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森林裡真的會有甚麼有價值的東西嗎?媽的,總部不是派我們來餵蚊子吧。」平頭裝的Zedd一邊驅趕著蚊子,一邊抱怨道。
 
「你這個光頭男就不要抱怨那麼多了,聽到我的耳朵也快長出繭子來了。」少女Mag不耐煩的向著Zedd說道。
 
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Mag的身邊好像有一道無形的牆一般,把所有蚊子都擋在外面,完全不像Zedd那樣狼狽。
 
「我可不是光頭!我只是剪了平頭而已!看看,我有很多頭髮的,離光頭還差遠呢。妳才是長不高的丫頭呢,還敢在那邊說我光頭,哼!」平頭男Zedd一聽便馬上反擊道。
 
「有感應到甚麼嗎,Nyx? 」Ellis和眼鏡男Nyx的身邊同樣是一隻蚊子也沒有,Ellis是因為他的身邊不停圍繞一著一些微型的風刃,而蚊子似乎都不會去叮眼鏡男似的,一隻隻都只是繞過他去叮其他人。
 


「暫時沒有,都只有一些野獸,但都主動避開了我們。」眼鏡男習慣性的托了托眼鏡。
 
「野獸對危險的直覺很強,會主動避開比牠們更強的生物,除非我們踏進了他們的領地並威脅到他們要保護的東西,牠們才會即使以卵擊石也要攻擊。其實人也一樣,不是嗎? 」
 
「哈哈,我們的客人到了。」眼鏡男也馬上感應到了那些來意不善的客人的蹤跡,但他有些疑惑,為甚麼Ellis竟然比他這個以強大精神力聞名的地獄犬更快感應到,所以他望了望Ellis,希望可以得到答案。
 
漸漸小隊中的其他成員也聽到從林中傳來的聲音,也都立刻做好戰鬥準備。
 
Ellis慢慢帶上了他的headphone,笑笑的說:
 


「是風的語言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