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於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結果還可以選擇嗎﹖」



下雨的日子,不但為人們帶來麻煩,還為我帶來一種離愁。
我手中拿著一杯莫卡,撑著雨傘,
再次重遊那個,充滿你的笑聲﹐我的笑容的,
那個鞦韆,那個公園,
我的淚水不爭氣地落下,為何會是這樣?
一切都只是Timming,總是一把無形的剪刀,剪斷我倆的紅線。
你還記掛著我嗎?
 
「天父爸爸,我希望你會好好照顧她,直到我再次回到她的身旁。 你的兒子 上 」
我把手合十,總是希望她可比我活得更好。


或許,有一人的出現,在她的身邊照顧著她會是一件最好不過的事情。
 
當我在街上再次遇上你的朋友,
他們的言語總會如薔薇般帶刺,說我下流賤格,騙子等,
或向我投以如行刃的目光。
低頭走過,卻是我應付的方法。
並不是代表,我為我當初說的理由而去內疚,
只因為我知是我的無能而令你受傷,是我的不對。




我輕輕地離去,總不希望會帶走一片思緒。
回去我該在地方,再次利用工作去麻醉我的內心,
令自己不再留意是否已結束。
工作過後,我再次回到獨自一人,
獨自一人望著家中空洞的熒幕,
我的心跟著一起空虛起來。
真可怕!我十分討厭這種感覺。
 
只以酒作為武器,與那空虛拼力一戰。
每一戰,都是以戰敗結束。


酒醒後,我終要面對空虛及無力感,這兩位好友。
 
於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結果還可以選擇嗎﹖
答案是 不可以。
 
但一個結束只代表另一個開始,
這不該會是我倆的結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