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遊戲的開始

第50927次,我依舊第一時間按上電視的開關〝早上新聞,今天是4月17日,天晴,天氣溫度在於18至24度之間......〞。

對呢,雖然沒有多抱持希望,可是今日也依然是4月17日呀。

這,是一場【遊戲】吧。

這個不明不白的遊戲的開始原因還真是不論想多少次也蠻感到有點搞笑成份的,嗯...就是在【昨天】吧。



對,是【昨天】的晚上大約9時正左右,當時的我因為剛跟父母吵架而獨自走到街上散步,悶悶不樂的我不在意地走到兒時的玩地─小公園。

這個小公園都應該有好年沒人修護了,眼看著破舊殘廢的設施不由有點感慨《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

當我回神過來的時候的以經發現我的眼前多了一個【人】。

不是說笑,這一剎那我還真的跳了一下,帶著點兒吃驚的問道〝你...你誰呀你?〞先不說我膽小,而是這個情況真的很耐人尋味呢。

你先看看【他】,這是什麼裝扮啊,黑色大衣帶著帽子連樣子也看不清的,跟平日網上的那些索女一樣,嚇人不帶這麼樣吧,你說對不?



不知道是不是心裡有點驚惶,一時之間總感到溫度好像下降了不少似的,更要命的就是不時有陣陣涼風從我的身旁掠過。

等了良久,依然沒有眼前那位人兄的回應的我真的慌得想要倒頭跑了。
可是又想起不記得是那位某某路人甲說過『當面對自己害怕的人和事時,只要勇往直前的面對,總會得到成功的。 』

我靠,什麼那個勇往直前,現在我可是連丁點兒勇氣也沒有呢,怎麼辦?

〝怎麼辦,怎麼辦,到底要怎麼辦才好啊!!〞我雙手抱頭並自言自語的苦惱道,卻一直沒有發現眼前的那位人兄其實早就不見了。

當我苦惱得快要崩潰的時候我終於爆發了我的小宇宙了,不知道那裡來的勇氣使我迷迷糊糊的看著前方大聲叫道〝媽的,是人是鬼出來混的報上名來!!!!〞



認真,平常的我絕對是一個良好學生,品學兼優、具仁義禮智,絕不是你現在所看見到那個我來。真的,要相信我。

又是一番寧靜的過場時間〝我靠,難不成我真的那麼好欺?路過的也要來嚇一嚇我?〞我不以為然的恨罵道的時候,腦袋好像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兩眼一黑,他媽的暈倒了。

〝呀〞感覺到腦袋一陣赤赤我痛楚使我猛然地張開雙眼,精神開始慢慢的集中。

看見了那張什麼時代女子組合的海報我就知道這是我大哥的房間了。
〝奇怪了,昨天是什麼時候回家的呢?謂何跑到了那位追星族的房間了去啊,好在大哥不在,不然我也沒法解釋是什麼一會事了。〞

走出了大哥的房間看看時鐘還真他媽的太好了,離上學的時間還有大概兩小時〝不是要再一次回房間睡了吧?〞

我的腦袋左右的搖晃著,這不太可能的吧,再去睡我知道自己是不會醒著的,這一點自知自明我還是有的。

想著想著,當我慢慢回想起昨夜的那件奇怪的事件時...靠,竟然什麼都記不起,還害我暈倒了,好玩嗎?你妹的。



兩小時說長不長說少亦不算少,看著太陽隨東方升起〝難不成太陽會從西方升起?〞一把熟悉的聲音在我旁響起,咦,怎麼連我心中所想的他也知道啊。

〝早喔~小順子~〞那人還風騷的跟我打招呼。

〝不要胡亂給我按些太監名〞〝哈哈哈,沒差了吧~大家都認識那麼多年。〞難不成認識多年就能給你按些太監名的麼?

