌中慢慢**,他看著頭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建議盡可能不要和他們正面交戰,傳說魔法類能力大部分都是無法想像的東西,而且真要以破壞力而論的話,遠距離方面我們佔優……零點將是我們這場戰鬥的主戰力!狙擊死他們吧! ”



鄭吒呆呆的有些愣,他苦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還是我們當中最暴力的一人啊,我一直以為你不過是個稍微聰明些的孩子罷了……對了,你怎麼知道這些的呢?即使你再聰明,作為一個孩子而言,知道這麼多事情也未免過了些吧?”

蕭宏律忽然略帶狡猾的笑了起來,這一瞬間才顯得他非常像個少年,他喃喃的說道:“這個世界可是有電腦的啊,我雖然是被人研究,但是又不是被束縛或者禁錮,平常時間我都可以上網看書的,而且這個時代裡,可是有一種類型書的名字叫作'玄幻'小說的哦。”

鄭吒愣了一下,他哈哈大笑了起來道:​​“這樣才有個少年的樣子嘛,你之前的模樣可是像極了我的一個故人……應該是朋友吧,你之前可是像極了他。”

這時,走在眾人前面的男女主角等人忽然站了下來,他們似乎在那裡商量著什麼,直到女主角和她哥哥都離開之後,男主角歐康諾才繼續向前面巷道裡走去。

眾人對望一眼,他們也不再多說什麼,由鄭吒領頭繼續跟著走進了巷道,誰知道剛一轉彎,歐康諾直直的站在了那裡,他一臉戒備的看著了主角等人。



“獄友們,我想你們不是刻意跟在我背後的吧?”歐康諾戒備的冷笑道。

鄭吒愣了一下,他這才回想起在生化危機一里他也遇到過這樣的事,那就是'主神'將他們的身份代入到了恐怖片世界裡,當時他們的身份是公司保安,而現在男主角歐康諾就把他們當成了獄友。

鄭吒心頭一動,他笑著說道:“呵呵,之前聽到你們提起死者之都哈姆納塔……”

歐康諾反應最快,他馬上就摸向了腰身後,但是他卻忘記了他此刻才從監獄裡出來,身上那裡可能會有槍支,摸了幾下後,他卻看到鄭吒手上提著了一把形狀古怪的短槍(微型沖鋒槍),他馬上就把手舉起來笑道:“哈哈,兄弟,你一定是聽錯了,什麼死者之都啊……”

鄭吒微微一笑把衝鋒槍收了起來,他也笑道:“呵呵,別的話我也不多說了,我沒有任何惡意,只是希望你能帶我們帶去死者之都,我們會負責保護你們的安全……事實上,剛才真正救你的人是我們。”

歐康諾奇怪的看向了他,鄭吒朝零點笑了笑,接著指向了遠處一間樓頂的尖銳鋼角,從這裡距離那邊至少有近千米遠,眾人看去都只能隱約看到一根細如絲般的鋼角而已,歐康諾也是莫名其妙的看向了那邊,接著一聲輕微嘶響,那根鋼角應聲而斷,歐康諾震撼的回過頭來,卻正好看到零點將一把奇形怪狀的手槍收入懷中。

此刻可是一戰結束時啊,連半自動步槍都還沒出現,能夠在近千米距離內打斷鋼條的手槍就更不可能出現了,零點選擇的這把手槍,可是過了二十一世紀科技的未來武器,無論是消滅裝置,還是直射千米距離的威力,亦或者是零點的狙擊能力,這都足以震撼住歐康諾了,他張著嘴望著那邊一動不動,好半天后他才說道:“……不要把這槍對准我,絕對不要……”

這也應該算是半武力威脅了吧,鄭吒苦笑著跟在了歐康諾身後,而他背後則跟著了其餘隊員們,事實上,他所不曾看到的地方,蕭宏律一直靜靜看著他剛才的舉動,在他完成這一切後,這個小男孩臉上竟露出了略微認同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