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鄭吒與肌肉巨漢在開羅港口附近交戰時,肌肉巨漢的另一個同伴穆罕默得約里夫已經被趙櫻空引到了開羅城中民居密集處,這里巷子縱橫深遠,每一處看起來都是那麼相似,第一次來這裡的人保不准就會迷路,不知不覺間,約里夫已經將趙櫻空的踪跡追丟。

“別打算逃走!真主的戰士無法原諒逃走的懦夫!”約里夫粗聲粗氣的吼道,他將一隻手臂舉了起來,對向了他目前的一面牆壁,只見那條手臂竟然彎曲反折過來,手臂主骨竟然是空心的鋼管,接著猛的從裡面轟出數顆小型砲彈,一陣轟鳴巨響,那面牆壁頓時被炸成了碎片。

趙櫻空一直屏氣潛行在那牆壁後,這是刺客世家獨特的潛行技巧,將所有殺氣和聲音都隱藏起來,將自己化為黑暗的一部分,即使是解開基因鎖的人也不能輕易感覺到她的存在,而這正是刺客世家最有名的潛行技巧。

但是當約里夫抬手準備攻擊時,趙櫻空那危險的預感猛的閃過,她跳起來就向著房間入口處衝去,剛來得及踹開門從屋裡衝出,整個房間頓時已經陷入在了火海中,巨大的衝擊力幾乎推著趙櫻空飛出屋去,小女孩也算靈活,她在半空中轉過身來,接著雙腳踩在了迎面撞來的牆壁上,這才從爆炸衝擊波中站穩下來。

她剛站穩,忽然又是就地一滾,在她剛才所站位置上佈滿了數十顆彈孔,這排彈孔更是追著她身後一直射去,直到她穿入另一面牆壁後,這彈孔才總算停止下來。



“哈哈,不要想逃跑?你將自己引入了絕境啊,在這樣的環境中,你根本是連逃都逃不掉!我可以在三棟民居之間攔截你,我用地對地小型追踪導彈,我有激光眼,你只要還活著,就絕對無法逃過我的視線,不要想隱藏,不要想逃跑,光明正大的出來和我戰鬥吧!真主保佑勇士!”約里夫另一隻手的五根手指全部從中斷開,五根手指彷彿槍管一樣冒著青煙,他大聲喝著話語,邊不停向著火光燃燒的民居處走去。

(激光眼?還活著就無法脫過視線?難道他的意思是說……)

從約里夫的視線看出去,左眼可以看到正常人所見到的色彩顏色,但是右眼看出去卻是呈現溫度的熱譜反應,在這片民居範圍中,只有趙櫻空的體溫反應最強烈,她的每一次動作,肌肉看起來就彷佛是在燃燒一樣,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火一樣的力量,這是她千錘百煉的身體,刺客的身體素質。

“沒用的,你跑不掉!”約里夫哈哈大笑起來,他覺得自己就彷佛是獵人在追踪兔子一樣,只見他又將射出砲彈的手臂舉了起來,幾砲彈轟擊而去,將那處的一間民居轟得燃燒粉碎,,一個黑影從那民居中竄了出來,他頓時又抬起五根槍指射擊而去,一陣連射,追得那黑影很是有些狼狽不堪。

約里夫正想再次出笑聲,卻見這黑影使用一種他很熟悉的步法向他衝來,彷彿一道影子一般,左右拐動間已經衝到了他面前,接著他兩條手臂上某處劃過兩條細小傷口,趙櫻空在做出這一系列動作後,這才輕輕站在了約里夫的面前。



“……你也是刺客世家的嗎?你們這些人都是些變態,輕輕一劃就將人的手筋割斷……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對我有用嗎?別***傻了!真主的戰士,豈是手筋割斷就無法戰鬥的?”約里夫愣了一下,他忽然憤怒的吼了起來,接著他抬手猛的一拳轟向了趙櫻空。

趙櫻空似乎早有防備,她又用剛才那中步法向後閃去,接著她圍繞著約里夫遊走起來,漸漸的,她竟然憑空化為了數個人影,這數個人影的動作都是遊走在約里夫身邊,看起來就像是數個趙櫻空出現了一般。

約里夫連忙從右眼看了出去,卻看到這數個人影全部都帶著同樣的溫度,他連忙使用槍指射擊而去,卻見到子彈從那身影一穿而透,就彷佛是射在了虛空中一般,趙櫻空的數個身影毫無傷的繼續遊走在他身邊周圍。

“……在現實世界裡,關於半改造機器人已經出現,次和他們叫戰時,因為溫度熱譜的出現,讓我們的人員損失慘重,之後我們就創造了這種移步,以極快的度均勻行走,每一步都只在數厘米之間,移動度卻是普通人的十餘倍以上,這樣就可以讓溫度熱譜殘留著我們所移動的每一步熱度……雖然你的內裡已經有很多機械部分,我想問的是……你還有靈魂嗎?”

趙櫻空移動的同時,她將那把冥火之牙抽了出來,這把匕上帶著可以灼燒靈魂的火焰,整把匕看起來就像是地獄守門犬的門牙一樣,呈現出銳利而猙獰的形象。



約里夫一時間卻看見了數把這樣的匕出現,他微微失神間,趙櫻空已經閃到他身邊一匕插去,直接**到了他左肩關節處,一陣金鐵交加之聲傳來,約里夫可以射砲彈的左臂頓時垂下,這還不算,一種劇烈而奇特的痛苦從左肩處傳了出來,這痛苦實在是太過恐怖,以至於讓他猛的大叫起來,那種感覺……就彷佛是灼燒靈魂一樣!

“機械也有關節,只要找對辦法,再強的機械也不過只是機械!”

趙櫻空冷冷的將匕**到了約里夫另一隻肩膀上,同時她說道:“不要有任何動作,否則殺……不要說話,否則殺……最好祈禱不要讓我遇到你的同伴,否則我只能認為是你暗中聯絡了他們,否則……殺!”

約里夫咬著牙猛打擺子,這種灼燒靈魂的痛苦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他甚至連移動一下都不能,本來讓他覺得安全的機械強化體,此刻卻彷彿紙做一樣薄, **的肌肉和皮膚尚能抵擋些微火焰的灼燒,但是那機械體卻直接將火焰灼燒傳到了靈魂深處,他甚至連開口求饒或者自爆尋死都做不到,只能任由趙櫻空撫摩起他脖子下面的機械脊椎,接著就見趙櫻空猛的抽出匕,輕輕刺入到了那機械脊椎中,瞬間,他眼前一黑就暈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