〝走吧,我還沒吃早餐的說。〞〝嗯,那就走吧。〞對著無聊的人我都是用無聊的語言作對答的,嗯,在我旁的是王研安,金發黑眼鏡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跟他那個女性化的名字一點都不合襯。

跟他走在一起總是有種奇異的感覺,嗯,我是一名乖學生啊,我心中一直都是這樣認為的,嗯...應該一直都是這樣的。

〝呀〞又頭痛了,自早上那時開始就一直是這樣,這什​​麼跟什麼了,難道我活著就不辛苦嗎?還要頭痛,畫圈圈詛咒你。

〝畫圈圈‥‥‥畫圈圈‥‥‥〞〝高順,是不是不想上課了?不想上你就去保健室,別在這阻滯我們學習吧。〞



咦,這人是什麼的言論。她的【我們】不包括我的嗎? 〝好吧好吧,美麗的班長大人,我這就去保健室。〞

〝走你就走,別嘔心我。〞幹,妳說話再好聽一點?滿帶不愉快的心情的我這就離開課室了。

唉,到底要到那裡去呢,看左看右,全部人都在上課呢。咦,你問我幹麼不干脆去保健室?你以為保健室好呆嗎?

想當年我也曾是很天真誤信保健室是我們的聖地,可是現實卻不是這樣的,保健室內沒有美麗動人溫柔體貼的護士姐姐,有的只是那萬年一個樣的老頭子。

最可惡的是那萬年不換的床單,保健室內有的就是一張床,床單還是不更換的,你讓人如何呆下去?自有了一次經驗過後我也再沒走進保健室一次了。

那到底要去那裡去呢,走著走著不知不覺間又來到了那讓人心動的地方─音樂室。

怎麼樣?不覺得音樂室很讓人心動的嗎,假若是在動漫裡時,可能我一打開門就會看見那拿著結他,短裙長襪、頭髮飄逸、大眼小嘴我那個,嗯...就是在說輕音少女了。

滿心期盼的打開了門〝小順子,你來看我了?〞聽到那聲音間接令我想要轉身而去。



〝哎,你不是來看我的嗎?〞〝可不是呢,剛剛走著走著來到那裡的,也不知你在那裡呢。〞在回答著他的時候偷偷透過門裡小小的空隙看了一看裡面的情況,也沒其他人呢,那進去也沒意思了。

〝哎,不進來嗎?〞〝喔,就不進來了,剛想起有事要做。〞〝是什么事情讓你又逃課了?〞咦,這是第三者的聲音喔。

〝拍〞 一聲響,門就被關上了。這...那招,能讓王研安那么害怕的關上門,我馬上回頭看一看。嗯...果然如此,是他的姐姐,亦是我們的班主任。

〝喔,原來是樂姐姐,我這是發現你弟逃了出來,我正要把他帶回去呢。〞〝別叫我樂姐姐,都說了多少次,在這兒要叫老師的。〞樂姐姐白了我一眼。〝好啦,小安你也出來吧,兩個跟我回課室上課去。〞

起初小安也是不願出去的,直至到晚餐自己想辦法的絕招出現後他才死死的走出來。而我則一直在旁裝著良好學生的樣子,想著回到課室後到底要做什么好。

如無意外的回到課室後,小安也靜靜的自己坐著,應該是在怕沒有晚飯的後果吧。沒事做的我也就漸漸的進入睡眠的狀態,再次清醒的時候經以是在家了。

咦,怎麼在家了。還有點不對勁,這裡是大哥的房間吧,有張女子組合的海報呢。忽然清醒了的我馬上急步離開這不是屬於我的世界的房間,看了看大廳的時鐘,又時五時正,怎麼連續兩天都那麼早起呢,真倒霉。



轉身坐向沙發,按上電視的開關〝早上新聞,今天是4月17日,天晴,天氣溫度在於18至24度之間......〞。咦,昨天不也是4月17日嗎?沒理由會記錯的啊,雖然是看著那個早上新聞,但我也是相信著自己的,那...到底是那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