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已完結) 他喜歡寫作, 於是她化作為紙筆墨



「寫作,女友,二揀一,你揀邊樣?」他問自己。
「why not both?」

他認為,他可以同時擁有兩樣。他對自己說「我可以好好咁分配時間,朝早陪女朋友,夜晚再寫野出文。perfect池」
可是,他發現經過半天到了晚上,已沒有精力作文及教對,但網上各位巴打,不斷要求他快點出文。
面對網友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催促轟炸,他開始感吃力。
於是他對她說「我早少少送你返去啦,我想出埋篇文呀」
她說「好啦」,然後她靜靜地坐上了回家的小巴,途中不時留意他發佈了文章沒有。

他打開電腦,感覺腦袋得累,想不到可以寫什麼。


「我需要多啲時間去寫」
他text她:「聽日我想閉關寫文啊」,始終,一日時間怎樣都比晚上至凌晨的幾小時好用。
她沒有表示不滿,凌晨時分,她睡前也替他推post,增加人氣及讀者

他發現,閉關果然是一個好選擇,可以不受滋擾,靜靜地寫。
「唔緊要既,女朋友會體諒。都係閉關一日啫」
閉關實在太快樂了,他完全沉醉了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忘記了女友。
到晚上,她忍不住text他了。他才如夢初醒,怎麼一直沒有找她?
「頭先佢都係同朋友玩,我唔text佢都係唔想阻住佢啫。佢都玩得開心,有乜所謂」
他的罪疚感消失了。



下雨了,他望着窗外橫風橫雨,他不想出外了。
這樣的天氣,倒不如在家中寫作,況且,昨天也見過女友了。
「今日天氣咁樣,我地後日先再出黎啦,sorry呀,放左你飛機」

原本在執拾外出輕便袋的她收到了短訊,把剛剛放進去的東西,全部都拿出來了。
她沒有跟他說什麼。她在家裹看着時鐘,今天該做什麼?
坐在電腦前面的她,不斷F5他在網上的帖,嗯,差不多要幫他推推post了。
她無助的流淚了,「我想多啲見佢,但係佢唔想見我。」



他在家中找尋靈感,「太好喇,又有多日俾我慢慢寫」
但總不可能24小時坐在鍵盤前寫作吧,他寫一會累了,就在床上回憶一下過往的美好事情。
結果,到了一天完結,也只是寫好了一篇文章,跟平時一樣,但輕鬆許多。

另一邊廂,她在家中不斷默默流淚。「究竟喺佢心中我咩地位?」
她覺得自己比不上寫作,比不上世界盃,比不上網上遊戲,比不上他的兄弟...
也許只能與他的前度有着同等的地位,因為在面書,她的而且確與她們在同一個自訂的清單。

他沒有發現這一切,繼續埋頭苦幹。他在網上贏取了許多讚美,得到了不少支持者,有很多讀者擁戴。
這令他很自豪,「我要繼續出呢啲高質既文,唔可以令讀者失望」
他真的很享受被人歡迎,甚至被人"葡萄"的感覺。
而且,在寫作過程中,勾起了他無數與幾位前度甜蜜回憶,許多令人難忘的第一次...

在這段日子,她深夜時都以淚洗面,把枕頭都弄濕了一片。
她知道這一切,她一直也知道,


可是他一直不知原來她早已洞悉一切,包括他所說過的美麗的謊言。

她很傷心,但仍然深愛着他。「要點做,我先可以令佢返返黎我身邊」
她覺得即使自己在他身邊,他的心卻是隨時的在飛。
她很痛苦,她很絕望,「其實係咪冇架喇...但我唔想咁快玩完...」
她除了不斷的哭,不知還可以做什麼。

「駛唔駛日日都見呀,都唔知佢嬲咩」
他望望手機顯示屏,關掉了它。
然後他又自由自在的度過一天。

終於,絕望的她找到了希望,一個令他記得自己的方法。
她決定化作紙張,墨水,毛筆。
她吃了麻醉藥,準備好用品,坐進了浴盤。
深呼吸後,她拿起小刀,把自己的皮逐些逐些,一層一層的整齊切下來。


一張張皮,就彷似一張張紙張。用水洗掉血跡後,
看上去又有幾份似羊皮紙,只不沒有那樣粗糙。

此時浴盆都充滿了不少鮮血,「呢啲就係墨水,充滿愛的墨水」,
她激動得又落淚,淚水一滴一滴的掉進鮮紅的血液,卻沒有消滅它們火焰般的顏色。
她眼中,這就正如她對他強烈的愛意,不能被稀釋,沒法被摧毀。

只欠一枝筆,她拿來剪刀,把她頭上豐厚的秀髮弄成一束束剪下來。
由於失血過多,她的神志開始不清晰了。
她盡力控制自己沒有了表皮的雙手,把頭髮弄成了一枝毛筆。

「以後,佢就可以用我啲皮寫作,以後佢就會記得我。
我本來唔係佢最刻骨鉻心既一個人,不過,從今日起就會係。
終於,我都可以喺佢心中佔一席位。終於,佢回憶起既人都會係我。
佢可能從來唔知我有幾愛佢,依家佢就會知。」



她含着淚,微笑着用最後的力,用毛筆沾了血,寫了三個字在那些"紙張"上。
二 揀 一

......

此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真正選擇了的是寫作。
他的Both, 只是兩樣同在一個秤,但其中一邊重得傾斜了。
輕的一邊卻是有血有肉會傷心的她...