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組長阿康...

「仆街仔自己走去台灣玩唔預我地?等你返香港死鳩梗喇!」

阿mark...

「唉,唉,唉。」

進仔...



「叔叔...daddy其實係同媽咪響同一個地方...係咪丫?我仲有無機會見到ming哥哥?」

steven...

「家姐...放心。我係姓林既,萬大事都可以交...交比我。」

阿星...

「我唔接受,我唔接受呢個結果!我會等...藥丸延長左我既壽命...我會等到一個機會出返黎扭轉命運。」



彼得...

2xxx年x月x日,衛斯理先生的研究日記九:

為了阻止他,我需要更多幫助,但是有哪位能像我一樣優秀能幫我呢?

對了,就是我自己,只有我自己才能幫得到我。

那就這樣吧,



三十五歲的我會回到當時,化名為劉鴻志,混入香港警察帶領調查重大案件。

四十五歲的我會化名為shane‧hopper,進入美國fbi指引整個調查方向不致被誤導。

五十五歲的我會化名為歐陽先生,在一處教堂當起神父來。

Eva...

「我願意為認識陳達銘而自豪,只係...只係...」

connie...

「點解你要自己一個走先...點解...我地唔係講好左比我幫你既咩...點解你要自己一個反口...點解...點解...」

「我失去左幫助...係我問題...我幫得唔夠好...呢一次我一定要捉實機會,我要盡全力捉實所有事...我一定要盡全力幫佢,我一定要...我一定可以。」



「最後...太好了,太好了...呢一次我成功...我成功...多謝你阿ming。」

我,陳達銘,阿ming...

「點解短短時間內發生既事反而比我一種感覺會影響我一世...我既右手...你除左幫我打飛機之外仲帶左好多...好多野比我,有喜,有悲,有歡笑,有悲傷,我會問自己如果我右手同其他人無任何唔同...響當初由一開始就咩事都唔會發生,會唔會比較好?而我比自己既答案係,發生左既事...係唔會有任何辦法扭轉,去假想不可能既事...的確會比自己一種愉快既錯覺,只不過...只不過...錯覺又好,事實又好,快樂又好,悲傷又好,咁多咁多既事我親身體會過,令我徹徹底底感覺到...我係一個活生生既人。我叫阿ming,呢個就係我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