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月零……這位轉學生。

這其中隱含著什麼?

可惡,想不太起來了。

當時攻擊我時發生的事……

「楓劍湖月同學……」



「?……原來是霜月同學啊…」

「中午可以一起享用午餐嗎?」

「ㄜ…我有事要忙…先走了」

呼…好危險…

差點以為心臟要跳出來了……



但是就這樣拒絕好像不太好

話說…霜月同學還挺漂亮的…

應該能讓其他同學纏住她一點時間

爭取一點思考計畫的時間

(放學後)



趕快回家休息吧~

「歐尼醬~」某人的叫聲……

原來是我妹妹,她叫楓劍靜庭。

「今天上學有交到新朋友嗎?」

「一如往常…沒有」我回答。

「吼!你態度就是這樣才沒朋友」

「回家吧」我不耐煩的催促。

我跟我妹妹一起住。



父母在7年前就去世了……

在一場奇怪的災害。

當時我看到的……

是一個黑色的暴風。

將我父母親捲走了……

想著想著已經很晚了。

「該睡了…」我躺了下來。



隔天早上,我依然去上學

這座位安排也蠻好觀察她的。

霜月零坐在我斜前方。

今天或許能有什麼發現。

鞋櫃有一封信?!

「該忙都忙完了吧?今天中午12點到學校屋頂」難道是霜月?

我將信收起來,準備迎接中午

到了會面的時刻了



霜月零果然在……

「楓劍同學,知道我是誰吧?」

怎麼剛開始就問這種問題

我要完蛋了!!

「不回答我,就當是了」她說。

「等等!我怎…怎麼可能會知道妳是誰呢?妳只是剛轉學過來的霜月同學而已」我急促的回答。

「是嗎?前天不是才見面而已嗎?看到你還活著,我實在是太訝異了,竟然沒殺死你」她立刻回應



「妳果然…就是前天的謎之少女嗎?」我緊張的問

「廢話不多說,出來吧!<黑風者凱薩>( Black Wind by Caesar )」

這時她手中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劍

她往我這揮了一刀

「!……這…這是…」我嚇到了…

因為…出現在我眼前的……

是我7年前看到黑色暴風

「爸爸媽媽就是被她殺的嗎?」

因為我一時的恍神

導致暴風直接把我捲走

「糟了!好高的地方!」

難道我要死了嗎?

這時…我看到學校……

整個支離破碎,大家也被捲起來

「不…不會吧!這怎麼可能……學校還有大家,都是我害的,要不是我的話,現在也不會這樣了……」

我…要活下去!為大家贖罪!

還有…為了我妹妹……

爸爸媽媽就是被霜月殺的

總不能連我也死

啊不然靜庭誰來照顧?

我…不會認輸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