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其實是值得反思的,為何捐錢都要左盼右顧呢?



零八年,汶川地震,舉國憂傷,當時好心地的香港人,連同政府有份出錢,共襄善舉籌了百多億捐回大陸,所佔的捐款多於所有有份援助的國家總和的一半!

別埋怨香港人只懂出錢不出力,也只能怪他們是在香港工作,變態冗長的工時、增幅永遠追不上通脹的加薪,自己的飯碗也說不定會摔破,所以他們只敢日做夜做,為了賺多兩個錢糊口,也是情有可原的。

如果有熱心、有能力、不用上班也可以賺夠錢,誰不想犧牲小我,自告奮勇入災區幫忙呢?我相信香港人向來對這方面不留餘力,如果有實質的行動可以做到,他們也想一試。

不幸地,符合以上所有條件的人,可以去當地實幹一番的,就只有一班養活上百萬人的大老細們。

所以,我們還能夠捐錢,也已經是盡己所能矣。



然而,我們之後見證了甚麼?

只見那邊的災民說,援助遲遲都未見有,他們已經痛不欲生,彷彿上天也要吝嗇那僅僅的一點憐憫。

奇怪呢,明明大家都捐了這麼多錢,那些錢不是用在災區重建和支援災民的經濟問題之外,還可以去了哪裡?

啊,差點忘記了,貪官可說在大陸,有如過街老鼠般無處不在,逢有他們的地方,就有庸碌腐敗,每見錢就開眼,就自不然會不忘要分一杯羹。這塊龐大的捐款大餅,也許只會傻的才不會去分。

如是者,經省經縣經鎮,有如幾部強力吸塵機將一張又一張的銀紙全都吸走,所剩的是甚麼?就是硬幣!



管你有幾多個一毛也好,給你一千個一毛,也只與那張紅色的一百元同等。我們的捐款,就是令貪官滿肚腸肥、教他們大快朵頤的養料。

真正熱切需要人幫的,卻望穿秋水都等不了,只能在絕望中奮力求存。

好了,似曾相識的事再次發生了,幾年前我們見到那些最致命的,就是一些建築質量不合格的「豆腐渣」危樓,這次也不例外。

明明這些捐款是多得可以建造無數間可以抵禦上六級地震的新式樓宇,為何這次當局仍然未汲取教訓?為何人類總是要犯同樣的錯誤?

我實在是有點心灰意冷了,大陸有事,例如當年的華北水災,香港還未回歸,那時候也不是大家也放下了成見,全港演藝人聚集起來一起振災!到現在,這些事依然都有人會做。



但每次當有香港人遇難,微博和其他網站總會有網民出來罵香港人的不是,說我們怎樣活該,Fine!

儘管說話怎樣難聽和冷血,我也不主張要以仇恨對付仇恨,所以我不會跟他一般見識,我不會咒罵別人快點去死,畢竟大家最基本也是人,也是有生存的權利,就算一個人怎樣未開化,怎樣沒有受教育的啟蒙,也沒有人想他無情地就這樣死了。

我反而同情他們,因為天災是無法預料的,禍要降在他們身上,怎樣也是劫數難逃的。原本有美滿家庭的,可能就被一場地震而拆散,相信沒有人能夠承受得到那種痛。

他們哭訴無門,因為根本就沒人可以幫到他們,大家都是這樣子,所以唯有化悲為憤,只能夠在鍵盤上發洩心頭之恨。

錯不在那些受災的人,錯不在那些咒罵我們的人,而是這個官僚腐敗的制度,導致和珅不斷被量產化,而這些一個又一個的和珅,沒有做好作為一個官的責任,只會中飽私囊,懶理百性死活。

這些仇恨和不滿,根本就可以避免得到,只要,做官的那個是菩薩心腸。

好了,到底捐錢與否,這是一個令我至今仍猶豫不決的問題。

其實是值得反思的,為何捐錢都要左盼右顧呢?



儘管自由行、內地產婦使我對大陸的印象很差,甚至是厭惡,基於人人平等,有人真的等著要救援,我姑且能放下這些偏見,我身邊的朋友都有相類似的想法。

若果你跟我說,我所捐的,百分百能夠幫到災民,我會幫得就幫。

但若果這些捐款是會被私吞的,那就恕我無能為力,我寧願不要好心當壞事。

雅安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