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給李家超及林鄭月娥主席的一封美態信! 我係咪玩弄緊妳!





「母親,你看,我今天畫了一幅畫,你覺得怎樣?」

「欸?還挺好的,不過鼻子有點兒偏扁。」

「哎呀!你可不可以樂觀一點嘛!」

這單單幾句其實可以反映成母親給孩子的無止境的關懷和愛心。

我現在會回答:「扁鼻子是不是你在童年給我在感冒時抹鼻子的一張紙巾形成的。」





我到此時此刻在想著:「母親,你老了。記得我給你買的白蘭花嗎?我從前都對不起你…」

「你是誰?」她回應。

主耶穌不再賞識我,正所謂業力太重了,走累了的孩子的眼神不再帶有期望,如心裡的祈願。

夢想成真,累了,不說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