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兒,現在我們怎樣? 」平頭男Zedd向Ellis問道。
 
「快入夜了,先在這紮營吧。明天再繼續深入吧,看見那棵參天大樹嗎?那將會是我們此行的目標了。」
 
「喂,頭兒。」平頭男Zedd向在樹上守夜的Ellis揮了揮手。
 
Ellis從樹上跳了下來,Zedd便順手拋了一罐能量飲品給他。
 
「放鬆一下嘛,看來情況也不算太差吧。」
 


平頭男Zedd「啪」的一聲打開了手上的能量飲品。
 
「我總是隱隱的感覺到不安,這種感覺由那些『人』撤退便開始在我心中揮之不去。」
 
「你太多心了,自己嚇自己會短命的。」說著便同時抽出一枝煙。
 
「頭兒,借個火吧。」
 
Ellis隨手的打了一下嚮指,現出了一個小火苗把Zedd的煙點著了。
 


「戒煙吧,Zedd,吸煙太多就真的會短命了。」
 
Zedd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慢慢的呼了出來,看得出這個平頭男的確是一個懂得享受吸煙的人。他又吸了一口煙,抬頭望了望夜空。
 
「聽說舊時代的人每晚都可以看到滿天的月亮甚至整個星空,但對於我們來說就只是書本上的東西而已。」
 
「人總是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Ellis輕輕的嘆了口氣,
 
「聽說舊時代的人拼了命也想得到更多金錢、權力,而我們想要的就只是他們每天抬頭便可以看到的,藍色的天空而已。」
 


突然有幾聲破空聲襲來,Ellis 揮手發出了一道由風造成的牆,把迎面而來的光束都擋偏了。
 
Ellis的專屬類法術技能,
 
「風流急湍」
 
俗稱風盾,不過由Ellis使出來的範圍已經是風牆了。
 
「敵襲! 」平頭男Zedd馬上大聲地喚醒其他的隊員。
 
這次的敵襲在Ellis的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因為對方竟然可以躲避開他的精神力感應,讓他一點的警覺都沒有。
 
他發現了那些「人」好像完全融入了森林一般,與周圍的環境無異,讓Ellis強大的精神力和風的觸角也失去了作用。
 
當他定了定神後赫然發現他們已經被重重包圍,可以稱得上是密不透風。


 
「嗯,頭兒你的第六感比女人們的準多了,不過也準得太他媽的不對時間吧…」
 
Zedd向Ellis調侃了一句,便拿出身邊的劍向著敵人衝了出去。
 
「靠! 」Ellis的身邊也開始吹起了狂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