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聽人說過,人在臨死前會快速回憶生前發生的重要往事。
 
看來這說法是正確無誤的。
 
我的腰部緊貼著木製的欄杆,身體的上半身往往後面墮。而我的後面是一個懸崖。掉下去必死無疑。
 
眼前的那位男生雙手緊緊碾著我的脖子,姆子狠狠地按著我的喉嚨,他的眼中充滿著仇恨與厭惡。一眼就能看出他一心想把我殺掉。

被卡著喉嚨的我完全不能呼吸,雙手只能抓住他的雙臂,盼望能鬆開他的手。
 


「趙子恆,你想·····你想死呀?快啲·····放開隻手。」我用盡一切的力氣說到。
 
「死到臨頭把口仲咁賤?又係嘅,你眼前依個人一直都聽晒你話,你又點會識用禮貌嘅語氣同佢講嘢呀?不過好可惜我唔係趙子恆,所以我係唔會聽你講嘢。我嘅存在係為咗殺死你」那男生怒道。
 
就算他不說,我也知道他不是趙子恆,儘管他的外貌,身高以及衣著與趙子恆一致,但我肯定他不是趙子恆。換一個說法是眼前的男生肉體是趙子恆,但裡面不是。
 
一直以來,趙子恆什麼都聽我的,我要什麼,他也會滿足我。他一切的所作所為全都是為了我開心。他重來不會在我面前板起臉,每次看見我,他總是掛著笑臉。我不會相信這樣的人會對我產生殺生之念。我反而認為是有一個意識出現然後控制住了他的身體。

儘管我不知原因是為何,但對於死到臨頭的我,這些東西已經不再重要。



「我理得····你係····邊個,快·····啲······放開····隻手。」我有氣無力地說道,身體作最後的掙扎。
 
「點呀?終於識驚啦,不過你驚都冇用,你今日注定要死。」那男生恥笑到。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害怕,也知道掙扎也是毫無用處。我的掙扎只是出於身體求生本能的自然反應罷了。

我不驚慌,是因為我對被人殺死的下場早就有了覺悟。我這生做過這麼多的壞事,報應的來臨只是時間的問題。現在只是我接受審判的時刻,沒有什麼值得埋怨。其實被趙子恆殺死這個結局對我來說還是挺不錯的,畢竟我一生最對不住的就是他,能被他殺死至少讓我心理上好過一些。
 
不過如果是原本趙子恆的意識來把我殺掉那就好啦。
 


但我配得擁有這選擇嗎?
 
隨著身體慢慢地缺氧,我的視線慢慢地變得模糊起來,腦海開始浮現著過往的畫面。而這些畫面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也有趙子恆的存在。
 
我看到那時的自己是如何愛著他·······
 
我看到那時的自己是如何跟他下諾言·········
 
我看到那時的自己是如何對他變得冷漠·········
 
我看到那時的自己是如何因為別人的語言而厭惡他·······
 
我看到那時的自己是如何嘲笑他,玩弄他,欺負他······
 
我看到那時的自己是如何恨得他要死······


 
而他則一直是那麼喜歡我。
 
我的回憶漸漸去到尾聲,而我的生命也去到了尾聲。我的雙手放開了那男生的雙臂。那男生借機用力把我推下懸崖。
 
強大的地心吸力吧我往下拉下,模糊的視線看著那男生的身影在兩秒間變得小之又小。

看著漆黑的天空,我放鬆了整個身體,欣然地接受這罪惡一生的結束。
 
再見了,我的一生。再見了,世界。再見了,趙子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