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我很懷疑我是誰?

我的回復能力比任何人好

沒有生病過,受傷當天就能好

很……怪異……

如果真如霜月所說的



那我是回復能力嗎?

所以我根本不用怕她囉

因為根本不會死啊(或許吧?)

該是調查的時候了

現在學校停課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可能見到她

現在或許是最後的機會了

「霜月!」

「叫我零就好了」她立刻回應

「好吧,零,為什麼要測試我?」



「為了再次確認,你是否擁有力量?好想讓你成為我的人(微笑)」

這女的是變態嗎?

萬一我不是回復能力

早就已經被她殺死了吧?

「妳力量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既然你有力量,那問你自己最清楚,難道這麼重要的事會忘記?」

「我…我不太清楚……」

這是怎麼一回事……?



力量的來源難道是某人嗎?

每個人的力量都不一樣

而來源者一定全部擁有

因無法承受而傳給其他人?

還是說…有力量的人將傳給下一代

爸……媽……?

那靜庭不是也……



我亂了……我思緒完全混亂了

「楓劍同學臉色很不好喔」

回去在思考,現在先調查

「不…我很好,叫我湖月就好了」

!我對她感興趣了?

不是只有親近的人才只講名字

而不講姓氏嗎?

不不不,只是普通同學



普通同學間的叫法

「湖月……」

「啊啊……怎麼了嗎?」

「可以跟我來嗎?」

霜月不管我有沒有回應

就直接抓著我的手

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走去



「好了,這裡沒人,在這討論」

「零,妳的臉色有點差」

「湖月你有感覺到嗎?,早上妨礙我的那個人在附近」

「妳是說<霜降之地>( Frost in the ground ) 嗎?」

「沒錯,等等!好了…沒事了…他離開了,應該只是碰巧遇到,擦身而過的人」霜月一副放下心來的樣子,看來對方是危險人物。

?!霜月突然把臉靠過來

差一點就被她親到了

我身體往後退了幾步

所以沒讓她得逞~

重點是……她的行為已經嚇到我了

「零!妳想幹嘛?!」

「我說過我要的是你,我們就直接交往吧(微笑)?!」

「等等!妳進展也太快了吧?至少我要先了解妳」真的是變態啊!!!!

「了解我?我…我就……」

一段時間過去了

霜月一五一十的將一切告訴我

所有有關她的事

霜月的父母雙亡,就在一場車禍

她因為無法承受孤獨一人的壓力

所以造成她的思緒產生問題

就在那時,那一個人

對霜月很重要的人……

明明對霜月那麼重要的那個人,卻只顧著自己的夢想

而離開了霜月……

孤獨一人的霜月

聽到了那個聲音

但卻看不見他

只有一個,黑褐色的水晶

融入了霜月的體內

因而擁有了力量……

原來霜月一直都是一個人啊……

為了能保持聯絡

所以兩人交換了手機號碼

不早了……

不能被靜庭發現

我告別了霜月便馬上回到家裡

「……」我躺在床上

會是真的嗎?霜月說的是事實嗎?

我剛注意看了霜月的眼睛

我敢保證沒人的眼睛跟她一樣

她的眼睛很特殊

黑眼珠那裡,有一個正方形

雙眼都有……

是什麼特殊的原因眼睛才這樣嗎?

現在起碼我就先相信霜月吧

但要是她敢背叛我的話

一定不會饒過她

連同大家的仇一起還

霜月零……我相信妳是個好人

如果妳敢欺騙我的心的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