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聽完後表情都有些詭異,大鬍子似乎也察覺出了這一點,他跟隨眾人的視線慢慢看向了鄭吒,當他即將看到鄭吒時,趙櫻空忽然一個背刺將匕刺入到了他的腦袋中,劇烈燃燒的火焰頓時從他五官中迸而出,大鬍子剛剛只能出一聲慘嚎,接著連他嘴裡也吐出了火焰,他的腦袋瞬間就被燒成了骷髏頭……

周圍人都有些愣,直到秦綴玉一聲尖叫,眾人才從愣狀態中回過神來,這個大美女尖聲叫道:“天啊,你都乾了什麼?你就這麼殺了他們的團員?而且也沒有給他們任何答复,天啊,萬一被他們誤會了什麼?率先展開對我們的攻擊怎麼辦?天啊!”

趙櫻空冷笑一聲道:“別天真了,你真以為答應了他們就能夠和平解決?不能,因為我們已經使用了亡靈聖經,即便你把亡靈聖經交給他們,估計也無法換來他們的善意,到時候他們一定會率先對我們的攻擊……”

秦綴玉大聲說道:“但我們只有一個人使用了亡靈聖經吧?讓他們再交換一個人來怎麼樣?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並不想和我們開戰,僅僅只是為了完成任務就和他們開戰,你讓我們這些新人怎麼辦?等著被殺嗎?”

趙櫻空像看白痴一樣的看著她,秦綴玉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這時鄭吒卻是冷冷的話道:“不好意思,被你認為可以拋棄的那個人……那個使用亡靈聖經的人是我!雖然我不會拋棄夥伴,但是如果我面臨被拋棄的話,我一定會殺光任何可能威脅到我的人!”



秦綴玉這才回過神來,她連忙轉頭看去,卻看到鄭吒倒提著匕一臉冰冷的看著她,那眼神裡的殺意是如此明顯,彷彿只要她再多動一下就會被匕攻擊,所以她馬上就僵直著身體在那裡一動不動,直到鄭吒移開視線後,她才終於大口喘息了起來。

“肯定的,我們不可能拋棄你,事實上我們已經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對方之所以答應和我們在這場恐怖片里和平共處,難道是因為他們的仁慈?開什麼玩笑,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他們也忌憚我們的實力,而鄭吒除了是我們的隊長以外,你更是團隊重要的戰力,如果你死了的話,印洲小隊可能會繼續與我們和平共處嗎?不可能,面對一大堆沒有反抗力的獎勵點數,他們會放過才有怪了。”蕭宏律輕輕扯下了一根頭,他諷刺般的向秦綴玉方向吹了過去,接著他才說道。

秦綴玉漲紅了臉,但她卻是說不出什麼話來,忽然一直很沉默的高洪亮拍了拍她的肩膀,這個衣冠楚楚的眼鏡男笑著說道:“那我們可不可以假意答應他們的條件,然後在這段時間內去到陵墓中取出複活真經,現在那陵墓應該沒什麼特別危險的存在吧?木乃伊也在開羅城中,知道復活真經具體位置的伊芙我們也認識,這不是一個盡快完成任務的大好機會嗎?目前我們應該是零分了吧?即使馬上完成任務也沒什麼關係了。”

秦綴玉感激的看了看高洪亮,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旁邊的詹嵐已經搖頭說道:“不可能的,亡靈聖經是複活安蘇娜必須的重要道具,不但是伊莫頓想要得到它,估計印洲小隊為了完成任務也必須得到它,而他們一旦無法從劇情角色那裡得到亡靈聖經,估計就會想起我們來……電影裡,伊莫頓法力恢復後,他的移動度甚至與飛機相當,還可以憑空掀起沙塵暴,威力根本不是我們現在所能抵抗,那時我們根本還沒得到復活真經,而且即便得到了復活真經,估計也要面對印洲小隊的威脅……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是同時在對抗印洲小隊和不死祭祀伊莫頓啊!”

鄭吒深吸一口氣,他將幾人的話都簡單歸納了一下,接著說道:“那麼我們現在的目的就很簡單了,既然我們已經不再是負分,那麼就以最快得到復活真經為前提,盡量不與印洲小隊生戰鬥來結束這場恐怖片……呵呵,看來又要與歐康諾他們三人一起冒險了,只有他們才可以很輕易的找到復活真經,我們可搞不懂地下陵墓中那麼複雜的機關和通道。”



蕭宏律輕輕扯下了數根頭,他將頭全部擺在了桌子上,邊**邊說道:“那可就要趕快了,看過電影的人都知道,亡靈聖經此刻應該在美國佬的手上,而得到復活真經的肯定是劇情男女主角,如果我是要復活安蘇娜的話,那我肯定會做一件事……除了奪取亡靈聖經以外,為了預防萬一,殺掉電影男女主角,讓復活真經永不現世……這才是最保險的做法啊,換句話說,他們現在很可能已經在趕向博物館的途中了,只要比我們先一步殺掉男女主角,並且得知道亡靈聖經沒在美國人的身上,那時我們將同時面對兩方的攻擊,呵呵,這就是死局啊!”

鄭吒猛的一驚,他根本無法否認蕭宏律的推論,因為如果他得到的任務是複活安蘇娜,那麼為了活下去他也會做同樣的事,所以他馬上急急的說道:“那麼零點和張傑跟在我們身後尋找博物館周圍的製高點,我和齊騰一,詹嵐和趙櫻空,我們兩組人一起進入博物館,至於剩餘的人……蕭宏律,你也跟著我們去吧,至於他們三人就讓他們待在這裡。”

鄭吒的意思很明白,不信任剩餘的三個人,如果他們想死的話就由著他們去幹傻事,但是身為重要人才的蕭宏律必須保留下來,所以他才說出了這番話。

蕭宏律笑著搖了搖頭道:“不必了,你給我一把手槍,給張恆一把手槍就行了……我們四個人留在這裡,如果你們六個人拯救劇情人物失敗被殺,我們四個人最好就自殺好了,怎麼也不能便宜了印度阿三不是?當然……你們能夠活下來自然是最好了,我還想去'主神'空間看看可以兌換些什麼東西呢。”

鄭吒從納戒裡取了兩把手槍和一些彈夾,他深深看了蕭宏律一眼,接著對其餘人說道:“那麼……走吧!將我們的希望拯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