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主角李相隱被黑衣人幾次追殺,對自己的身世感到懷疑,最後於追查底下發現當中的問題,結果竟招惹殺身之禍。



衪是神,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神。

這時,衪即將退位,認為必須做件轟轟烈烈的狀舉。

因此,衪造了一個人。

就依聖經所寫,衪以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在衪鼻孔內吹了一口生氣,便成為有靈性的男人。

可是衪竟看不清這個與衪容貌相同的男人的將來。



衪沒有怕,反慈祥地笑著輕撫男人的髮絲,安慰地說: 「我的孩子,踏上你的道路吧..」然後竟輕吻了男人,但轉瞬間男人便化為塵土,乘著風往那裡去了。

衪看著塵土飄往的方向良久,亦不知身旁竟突然間出現了個女子,她搭著衪的肩,完美的面孔竟帶著深鎖的眉頭。因為她為造人的事感到非常不安,她想起上次感到不安的時候,是日本因核爆而發生海嘯及地震,可是這次的感覺卻比核事故更為強烈!

衪看似明白女子所感的不安,亦搭著女子的肩,若有所思地說:「瑪利亞,別怕,請必相信我會與你臨在,萬事請與我分擔。」這女子竟是瑪利亞!瑪利亞感激地看著衪,衪一句話便能把瑪利亞心中活躍的海浪平息過去了。


三年後
......
「李白是中國唐代有名的詩人,我們現今亦會稱李白為詩仙。那今天我們會學習他的其中一個代表作,將進酒。」



對,我又要上那個悶蛋中文課了。說真的,我真的很討厭這些悶蛋老師的教導方法,照著書本唸誰也會了,請他們來幹嘛? 不過嘛,為了中文科不再捧蛋,我也不敢再走中文課了。

「君不見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我呆呆地看著窗外的風景。突然間,我看到一個黑影飛過,原來是個穿著黑衣的人,那黑衣人好像會反地心吸力般跳到樹枝上。柳條仍然搖擺著,我的視線一直被黑衣人唯一外露的眼吸引著,然後他像是恥笑我一樣瞇了瞇眼睛,便又像忍者般飛跳走了。只有我一直看著他剛踩過的樹枝。

「有什麼好看?李相隱同學!」突然一把聲音在我耳邊傳來。

我反射性地說:「剛才呢我看到一個黑衣人踩在樹枝上看著我...」我愈說聲音就愈小,因為我發現在我身旁的,竟是剛才那悶蛋老師!



「悶蛋老..噢不。陳老師我..我只是在增進作文知識呢!」說出口我也不相信這麼好笑的說話,整班同學都爆笑起來,想必我現在的臉必定比蘋果還要紅。

悶蛋老師憤怒地大喊:「李相隱同學!請你把將進酒抄五次,並把「我以後會專心上課」抄五十次!星期一早上放在我的桌上!」

就是這樣我便失敗了。

難道我會告訴悶蛋老師事實的真相嗎?那這我的臉就不只是比蘋果還要紅了,因為他們只會認為我是說謊。

放學之後,子俊滿臉興奮地走過來。

「剛才中文課的時候,你可帥爆了!」他誇張地說,甚至以身體語言來比畫著。

我白了他一眼,無奈說道: 「說了你也不會相信。」但看見子俊正期待我說的樣子,只好續下去說:「剛才中文課的時候,我看見一個身穿黑衣的人於窗外看著我,甚至不受地心吸力的影響,跳了上樹枝上。」



語畢,我便打算繼續整理書包,反正他也只會當是笑話和科幻小說來看。

「我相信你!」

「都說了你會當笑話.. 什麼?」我驚呼。

「我,說,我,相,信,你!」子俊耐心地說「我們隱俊團隊一起調查這件事吧!」

「誒?隱...隱隱俊團隊?我什麼時候進了你的團團團隊隊?」我實在受不了突如其來的事了。

「那個嘛.. 我們應該從那裡入手呢… 真是十分興奮呢!」子俊不斷搖晃著的我的手。

我暈,子俊完全沒有把我的說話聽進耳裡去。
就是這樣拉拉扯扯,隱俊團隊什麼的我便成了其中一員。



亂扯完一輪,我晚上六時多才離開學校,幸好子俊的家和我的離不遠,只是相隔幾個街口而己。

我倆並肩而行,不時發生摩擦或是碰撞,但我們仍然一聲不響,場面卻沒有半點尷尬,大概是因為我們的兄弟情都盡在不言中吧?

我抬頭看著子俊,忽然我和他的眼神對上了,不足兩三秒子俊便避開了,然後把目光放到地面的小石頭上。我感到相當疑惑,為什麼子俊要避開我的眼神?

李子俊這小子自少與我青梅竹馬,「有褔齊齊享,有難齊齊當」實在形容得非常貼切,兄弟情起碼也會比「情與義值一蚊」還要深。但是日子過去了,我和子俊的分別便愈來愈大,我只是個收藏內心想法的毒男,而他便是人見人愛的大帥哥。

子俊因為他的性格和樣貌而吸引了不少狂風浪蝶,可最奇怪的是他全都沒有理會,大概是因為兩年前的情傷所影響了。而我也很識趣,沒有過問太多,誰也不想被掀開傷疤了吧?可是那些喜歡子俊的浪蝶沒有因被子俊的拒絕而氣餒,甚至說什麼愛上他的純潔和尊一,子俊的頭號粉絲更於學校開了個「小FansClub」。

而我呢?就是被公認為子俊的跟尾狗,受盡別人的奇異目光和恥笑,我的兄弟就只有子俊,只有他一次又一次出來指責那些取笑我,且散播遙言的人,他一次又一次保護我,實在是我畢生中難得的好兄弟。

一直走著,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我家樓下了。

「咦?你的家不是在24號道嗎?」可知道24號道離我家雖然相約幾個街口,但花費的時間都要十五分鐘倒。



子俊呆了一呆,然後苦笑說「那個嘛.. 剛才看你呆著了,擔心你了,便陪你回家。」

李子俊啊李子俊,如果你說你是女孩可多好呢,但你也不用說些那麼令人心醉的話呢…

看我呆著了,子俊便說「那個,相隱我走了。」然後轉身便走了。

「喂!」他轉過頭來「來我家睡一天吧,別說我家太小便可了!」

他又驚又喜。

....

衪在看著一團雲,而那團雲竟映射著與他容貌完全相同的李相隱。



衪一看到李相隱的某些行為動作或對話,不時會哈哈大笑起來。

當衪看到黑衣人的出現時,眉頭不禁一皺。亦產生出一個想法「此人留不得。」

衪是個想起便要做的人,於是立刻呼助手奈子來。「奈子,替我把那黑衣人殺,掉。」衪亦同時擔心奈子最近神不守舍的情緒會影響工作。

奈子錯愕地看著衪,但一會又輕聲說了聲是便走了。

衪於是繼續密切留意黑衣人的舉動,繼續看這個沒有隱私的現場直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