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事事不如人意嗎? 覺得別人的運氣總比自己好嗎? 開始不滿上天對你的不公平對待嗎? 試著用你內心最抑壓的聲音,加上無限貪婪呼喚”他”吧。 他-將你心目中最想要、最渴求的雙手奉送給你, 只需要將你身上多餘的,你不需要的作交換。 牠-以毒蛇的外表,一步步浸到你的內心, 將你最底層的貪婪由骨子中引發。 想達到你心目中期待已久的夢想? 請準備好你的貪婪,及以嘴巴親口說出一句。 「我。要。」



香港,曾經是亞洲最廣為人知的購物天堂。
在某些特別的地區中,名店的數目更多如天上繁星。
在金雕玉砌的商場中,不難找到無數的少女以如飢餓野狼的目光審視著落地大櫥窗中,
一個又一個的名貴手袋。

一個身穿著白色校服裙的金髮女生雙手按住櫥窗的玻璃,
而上與年紀不相乎的誇張濃艷妝容令店內的保安也留意到這位妹妹的存在。

「喂,唔好撳落d玻璃度啦。」保安員大喝,女孩被震天的聲音嚇了一跳,
面對比自己高個多頭的保安,女孩立即拔腿而跑,始終她不知道保安之後會否對她作進一步的冒犯。保安走近女孩原先的位置,一邊對女孩的行為碎碎念,一邊用衣袖在櫥窗的表面打圈抹,將女孩的手指模抹掉。


「買唔起就唔好搞啦。」
已經分不清是保安還是清潔員的大叔在女孩一步步離開地後說。

女孩有生以來首次感到無比的屈辱,除了因為保安,更大的原因是因為自己。
身邊的朋友每個朋友都有著名牌的手袋,Prada、Miumiu 、chanel...甚至連自己都不會讀的名牌,再望了望自己隨雜誌附送尼龍環保袋,眼淚不禁由眼角浸出。

「點解...點解我要係屋村妹,點解我要生於呢個咁窮既屋企喎!」
女孩於長椅上失聲痛哭,彷如整個廣場就只有她一樣。

或者在這一刻的世界,她的世界中,就只有自己。


她失聲地埋怨著父母、埋怨著社會,
還有埋怨她自己。

「只要有人送個手袋比我,我乜都肯制!」女孩子口中念念大詞,
用自己的想像力去安慰自己。或者外人無法理解一個孩子的自己的所謂尊嚴及朋友看得有多重,一個外人亦無法理解到坊間的女生為何願意用自己寶貴的身體去換取世間的虛幻繁華。
不過在女孩的眼中,她沒有看得那麼透徹,
她只是因為人類最原始的慾望而向上天祈求。

「乜都肯制!」女孩終於被自己的貪婪控制了意志,
在中環的高檔商場中狠狠的大聲叫喊出來。



突然女孩眼前一眼,
像整個商場的燈光也被吞沒。但當女孩子再次望清楚眼前,
在密不透光的建築內,她仍然可以看到一切。
在她眼前消失的,不是光,而是色彩。
眼前的每一個一都停下了活動,就連懸掛於商場四周的宣傳橫額也一起被定格。
可以活動的就只有自己,身上還未退色的也只有自己,
還有,他和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